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配音天王免费阅读 > 第167章 大锅饭不好吃
    “德云社是怎么选人的?”

    于谦笑道:“当时德云社刚招人的时候,先考察人品,留厚道人。在每天演出结束之后,学员要跟着服务员一起干活,扫地、擦桌子。”

    “有的人在单位是那种,领导来了以后就干得特别起劲,领导一走就歇着了,这个过程刷掉许多这样的人。”

    “也是一件比较有挑战的事,你扫地擦桌子当服务员,更何况有些观众还认识,很怕碰见熟人,觉得脸面上过不去。这个过程是把你的自尊全部打翻在地,变得无比谦虚,对什么都能接受了。”

    “不仅要摆桌子摆椅子,师傅来了还要给师傅倒水,开场之后不许坐着,站三个小时看老师的演出,这三个小时脑子里还不能断,得消化得记。”

    “这个过程又淘汰了许多人,很多人接受不了。因为坐着听可能会走神,站着听需要认真听,每天有大量的输入,孩子们对整个行业也有一个新的认识。”

    聊了足足两个多小时,送走于谦,宁远对于脱口秀甚至相声有更深层次理解。

    前两年是岳云鹏,各种卖萌耍贱,从去年开始,特别是今年,少班主一人可谓扛起养活德云社的大旗。

    《拜托了冰箱》上展示自己的独居生活,去云南的《向往的生活》种西瓜,登上《最强大脑》体验压力,又即将在《奔跑吧》中活跃,官宣《密室大逃脱2》……

    常驻综艺加上担任飞行嘉宾,郭麒麟参与整整九档综艺的录制!

    没有相声演出的日子,德云社开始转型,成为输出综艺流量的新工厂。岳云鹏持续为观众带来笑料,郭麒麟报复性复工,多个德云社成员发展兼职。

    录制综艺、拍短视频、做主播、参加电竞比赛等等,18岁就出演网剧《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的郭麒麟,紧贴着星二代标签,彼时并未被看好。

    去年凭借《庆余年》中萌蠢搞笑的范思辙、《宠爱》中的外卖员,证明自己是一个会演戏的相声演员。

    《声临其境3》中挑战配音,展示不俗的代入感和感染力;拍摄《朋友请听好》时给大家带了早餐,因为不能空手来……

    《向往的生活》中随时调节气氛,照顾女嘉宾;《拜托了冰箱》何炅感慨因录制《快乐大本营》无法调节行程,没能参加张若昀婚礼,郭麒麟安慰道:快乐大本营派梦辰去了,梦辰就代表海涛,海涛就代表快乐家族”,一下就调动起有些低落的气氛。

    用自己的努力渐渐剥离星二代的标签,《最强大脑》见一位选手击败自己的父亲后说:他有今天的这个圈层、这个成果,是由他自己定义的,跟他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有关系。

    有这样的高情商、幽默感,不火也难!

    郭麒麟综艺霸屏“霸得有理有据”。

    商业价值甚至得到老郭的认证,录制完《拜托了冰箱》收获腾讯视频送的会员卡,美团、饿了么也在线求送会员。老爸在微博上喊话:儿子,再做节目,有那赞助戏曲服装的厂家想着点爸爸。

    不得不说德云社野心不小,也不局限于相声,一直积极布局文娱各个板块,虽在影视剧方面的成绩不算出彩,但德云社的综艺流量担当只增不减。

    综艺是德云社成员被观众们认识的的重要窗口,岳云鹏、孙越、张云雷、杨九郎等人都是通过《欢乐喜剧人》走红,在今年的《欢乐喜剧人6》中,来自德云社的选手不在少数。

    被观众认识是第一步,每个成员都根据业务能力和优势在不同领域进行发展。初代流量岳云鹏在后续的综艺表现中,继续耍贱卖萌,获得极高的好感度和国民度,年年上春晚,逐梦演艺圈也贡献许多如“燕子,没有你我怎么活”的经典片段。

    年轻相声演员则朝着偶像化的道路迈进,登杂志封面、发单曲一个不少,虽然因曾经在演出中不合时宜的言论被官媒点名批评,但其粉丝依旧能交出漂亮的数据成绩。

    宁远越想越深刻,很多经验值得未来工作室借鉴,专业与本事是留住观众的利器,但吸引更多的观众关注相声,也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毕竟有更多的观众入局,演员的专业与本事被关注的可能性才会越大。

    但受众是在变化的,受众的喜好、接触到的文化和内容等等也在变化,德云社找到从各种形式的内容里被看见的方式。

    从小园子历练、师父带上喜剧类综艺节目、各种自力更生、反哺整个厂牌,一系列推人的方法大致遵循这一思路。

    对于德云社来说需要的是更多个岳云鹏们,才能一直保有竞争力,维持商业价值,而不被市场所淘汰。

    从这一角度来说,流量化无可厚非。毕竟,先要活下去才能考虑如何活得好,才有更多的可能性。

    “不要低估德云女孩的狂热!”回到工作室刘雨桐道:“张云雷新歌上线5分钟平台的总销量破114万张,销售额超过600万元,瞬间销量最高的新曲。”

    “第一期《德云斗笑社》节目中,当看到秦霄贤获得观众评分第一后,郭德纲意味深长地对这位97年出生的弟子说:这就看出来了,小姑娘眼中的,和艺术没有关系。”

    “然后第二期节目开始,秦霄贤的镜头量增加一倍有余!”

    刘雨桐调侃道:“甭管怎么说,镜头量骗不了人,因为这款节目对德云社和腾讯视频都意义重大。”

    “我粉丝说德云社高层开始的想法和节目呈现的结果差异较大,原本只是想做一款相声和喜剧之外的综艺产品,没想到……”

    宁远点点头,以前德云社过于依赖商演和小剧场,进军影视又屡屡碰壁,如何找到一个新的增长点是老郭的烦恼。

    因为小剧场本身的场地租金和运营成本连年走高,这是所有剧场演出品牌都面临的挑战。而德云社内部的分红模式进一步缩减小剧场的盈利能力。

    十年前郭德纲亲自带领德云社进行一场绩效革命,从原本的演员固定演出价格,演一场就有一场固定收入,变为底薪+绩效的模式。

    演员绩效和小剧场的门票收入直接挂钩,这样做给德云社带来直接的改变,相声演员为让更多观众来小剧场看表演,不仅卖力演出还主动琢磨新节目以求留住观众。

    但随着不断扩招新人,如今演员数量已经是十年前的好几倍。小剧场的扩张速度和德云社演员的增速并不同步,随着更多年轻字辈的演员出现,现有的演出资源变得更为稀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