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配音天王免费阅读 > 第180章 观众缘
    采访完李诚儒,回到工作室,宋雨听完素材,嘀嘀咕咕道:“《演员请就位2》越来越看不懂了,明明是一档比拼演技的综艺,演员的话题比不过导演,甚至还比不过主持人?”

    宁远一愣,大鹏?

    刘雨桐笑着解释道:“前几天大鹏的主持喜提热搜,可网友不买账,给他列出三宗罪。”

    “第一拉偏架,郭敬明给一位明显技不如人的演员一张S卡,遭到全场质疑,搬出去年存在即合理的诡辩后,大鹏忽然开启装糊涂三连?”

    “然后还喜欢瞎拱火,最明显是那次热搜名场面。第一期男团成员陈宥维演完,被几个导演批评一通,他居然提议两个演员拥抱一下?”

    “难道不知道人家是爱豆?”

    “马上作惊讶无辜状:“啊?不行啊,那我向你们道歉,对不起就当我没说。”

    “这下彻底让尔冬升爆发,炮轰偶像小鲜肉。”

    “最恶心的就是捧高踩低,各种站队、奉承,基本上都偏于四位导演,暗踩的是观察嘉宾李诚儒和台上的新演员。”

    “妥妥的舔狗!”

    宁远点点头,看来节目因为争议,又火了一把,但对于大鹏无疑又是一次观众缘的消耗。

    明明横跨三种身份:演员,导演,主持人。

    为什么崩成这样?

    招黑的为什么老是他?

    作为演员、导演、主持人的大鹏,都小有成绩。作为公众人物,也没啥实质性的黑点,相反一直工作配合、上进努力。

    这才是奇怪的地方吧?

    “没办法,很多人说不上大鹏具体哪里招人烦,但就是觉得烦!”宋雨吐槽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他无法调和与观众之间的互相嫌弃的存在感?”张萌分析道:“主持人的责任是什么?”

    “做好控场,让别人能够在舞台上更好地展现自我。而他太想刷出存在感,表明自己的身份不只主持人,也是具备话语权的导演之一?”

    “这种自我定位,使得他与嘉宾之间不再是相辅相成,而成为相互抢戏的竞争关系。观众们的不适感,就来自于这种暗暗的火药味。”

    众人纷纷认同,但在宁远看来,刷存在感或许又是大鹏的本能?

    连他自己曾经说过:衡量我们成功与否的标准很现实,就是有多少人看了你,所以这是一个存在感的直接的体现。我喜欢做一些性价比高的事,喜欢做那种能够最大程度地被别人感知到的事情,那才会变成我的动力。

    当初在搜狐做主持人,曾面临差点被换掉的命运。他急了,开始想办法留住观众、提高点击率。包括增加和观众、明星互动的环节,比如让明星现场演唱成名曲。

    那时候几乎没有节目会这样为难嘉宾。

    甚至酒醉大喊:我要捧红自己,以后谁也别想换掉我!

    一直以来都强调自己是个普通人。不聪明,但努力。也知道自己的火爆,多少有点幸运意味。

    《大鹏嘚吧嘚》走红的那几年,老东家搜狐也春风得意,08年是第一个季度收益过亿美元的门户网站,还成为奥运赞助商

    张朝阳唯一辉煌的那几年,被大鹏赶上了。

    所以对于机会,他能抓则抓。对于幸运,更想尽力保住。

    为了让观众笑,像解数学题一样,精心设置笑点,以结果为导向,精准计算观众的反应。

    他的喜剧依靠剧本,也依靠自己总结的搞笑方法,这是一种类似数学的精确公式,只需要带入不同内容就能产生效果。

    你看看《屌丝男士》,就是集结多个段子手的智慧成果,在他们的段子里,大鹏挑出最好笑的,最多的一个段子手被采纳30个。

    当初大鹏在自己的公众号上每天发语音,标准60秒,不多不少。

    很神奇是不是?

    说起来没什么秘诀,就是反复练习,节奏、腔调,一遍遍练。每多说一遍,对时间的掌握就更精准一些,这里面并不存在什么巧合或者秘诀。

    但习惯于精心准备的人,到即兴的时候,经常会垮掉。他可以很流畅地写出自传和段子,但到即兴表达的场合,就开始慌乱。

    真人秀邀请他去做搞笑担当,只能兢兢业业去做。但出来的效果,说实话相当尴尬!

    他的卖力明显做效果的企图,没有博得观众的好感,反而愈发让人厌烦。

    真人秀的最大看点,是明星的真情流露。但大鹏是一个很难自如、自我地面对镜头的人。

    在镜头前永远紧绷、卖力、满心设计,目标始终只有一个——让观众笑,让观众喜欢。

    太用力了!

    这次到《演员请就位2》,可以很好地完成既定的串场任务,但到和导师们聊天,话赶话的情况下,又露出本性。

    有人骂他“小人”“绿茶”,但或许这更接近一种本能下的弄巧成拙。

    多年互联网思维锻炼出来的,找话题、推爆点的本能,察觉到矛盾,添把火;看到流量明星,多cue几句,努力迎合他以为的,观众会产生反应的点。

    所以观众感觉大鹏功利、势利、不真诚,恰好踩中雷区。

    综艺不说,电影即使有缺点,也绝不是一无是处的烂片。其实在遥远的曾经,观众缘这种难以捉摸的东西,也一度青睐过大鹏。

    15年《煎饼侠》票房12亿。

    听说当时在苏州路演,现场很多观众,隔着玻璃大喊大鹏的名字,他对工作人员笑称自己是东北李敏镐。

    当时的大鹏,以为这只是他成功电影路的开头,但没想到到目前为止,12亿是难以回到的过去。

    喜爱来得快,去得也快。

    《煎饼侠》的票房成功消耗太多好感。情况急转直下执导的第二部电影《缝纫机乐队》,平心而论,比《煎饼侠》要成熟许多,但4.6亿的票房,远远达不到大鹏的预期。

    大家面对你的时候,都那么喜欢看这部电影,可是打开微博、豆瓣、知乎,你发现很多人在骂你,你不知道影厅里面一张张支持你的热情的笑脸和网络上很多的人评价哪个是真的?

    去年的《受益人》,甚至大鹏的存在本身,观众都在抗拒。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大鹏演得努力演得苦,但就是不像一个真正的底层小人物。

    造型糙、丑、脏,身体语言上,唯唯诺诺,情绪也大起大落。被揍得好惨,也哭得好惨。

    但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