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配音天王免费阅读 > 第207章
    开挖掘机的阿全,施工过程中遇到大雨,土泥水流到了水沟上,环保局反手就是一张六万块的罚单。

    上司叫他过来认这笔账,阿全说是那边的施工主任叫他这样做的。上司淡淡地说,所以你想我打电话给他说是吗?

    阿全赶紧说不是不是,乖乖接过罚单。别人甩的锅,含着泪也要背上。

    在工地三傻进便利店时,宁远注意到一个细节:阿昌在便利店门口,就把刚从工地上穿出来的鞋子脱下,自己踩着袜子进去。

    宁远相信这是阿昌的善意,但认真想这未尝不是一种小心翼翼。怕被店员指责,怕别人对做工的人的异样眼光。

    这样一句话:这个社会要求他人有尊严活着的,几乎都是收入稳定的人,但一个人只是想活着,谦卑和努力地活着,这难道不值得尊敬?

    工地不让喝酒,工人就用报纸包起来,装在塑料瓶里偷偷带进来。文质彬彬的人力中介给工地主任递烟——烟盒后面贴着一张票子。

    这部剧让宁远想起另一部电影,《大佛普拉斯》。同样是发生在台南的故事,底层劳动者的故事。

    《大佛普拉斯》是有钱人的世界是彩色,穷人的世界是黑白的悲剧式黑色幽默。有钱人的人生你看,果然是彩色的。

    而《做工的人》是明亮,喜感,荒诞。一尊佛像,是众人的寄托,是小姐的救赎,也是骗子的一出把戏。

    一个鳄鱼皮包包,让贵妇可以短暂地兴奋,让槟榔西施日思夜想,也可以让阿祁他们以为人生就此翻身。

    为什么同一个世界,分配到每个人眼前的,可以是如此不同?它剥落了底层工人身上的悲苦色彩,放出了更加柔和乃至癫狂的光。

    这有时候可能会引起人们的反感,觉得是在淡化底层工人的困境。但是这种矫枉过正未必不是一种收获。

    正因为强烈的反差,才会让人注意到工人身上,也有普通人的生活与梦想。而这些生活或许不缺怒与悲,梦想也会落空。但最终,他们仍然是普通人而已,自然也应该与普通人一样。

    怒过后,悲过后,点燃一支烟,平平淡淡地面对操蛋的生活。

    王晶导演的父亲,著名导演王天林曾说过:无人不识韦小宝。作为封笔之作,金庸武侠的巅峰,从第一次影视化开始,《鹿鼎记》就贯穿几个时代的回忆。

    灵魂人物韦小宝,更是凭借小混混屌丝逆袭,一路升官发财抱得美人归,成为流行文化中的男性偶像。

    从梁朝伟到陈小春,从周星驰到张卫健。谁演谁火,谁火谁演。

    那是张一山不配吗?

    相反他一度被誉为国内目前最适合演韦小宝的演员,《家有儿女》,刘星,证明他可以古灵精怪,并一点不让人讨厌。

    《余罪》证明他技巧纯熟,爆发力强,在青年一代演员中前途可期。

    《柒个我》,沈亦臻,证明他拥有演员该有的上进心,不断寻求突破。

    结果呢?新剧一上线,喜提猴戏表情包。

    所以与其说张一山演得烂,宁远更相信这浮夸的猴式演法,是主创们一致认可的,这版韦小宝就不算一个完整的人。

    在宁远记忆里金庸原著全书五十回,可主线迟迟不开始:顾炎武、黄宗羲谈论明史案,天地会与陈近南,茅十八与私盐贩子冲突引出韦小宝,再到二人一路北上京城,误打误撞被海大富带进宫,和小玄子不打不相识……

    整四回全是铺垫。为什么?

    金大师在造人设。韦小宝的聪明、狡诈、义气、算计……这角色身上复杂又暧昧的人味,都在这四回的故事里搭建起来。

    新版呢?三十分钟,讲完四回原著。结识茅十八,打退官兵,遇见海大富,和小玄子打架……

    留给张一山的时间不多了!

    所以他只能挤眉弄眼,拼命用夸张表情展现角色的存在感。贪财?聪明?胆小?

    当韦小宝的厚度全部都压在张一山清瘦的脸上时,硬生生给他从28岁,压到82岁,全是褶子。

    剧里怎么演?同一个茅十八,不同的韦小宝,风格各异。

    梁朝伟,典型TVB培训班方法。听到反问后,歪脸,挠头,展示犹豫和紧张,用一系列反应表现内心冲突。

    陈小春,则是漫画式呈现。正脸一套:拍胸脯,绝不出卖兄弟!转过身又另一套:内心OS直接说出来,配合上纠结的表情反差。

    张一山版?无。

    对,全删干净了!

    这也是宁远不想把锅甩在张一山头上的原因,他可能可以演好韦小宝,但《鹿鼎记》没给他机会。

    当年宁远看新版《鹿鼎记》,老是有种看竖屏短剧的错觉。服化道,满屏廉价感。比如全网闹笑话的俩字——鳌府。

    鳌拜府邸?

    鳌拜,瓜尔佳氏,满洲镶黄旗。清制只有辅国公以上爵位的府邸才能称府,直到雍正时期才追封超武一等公。

    严格来说俩字全用错了!

    侧面证明观众的标准:你别太过分,我也能假装看不见。可它偏不信邪。连主角服装都经不起推敲。

    甚至剧中构图、打光、调色、配音……没有一处是令人舒服的。

    服化道,说到底是什么?诚意,尤其古装。它不仅体现作品制作上的基本尊重,更能在细节中看出创作者对其作品的创作野心。

    极尽的考究和还原,就是诚意吗?也不一定。真正的诚意在于创作者是否足够爱惜自己塑造的人物和世界,并热切希望它们留在观众心里。

    要说设计,新版《鹿鼎记》不是没有。你看它设计了啥:病重的海公公,脸色苍白。剧里直接给他涂成唱双簧的艺人,还手捧一盆花。生生一个故作病态的小丑?

    前者是对角色务求精进的绞尽脑汁;后者,则是把角色当工具的哗众取宠。审美上倒退,印证着创作上的懈怠。

    何为鹿鼎?古人常常拿逐鹿比喻打天下。利益江山是鹿;平民百姓是鹿;有时你心里装了一头鹿,你也是鹿。谁逐鹿不知道,但鹿总是死定的。

    所以《鹿鼎记》的表面是一场喧闹,底色却是悲凉的现实。是清代官场现形录,是功利场的描摹本,是把一向传奇的江湖逸事,都摔在尘土中。

    你当观众都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