非主流中文网 > 配音天王免费阅读 > 第232章
    本届金鹰奖视后,完美诠释什么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原本上一届金鹰女神迪丽热巴战袍加身、拿下双视后,金鹰奖在老百姓眼里已成“水奖”。结果今年戏码更迭,它又靠清宋茜50万水票博得关注。

    观众喜爱女演员奖的网络投票中,原本第一的宋茜,清票后一下跌至第三,远低于赵丽颖的86万票,甚至不及谭松韵41万票。

    于是宋茜粉丝成为本届金鹰奖打假正名、彰显公正的工具人,赵丽颖粉丝则迫不及待要为视后庆祝。

    然而谁也没料到,颁奖当晚,半路又杀出来童谣拿下最佳女主角,令吃瓜群众看得一头雾水,金鹰奖历来视后不是靠粉丝投票吗?

    不然迪丽热巴怎么拿的奖?怎么又冒出个最佳女主角?到底哪个才是视后?

    当观众喜爱的赵丽颖、王一博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看着最佳的童谣、任达华上台发表获奖感言,粉丝拼死拼活投那么久,可能投了个寂寞。

    但无论金鹰奖怎么折腾,还是落得个跟去年一样的下场.饭圈互撕、路人质疑公信力,终究甩不掉野鸡奖的帽子。

    不过观众倒也不必过分苛责金鹰,偌大的剧圈,早已找不出一个有公信力的评价体系。演员想要证明演技,死乞白赖去上演技综艺。

    片方、平台为证明自己的剧集品质,只能吹吹豆瓣评分。原本是电影评分网站的豆瓣,竟然成电视剧的风向标。

    然而随着豆瓣评分受关注,它的剧集评分也越来越没谱了。一摞口碑崩坏的剧集,开分齐刷刷的7分以上。

    如果说以前还能靠看微博、抖音热度,感知一个剧火不火。但随着这些平台与影视营销的商务合作频繁,热度已然不可信。

    奖项、评分、数据的可操控性,让人几乎失去了对一部剧集真实热度、口碑的感知力。还能信什么?

    不少人甚至信起了“抽样调查”:“地铁上有人看”“我同事都在看”“连我妈都看”。

    有风向标意义的奖项,对于一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必不可少。正如奥斯卡之于美国电影,艾美奖之于美国电视的意义,为何国内却不曾拥有?

    在宁远看来国内公认有三大电视奖,金鹰、白玉兰、飞天。金鹰奖以观众投票为主;飞天奖是政府类奖项,部门领导和相关专家评选,思想性、主旋律为主;白玉兰奖由专业评委团评定。

    三大奖本来评选维度不同、规则不一,各司其职。但如今共同呈现的结果却是:民选不民选,精英不精英。

    金鹰奖作为唯一民选奖,却始终不能服众。

    上一届观众喜爱的女演员奖、最具人气演员奖水晶杯均由迪丽热巴收入囊中,凭的是一部豆瓣3.0、收视也平平的《漂亮的李慧珍》,击败的对象还是孙俪、刘涛、袁泉、殷桃、杨紫。

    她们背后作品部部都是响当当,《那年花开月正圆》《欢乐颂》《军师联盟》《我的前半生》,口碑、热度远胜《漂亮的李慧珍》。

    是个明白人都会为其他女演员鸣不平,可这结果,明明是观众自己选出来的。问题出在:路人观众的随手一投,显然干不过有组织、有时间、又氪金的流量粉丝。

    随着饭圈已成气候,民选奖便成了粉丝打投能力的较量,一小撮人的努力取代大众的选择?

    其实早年金鹰奖就想把流量粉丝与普通观众分开来,设置了一堆奖来阳光普照。流量拿观众投的最具人气男女演员奖,老艺术家拿小团体评委评的最佳表演艺术男女演员奖,剩下的遗珠拿观众最喜爱男/女演员奖。

    本来三个奖已经够多,金鹰还喜欢下双黄蛋,搞得一年至少产生4个视后视帝。奖项多含金量就低,谁都明白这个理儿。重点是,流量演员也开始不满足于仅仅拿人气奖。

    将最佳表演艺术演员奖合并为一个,变成奥斯卡终身成就奖一般的荣誉奖;人气与喜爱两个奖的得奖人选重复率高,一下削减到只剩各2个视后视帝。

    但如果说当年胡歌、赵丽颖拿奖还可以接受,到18年变成李易峰、迪丽热巴,金鹰奖开始彻底失去信誉。

    除了演技与作品口碑,热巴受质疑的原因还有她与金鹰奖承办方,湖南卫视的关系。

    嘉行与湖南卫视签订为期5年的捆绑合约,嘉行每年为湖南卫视提供1部~2部剧,并合作完成5年4部的日播剧。

    作为嘉行力捧的大花,迪丽热巴主演的《漂亮的李慧珍》便是芒果影视和嘉行联手打造,该剧在金鹰奖出尽风头,承办方难免有夹带私货的嫌疑。

    所谓专家评审的白玉兰奖也存在这个问题。每年白玉兰颁奖晚会,都会被调侃为主办方SMG的年会。

    白玉兰奖的视帝视后花落SMG旗下艺人张嘉译和陈数,SMG出品的《老马家的幸福往事》导演杨文军获得最佳导演,击败《黎明之前》导演刘江和成功翻拍《三国》的高希希。

    旗下尚世影业出品的《悬崖》包揽白玉兰最佳电视剧金奖、最佳编剧、最佳女演员小宋佳三项大奖,击败当年的爆款剧《甄嬛传》。最终《甄嬛传》只获得最佳导演奖。

    但国内奖项缺乏公信力的顽疾未除,主办方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无论是民选还是精英评选,只要参赛剧集牵扯在主办方的利益纠葛中,就会给奖项的公信力蒙上一层阴影。

    金鹰奖主办单位是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本应该是无利益瓜葛的第三方。但是这种协会一般没有能力承担大型活动,一定会找一个城市或者地方台承办,上述公信力问题就会出现。那么完全公正的第三方存在吗?

    但官方评选的奖,毕竟只是一个维度,民间有一大批热门剧集没被覆盖到。行业自媒体也注意到了这一空白,每到年末一堆名目繁杂的晚会颁奖蜂拥而至。可参赛者都是媒体的金主爸爸,也难言公正。

    自媒体在主要变现渠道不变的情况下,显然当不了裁判员。艺恩、骨朵、Vlinkage等数据公司也存在类似问题。明星、公司一旦变成其客户,他们的榜单必定会有所减值。

    说到底现有奖项商业模式下,很难老老实实做一个奖、通过形成有公信力的奖项品牌来实现盈利。影视行业制度不完善,不存在像好莱坞一样强有力的工会制度,当然也就没有工会这样公正的裁判员来评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