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配音天王免费阅读 > 第191章
    更何况现在年轻人好像越来越喜欢纪录片?

    或许是因为当新闻空洞,电影悬浮。介于二者之间的纪录片,反而为我们保留下一种难得的真实。

    比如去年9分国产片寥寥无几,大家却不吝为国产记录片打出了一个个9分。医疗题材的《人间世2》,教育题材的《他乡的童年》,人文领域有《但是还有书籍》,自然界有《未至之境》……

    你不一定都要看完,但一部纪录片的存在,就是一扇为你留着的门,通向世界里某一个未知的角落。

    特别是今年的一部叫《正在连接》的纪录片,让宁远印象深刻。它的命运,正好呼应了内容。热搜有多热,对热搜的反思就有多凉。

    互联网越来越快,一件件新事物扑面而来,你不愿意、不敢多花一秒钟,回头看一眼。《正在连接》终于为我们按下暂停键,你能不能慢一点?

    奥华是一名网络主播,每天都会在县城的广场上直播唱歌,目前粉丝有40多万。靠直播的收入,养了一个家,他是顶梁柱。

    但他是一个只有12岁的小学生,唱着不属于他年纪的歌词,却会用老练的口吻招呼直播间的观众。

    在义乌打工的景泽,是奥华粉丝中的一员。工资一个月5000,给奥华刷礼物丝毫不手软,最贵的一次刷200多块钱的穿云箭。

    他说看着奥华,想起自己家乡的弟弟,这十二岁的小孩真的懂事。

    看似正能量,但在直播这一行里,有一条红线——禁止未成年当主播。

    有人在直播间里提出疑问。奥华不以为然:这个天下,直播的小孩多的是,他要是不能直播你再跟我说。

    结果一次封号,让原本40万的粉丝一夜清零,生活断了来源。4个月之后,奥华才能申请新账号,重新再来,现在只有3万的粉丝。

    可这个号怎么来的?

    奥华的妈妈,借了一个男人的身份证,如今这个男人回来想要回奥华的账号。

    因为把柄捏在别人手里,奥华妈妈只能供这个男人住,给他买手机。一个以直播为中心的家庭,就这样在同一个屋檐下共生着。

    别人家的家长,催孩子写作业。奥华的妈妈,却每天把他推到镜头前,向观众们打招呼:谢谢各位家人们。

    晚上7点半到9点,笑脸相迎,这是一天的工作。

    当记者追问奥华妈妈这一晚上能赚多少钱时,她支支吾吾。掩饰着她明白用这个赚钱并不是那么光彩。

    听到这个故事,你感觉谁都有错。但想一想,又好像谁也没错。

    对于奥华妈妈,这直播是一家的生活费和两个孩子的学费。对于观众他们是在打赏上进懂事的孩子。对于奥华,他觉得直播唱歌是接近梦想的一种方式。

    一件原本不合理的事,被成人世界里种种无奈的现实,就这样合理化了?

    纪录片里奥华结束直播后,不再需要唱大人的歌,不用再说大人那些客套话。孩子站在夹娃娃机面前,双手合十祈求娃娃机让他抓出一个皮卡丘。

    他还是原原本本那个12岁的孩子!

    娃娃机或许能给他夹出一个玩具,但谁能给他一个完整的童年?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德阳,本来是一个不出名的小城市,却因为一件事被顶在风口浪尖之上。

    绵竹市人民法院将公开开庭审理检察院指控常某、孙某等三人侵犯公民信息罪一案。

    起因是安医生与13岁的初中生,在游泳池发生碰撞。在安医生的丈夫的视角里,孩子出言不逊,还对着安医生吐口水,所以扑到水里,摁了孩子一把。

    孩子的家长则认为,这是孩子游泳时嘴里含着的水流了出来而已。

    很简单的事儿。安医生的丈夫乔说——这件事也没有上升到刑事犯罪的这种程度,也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什么伤害,导致不了这么恶劣的后果。

    只是私下里的民事纠纷,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安医生和丈夫被网友人肉,家庭住址、工作单位被公开。网友的谩骂、公众号上的不实新闻,铺天盖地。

    事件的影响越来越大,本想息事宁人,却发现舆论越来越不可控,安医生心理承受不住压力,选择自杀,最后抢救无效死亡。

    一桩小纠纷,被网络放大成一桩人命。

    但人死便结束了吗?

    来到更加荒诞的一幕,网友开始转而谩骂孩子和他的家庭。说他有猥亵前科的,说这个父母不好好教育……

    网络暴力丝毫没有克制,并没有吸取教训,反而开始指责另一个家庭。

    如今孩子休学在家,不敢去上学。事发一年纪录片回访那群网暴的人。直到现在有人还盼着男孩家庭也以死谢罪。

    还有赞同对这个家庭采用网络暴力的,是因为要以牙还牙,他们绝对有错。

    但更多的是我不记得了。

    摄制组还专门找到当时几个阅读量高的公众号,采访他们当时信源是来自哪里。他们要么是顾左右而言它,要么直接就打不通电话。

    但看看曾经的标题都无一例外的吸引眼球,打男童、摁着小孩、暴打,甚至还将职业属性暴露在标题内。一次次挑拨着围观群众的情绪。

    这件事随着热度下降之后,人们也就逐渐淡忘了,但这两个家庭的创伤谁来负责?

    安医生这一家静得可怕,在她自杀前给周围的朋友包括警察,都发一条类似告别的短信,唯独没有给丈夫和女儿留下一句话。

    她选择安静地离开。

    而那个小男孩的家,也害怕周围的流言蜚语。人言可畏让他们也感到语言的嘈杂和压力。

    但外面的纷乱,每天还是在继续着,反转、打脸、反转、打脸……

    乐此不疲!

    马上又是双十一在即,曾经这一单身狗自嘲的节日,怎么变成电商狂欢,又怎么在狂欢中变了味。

    一度狂飙猛进,让我们新奇又兴奋的网购,变成越来越陌生的模样,实体商铺羡慕电商。电商这一行,又在新兴的直播带货模式下,日渐窘迫。

    主播身上不论是在杭州赚六套房的知名主播,还是刚刚起家的小主播。要么觉得自己是直播界的民工,要么觉得是个网络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