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配音天王免费阅读 > 第133章 酒后吐真言
    酒足饭饱,宁远请客去唱歌,折腾到深夜才散场。

    打车回去的路上,宁远简单把刚才的情况给刘雨桐和张萌一说,刘雨桐还好,饭圈早就习惯,但张萌却有些激动道:“要我说耽美只是男人的福利!”

    宁远一愣,脑子没转过弯,这是什么鬼?

    “刚才跟明远工作室两个姐姐聊天,她们各种大吐口水,听的我都傻了。”

    张萌俏脸通红,应该也喝了点红酒,忍不住愤慨道:“吐槽与男配音同工不同酬,圈子对男的更追捧,我们女的即便更优秀也常常被省预算……”

    “还有什么女配音塑造角色单一,充满男性审美,特别是耽美大行其道的今天,简直连做牛做马都不如!”

    还没等宁远开口,刘雨桐直接插话道:“没错,你看看所谓四大天王的微博,什么边杰CP一个300万,一个400万,而季乔组合呢?”

    “没一个破五十万的!”

    宁远见两人同仇敌忾的模样,也是醉了,这不还是你们女人造成的?

    “男的70分就会被夸得天花乱坠,而我们女的95分大家都觉得这是正常发挥。”

    张萌估计也是憋太久,好容易找到机会,酒壮怂人胆继续吐槽道:“以前我也加过各种配音兼职群,时常有人发布关于微电影、广告片、纪录片、动漫读物等配音需求。”

    “一旦有女配音的招募信息,只要两个小时之后再去询问最少已经有二三十位试过音信不信?”

    “而轮到男的,招募信息明显更丰富,甚至直接喊再来几个!”

    “暑假曾经去过一个录音棚,一大排跟棚的女生等着。每次棚里叫女龙套试音,女孩子们马上一拥而上,进去三四十个再被赶出来一半信不信?”

    “女声优不值钱!”

    宁远明白张萌不是针对自己,说的也是行业不争的事实,早就听过一句话:演员有主角脸,配音也有主角嗓。

    没办法,甜嗓在圈内就是硬通货,需求量特别大,无论是谁在挑选演员时,嗓音甜美清亮的更容易被选中。

    因为更满足广大更下沉的市场,甲方有意给听众造梦,认为大众更容易接受亲和力强的、柔和的人设和形象。

    最终导致所有配音都必须掐着嗓子,张萌和宋雨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一个甜美,一个萌哒哒,出现千人一声怨谁?

    在人家岛国,许多人气动漫的男主角声优都是女生,什么《海贼王》的路飞、《火影忍者》的漩涡鸣人、《名侦探柯南》的柯南……中华小当家……

    想到这里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所有人仿佛都在疯狂地讨论着一个话题就是……

    她们!

    三十而已……乘风破浪的姐姐……她们的独立与自主、进步与成长、坚韧与力量。彻底把女性群体在生活中承受的巨大摩擦系数被不断搬上荧屏?

    剧集中的桥段、真人秀中的较量、脱口秀中的自嘲……无一不映照着这种无力与无奈?

    “耽改大行其道,百合无人问津!”刘雨桐也长叹口气道:“无论演员还是配音,到头来还是一场男人的狂欢盛宴,男女存在着十倍百倍数量级的涨粉差。”

    “身为女人,我就不太喜欢耽改,千纸鹤们也不会接受弟弟演这种角色。”

    刘雨桐坚定道:“耽改大势之下,女性角色的生存空间被挤压的所剩无几,许多双男主的IP女性角色都是边边角角的龙套炮灰配角,有些作品甚至没有女的?”

    “妥妥的工具人!”

    宁远点点头,如果没有优秀的角色产出,就算配音再牛逼,努力想在创作时为角色增添一些东西都很难,因为人物所做得事说得话都被框在这了,还能怎么办?

    最多从语气上或内在逻辑上稍作调整,但听众根本无法感知,没有灵魂的人物后期怎样弥补都是徒劳。

    女性角色工具人设定,缺失人格魅力,很难惹人喜欢,不要说圈粉,甚至会引来恶感,导致角色成为听众diss的对象。

    边杰季乔,四人总在国内影视剧里各种排列组合谈恋爱?

    但同样都是极为熟悉的声线,受众是不是对边杰二人声音的包容度远高于季乔?

    前面二人是弹幕狂欢,后面二位是听腻满篇。

    “你们听过一个词叫……”张萌缓口气,慢慢冷静下来道:“五彩斑斓的黑!”

    见宁远都懵了,笑道:“你既要甜又不要太甜,保持在一个微妙的爽朗就行。”

    宁远脱口而出:“傻逼!”

    “这也是为何很多影视剧男主必须找配音,女的用本人就行。”刘雨桐道:“只要不是台词不过关的菜鸟,剧方对女性角色毫不在意,什么声线并不重要。”

    宁远有些郁闷,都说女配音水平高遍地都是?

    快到老子的碗里啊!

    姐姐妹妹都在哪呢?

    开玩笑归玩笑,其实这对配音演员来说也是一种磨损。因为作品类型的固定,故事内核的单一,许多听众对音频内容的要求还停留在表层的声线美。

    接受到信号的制作方便觉得听众是只喜欢这个声线,从而要求所有的角色都采用同一个声线演绎,不管是否适合角色。

    内容产出方太过依赖于市场的选择,比如耽美广播剧与有声书的火热,一方面音频是耽美天然的保护色,广播剧有其他类型无法替代的独特性。

    另一方面资本在耽美领域尝到甜头,大力助推该类型作品的产出。

    但有时候甲方又太过专横,听不到受众需求的声音。按照宁远的想法,最好的方式其实是既倾听又引领,类型上引领,内核上倾听。

    媚众很可能导致市场内容固化、同质化,甚至迷失掉初心,因为受众对内容作品认知的天花板很多时候是必须依靠创作者去打开的。

    有声书与广播剧不应该只属于耽美,只属于年轻的腐向听众。它可以顺着听众年龄这条线延展,服务于更多低幼与大龄听众……

    故事内核上,创作者现在似乎是搞懂女性受众群体喜爱的男性形象与男性气质,但仍没有抓准女性受众群体渴望看到的女性形象与精神……

    美味的人设不是各种抓小三故事的服务工具,她们需要的不光是表层宣泄后的爽快,而是不依靠男性力量、不崇拜男性目光,女性自己独立成长、蜕变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