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配音天王免费阅读 > 第151章 教母们的中年危机
    艺人经纪令影视公司又爱又恨,除了因为当红艺人出走带来的不稳定性外。影视制作与艺人经纪的逐利方向,其实也存在天然矛盾。同为老牌制作公司的正午阳光,便忍痛割肉,取消了艺人经纪业务。

    影视制作寻求利益最大化,压缩片酬是必然的,但这与艺人经纪的追求又是矛盾的。正午阳光一直坚持演员片酬不能超过总投资的1/3,然而随着旗下演员因剧一炮而红,片酬水涨船高,问题便随之出现。

    艺人经纪越来越像影视公司的“鸡肋”。话虽然这样,当下仍然有不少当红艺人自己当老板,前赴后继走上“影视制作+艺人经纪”的老路。杨幂带自家艺人演嘉行的戏,一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刷脸一众艺人,“离镜”张彬彬、“小狐狸“迪丽热巴、“帝君“高伟光等。

    但这种过度依赖艺人品牌的明星公司,风险比草创时期影视公司还大。比如“宝藏公司”喜天,旗下艺人黄海波、蒋劲夫、吴秀波相继出事,也不知风水是出了什么问题。

    尤其互联网时代,处理公关危机、宣传营销、粉丝运营越发重要,也就催生了一批以壹心为代表的纯服务型经纪公司。同时,与其风格迥然的偶像经纪公司话语权越来越大,开始兴起“倒三七”“倒二八”——经济公司拿七,艺人拿三的新模式。

    传统经纪与偶像经纪,话语权天壤之别!

    但过于单向度的能力也导致壹心旗下艺人重营销、轻作品被广为诟病。最终逃脱不了当红艺人出走的命运,鹿晗、张艺兴、张雨绮、欧阳娜娜相继离开。今年业务和高层均有大调整,杨天真只能抛头露面,开始大码女装生意。

    相对来说以素人选秀为基础的偶像公司这方面的困扰就小很多。虽然解约不断,但却以人海战术取胜。选秀品牌还在,就能不断发掘新人,为公司输送新鲜血液。

    选秀教母龙丹妮也从湖南台合作的天娱传媒,到创立与腾讯深度绑定的哇唧唧哇。这类公司对素人明星的合同一如既往“霸道”。处理大量天娱解约案的律师董磊在一篇采访中透露:哇唧唧哇沿用了天娱合约框架,但哇唧唧哇更狠一点,“约定的判赔数字比天娱更高”。

    因《陈情令》爆红的肖战就饱受解约之苦,现在虽然成立个人工作室,但仍挂靠在哇唧唧哇名下。

    终于进入工作室林立的散户时代。

    视频网站已逐渐掌握影视圈的话语权。经纪公司不重要,主要看艺人,经纪似乎进入一个比草创时期还要鸡肋的时代。

    主要决策权在平台。如今从老牌影视公司到新兴的网剧制作公司,大多处于给平台打工的状态。

    互联网平台挑选艺人,最关注数据和产品匹配度。根据艺人的咖位,匹配平台不同量级的网剧。轻体量甜宠剧,一夜捧红胡一天、李现、张新成、丁禹兮等。

    而这些老公都来自于不同经纪公司,散户时代似乎创造一种百家争鸣的繁荣景象。虽然经纪公司与个人工作室林立,但平台背后的网剧制作公司,仍然遵循华谊、欢瑞们的老路,开发自己的艺人经纪业务。

    毕竟这些有品质的制作公司,赢得了平台的信任,有了一定的话语权,也想借此捧红自家艺人,分一杯艺人经纪的羹。

    但历史遗留仍然只能随时修补,不可能有什么彻底的解决方案。如艺人解约、污点艺人、艺人收入与压缩制作成本相悖的矛盾等。新情况则是,在丝芭传媒等偶像经纪转攻影视制作的大背景下,影视制作公司在每年量产素人明星的偶像经纪面前,少了人多势众的优势。

    杜华上节目哭了,龙丹妮做节目糊了,杨天真卸任艺人经纪了。今年年谁都不好过,三位教母也不例外。

    最早做韩式练习生的乐华娱乐,是内娱首屈一指的选秀名门。当年吴宣仪孟美岐在《创造101》的惊艳亮相,至今都是选秀综艺的名场面。但2020年几档选秀综艺上,乐华娱乐的存在感忽然稀薄。

    今年优爱腾三档选秀综艺中,乐华的参赛人数大幅缩水。《创3》不见乐华身影,《青你2》仅5名练习生出战,首轮便有两人出局。

    以往选秀综艺中,必有乐华一个出道位。谁知《青你2》中唱跳俱优、外形高度符合韩系审美的金子涵,成团夜最终排名11位,痛失出道位。

    选秀节目扎堆上马,就算是乐华,练习生资源也不足了。再加上强势经纪公司和更强势的平台之间博弈,这样的结果也不算令人意外。

    练习生不够,老板来凑。心中有个明星梦的kiki杜,到芒果TV逆龄选秀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担任女团经理人。明星梦实现与否不好说,明星挨得骂倒是结结实实体验一次吧?

    虽说华姐经营乐华这些年也没少挨骂,但《姐姐》的受众比偶像饭圈大得多。饶是有一颗强心脏的杜华也忍不住哭了?

    想做大明星的杜华,立志成为最好主持人的龙丹妮,还有曾心怀制片人梦想的杨天真,曾经叱咤风云的三大教母在人到中年之际,或向前一步直面大众,或退后一步再回幕后,都走到事业的分水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