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配音天王免费阅读 > 第190章
    “肖恩康纳利去世了?”

    宁远看着朋友圈消息,不由感叹有掌声,有鲜花,有眼泪,致敬一代银幕传奇落幕。

    从小看他的电影长大,不止向他告别,也想向一个黄金时代告别。骑士、侠客、特工、探险家、黑帮大佬、风流侠盗……

    那些银幕铁汉正在老去,也必须老去。

    尤其当新时代女性意识崛起,超越种族地域的存在主义思潮主导银幕;当眼前的好莱坞从选角到命题都必须做到性别导向正确;当迪士尼一部不及格的《花木兰》都能靠流媒体平台豪取2.6亿美元收益……

    不管你说这真好,还是某些地方有点矫枉过正。银幕人设,被无止境地细化了,这就是世界大同而多元的表现。

    当初的配角们如今以各种人设开始自救,那个不讲道理的直男魅力时代,当然会成明日黄花。

    这也许是我们直男最后的机会,可以回头看看:我们曾经仰慕的好莱坞式直男,本质是啥?

    大使馆的酒会牌桌上,各路商政名流衣着华丽,围坐一桌。表情严肃,神经紧绷,计算筹码与牌面。

    “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镜头一转,一张英俊面庞,微微低头点燃香烟。

    淡定,从容,眉头微微一挑——邦德,詹姆斯邦德。

    边界小镇上,日轮当午,穿着头蓬的男人走向流氓帮派。路过打棺材的老头,甩下一句:准备三口棺材。

    扯开斗篷,拔枪,连射。

    放下斗篷,嘬烟,回头。

    再次面对老头,纠正:我说错了,是四口棺材。

    鱼龙混杂的小酒馆,酒客散去之后。一个戴牛仔帽,双手插兜的身影,高高地打在墙上:

    “你好,玛丽安。”

    女主转身,震惊,摔掉了手里的杯子。

    是你!印第安纳琼斯。

    在英雄主义的背面,是融汇了优雅与暴力两种属性的危险的雄性激素,以及不失风度、点到即止的男性魅力。

    当然不止虏获女性,虏获的还有正在成长的幼齿男性。多么独立和耀眼,那就是我将努力成为的样子。

    众所周知在传统好莱坞片场,制片人是第一话事人。而片场二当家是谁?

    导演?对不起,他可能还没剪辑师地位高。

    演员?

    不,准确地说:电影明星,Big Star。

    因为早在上世纪20年代,狡猾的资本家就已证实。同一张电影海报上,导演、编剧的名字哪怕再有分量,都不如那张人见人爱的漂亮脸蛋有吸引力。

    比如90%的地球人都不认识《蒂凡尼的早餐》的导演,但他们绝不会忘记那位戴漂亮珠宝、天鹅绒手套、发型精致的奥黛丽赫本。

    从定位、人设、服道,到故事、编排、拍摄,都需围绕明星魅力这一个目的发力。

    男孩幻想中的英雄,女孩幻想中的情人。但比起前者的暴力属性,后者往往更重要。

    电影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产品,直男偶像都有相同的骑士精神,那什么才决定他们的卖座?

    灵性决定了角色差异,让各家电影厂商纷纷拥有了自己的王牌男主。

    当时筹拍《夺宝奇兵》时,三十四岁的斯皮尔伯格只想做两件事:

    用冒险故事,创造一个可爱的英雄。

    痛打**狗头。

    冒险与探索世界,始终是骑士们看似迫不得已、实际乐在其中的角色信仰。印第安纳琼斯,一个十分对标当今互联网直男癌标签的,典型直男代表。

    古墓遗迹中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可现实生活里,抱歉……

    授课时迷妹学生们如痴如醉。更有重度私生粉,不顾体统,明送秋波。你再看琼斯博士,木讷、笨拙,是他刻在DNA里的注孤生。

    人设不是万能的,站在土壤上的人设,才坚不可摧。

    对琼斯来说这块土壤特别大,是全世界展开的寻宝冒险。那是一个我们不能自由穿梭世界的年代,所以这块土壤自然加重英雄的光环。

    为了展开寻宝计划,他厚着脸皮约见老相好。一个投影现身,浪子回头,帅。

    可惜帅不过三秒,老相好一耳光过来。

    不管旧情,只顾事业,自己的世界最大,别人的感受无视,是不是典型直男会犯的错?

    《夺宝奇兵》只是一个冒险故事,并不是爱情故事。而直男电影中的各类冒险,恰恰是牺牲了人物其他的真实属性。

    因为冒险,所以爱情可以幼稚、两性立场可以幼稚、正邪的对立可以幼稚……

    其实在他身上恰恰体现直男银幕形象的几十年演变,保留灵性,保留冒险。但随着年岁渐长,在晚年他又找到一项更合乎当代的属性。

    正邪必须复杂,老头代表的特工,一关几十年,曾经的任务早就失去时代价值。单纯打反派、拯救国家,也绝不会像当年那么管用。

    这是一个冒险了一生的男人,冒险的主题已经过时,他已快忘记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他知道他的存在曾经荒谬,不荒谬的,是新时代的主题。

    不说那句肤浅的、男孩式冒险之后的我爱你。而是认真面对生活的问题,且在电影中以浪漫和诗化的情节来表现的,最原始的,所谓的爱。

    直男,即使在漫威都已经完成了以旧换新的过程,你肯定注意到了,新的角色早就建立了新的性别、种族、地域平衡。

    如今的银幕早已不是老家伙们“骑士、冒险、性魅力”这三板斧的舞台。

    一方面是市场对个人英雄主义电影的腻味。一方面各式各样新思潮的崛起,银幕上留给传统男性的空间也所剩无几。

    取代单一直男故事的,是更多元、更多态度,更具现实意义的声音。

    不管肖恩·康纳利,哈里森·福特或是东木,这些直男有没有癌,坦白说几乎没有,商业片首先是美化角色的产物。

    因为电影里总是主角,所以让某些男观众误以为生活里也总是。

    因为电影里人狠话不多,所以让某些男观众误以为生活里该开口的事,也不需多余的讨论和解释。

    当男主习惯打破他人的节奏,救配角们于水火,在现实没有水火的状况下,某些直男癌也习惯了去打破他人的节奏,强加于人……

    直男癌永远是直男中的残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