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配音天王免费阅读 > 第177章 毒舌之王
    两天后宁远见到毒舌界新扛把子,打招呼道:“李诚儒老师您好。”

    “哎,我觉得那个栏目叫《演员请就位》,不叫《演员跟我走》,但是好像在栏目播出的时候也被剪掉了?”

    “很多实话都被剪掉,我很不高兴!”

    面前的李诚儒半开玩笑地说着,模样轻松又认真。宁远笑而不语,起因是《演员请就位2》他靠着犀利、真诚、不说假话的点评又出圈一把。

    在节目中,和郭敬明针锋相对,“我不喜欢翻手为雨覆手为云的各种作法”“小小的年纪要懂得尊重人”等金句一出,网友们纷纷拍手叫好,大有出了口气的意思。

    当然不是李诚儒第一回凭借犀利点评出圈,早在去年他的“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三连,就曾引起过一阵热议。

    结果时隔一年,大家发现这个节目到第二季,赛制变了,规则改了,嘉宾换了,S级、A级、B级评得演员措手不及。

    只有李诚儒还牢牢地坐在那儿,在很多人都不认可的评级规则的限制下,试图守着这个节目里最应该被重视的公正和公平。

    “第一期节目播出以后,我身边的朋友分成两拨。一拨人劝我说话还是得注点儿意,现在这网络暴力很厉害,你可留神,别回头出门再挨一板儿砖。”

    “还有一拨人觉得你都六十多了,你怕什么的?你再不说实话,别人谁还说?”

    “现在的我就好像童话故事小马过河里的小马,面前一条小河挡住去路,松鼠跟我说,“别过河,水太深。”老牛跟他说,“你过吧,水很浅,没事儿。”

    “到底是过还是不过?只有我知道!”

    李诚儒调侃道:“我也挺佩服那些虚伪地夸的,明明演得不灵还夸,甚至还要给卡,真是看不过去。所以你看我在节目里说,这回我必须得说了,不行,受不了。”

    “比起一味夸奖,指出演员的不足才更重要。如果指出得非常准确,对他们今后的表演能有帮助,那多好。毕竟谁到舞台都不是奔着被夸来的吧?”

    “能让大家得到一些收益,而收益绝对不是夸。现在怎么形成一个风气就是,我要想批评你两句,前边儿得有八句的帽,来让你能接受,这是干嘛?”

    “你们看看去年李冰冰在《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里表演的《图雅的婚事》,我觉得很不错的作品,大到李冰冰学的半生不生的蒙古女人说话的腔调,小到原样搬到舞台上的道具水壶,都说明演员的用心,这样的专业值得赞美!”

    真正聊起来,果然不愧是有底气,跟节目里一样快人快语,甚至因为少了剪辑的把关,他的一些观点输出还要更直白?

    无论节目内外似乎都不担心会因此而得罪谁?

    引爆舆论后不少人刨曾经的经商史,刨他当时挣了多么巨额的第一桶金,试图证明他是见过太多红尘世事,才能做到无所畏惧,不把所谓人情放在心上?

    但在宁远眼里,再辉煌的往事都构不成原因,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还是他本身嫉恶如仇的性格。打小生活在紫禁城边儿上,爷的病长在骨子里!

    “这几年有点太过分,我们这样的演员都懵了。”

    “有的来剧组的时候后面跟着几辆车,现场还有厨师搭着棚子给做饭。准备参加高考了,剧组还得停两个月等着?”

    “这种事从来没有过的,好莱坞顶尖大牌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坚决不可能的,怎么会是这样了呢?”

    “当时我还犟,无论赶上多艰难的环境,也不跟剧组要房车,就要看看那些房车里的人能不能坐得住?”

    “结果人家根本就不理你,活该,地面温度60度,你在太阳底下晒着,人家照样房车那歇着。”

    “有人甚至让替身在现场走戏,等到马上开始拍,替身走了自己再来。这种事你有什么辙对不对?”

    “都是惯出来的毛病!”

    “那些被挤压了生存空间的演员,一点儿辙都没有吧?”

    “哀声遍野!怨声载道!”

    “包括栏目也是,某些人他根本没有作品,怎么就参加这个节目,而且在四十位之内?”

    “很多好演员想在这四十位之内是进不去,而节目给出的评级标准,我看绝对不合理,压根就不应该这样。”

    “应该在全国的演员当中,选择有一些表演基础的,或者有一些成绩的,给他们这次机会,希望他们能够更迸发出一些火花,而不能是一个影视作品都没有的。”

    宁远频频点头,没有作品是李诚儒采访时的高频词,听得出他的耿耿于怀。

    李诚儒今年六十多岁,在国内50岁往上的演员很少受到关注,也少有男主角的角色青睐。按理来说30岁之前的男人,有很多成绩的不多,男人越成熟,经历越丰富,才能越有故事。有了故事之后,才能成为故事。

    现在反过来了,你就不用再说演技的问题了,环境上它就本末倒置。

    50岁左右的演员的苦恼在于终于熬到能展现的时候,这些年流行小鲜肉了?

    什么仙侠剧,包括宫斗戏,胡编乱造的、科幻的、神话的,全来了?

    “我见过一个古装仙侠剧,两个瘦弱得不能再瘦弱的小孩,一个穿一身绿纱,一个穿一身白纱,离着三四十米,各自挥剑。”

    “你一挥剑,我这就不得了,我这一挥剑,你那不得了。”

    “这是玩呢?”

    宁远忍不住道:“所以在找演员自己的问题之前,其实还是大环境首先要有改变。”

    “对,大环境一定要改变,一定要尊重一些历史。比如近代史开始有多少为国捐躯的忠仁义士,有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为什么不写呢?”

    “我真不奢望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什么,只希望能起到一些呼唤作用就行了。”

    没办法,老一辈看待演员的标准极高,现在的年轻演员少有人能达到他的标准。人家自小跟人艺最好的演员学习表演和台词,四个小时可能只能练上一句,一周上一节课,一练就是十年。

    而且老师要求严格,下礼拜如果还是原样,以后就永远不要再来了。

    所以有底气,在节目中质疑其他人的台词功底。他对别人严格,对自己的要求只会更高。

    “他们压根就没下过功夫。首先读过那么多书没有?认认真真地练过功没有?现在能把写在本上的词给你念出来就不错,很多连念出来他都吃力,甚至都要后期让别人给配音。现在没有一个评判是非的标准。”

    “很多人说演员三分靠努力,七分靠天赋,我觉得缺一不可。演员都有天赋,都是俊男美女是天生优势。可是天赋应该包含的是两个内容,除了外表,还有内涵。外表是父母给的,内涵是修出来的。”

    “多读书、有文化,你才能理解作品。这一句台词里边可能有三个意思,甚至有五个意思,能不能通过一句台词念出这五个意思?”

    “打死他理解不了,那就等于没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