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只是比较理智 > 13、伙伴
    李毅兜兜转转地回到小区,路过保安亭的时候,愣住了。

    除了小黑之外,还多了两条狗,看样子品种和小黑是一样的。

    短毛。

    纯黑。

    其中一只个头有些小,很瘦弱的样子,还有一只看起来挺壮的,四肢的肌肉都鼓胀起来,有着线条的美感。

    这两只狗一看见李毅,立马站了起来,不停摇晃尾巴的同时,拼命地叫唤了起来。

    这模样,和小黑第一次见到李毅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这应该是狗的领地意识。好在这两只狗是和小黑一样被拴住的,不然看它们的样子,肯定会扑到他的身上。

    看来......保安大爷回来了。

    这段时间保安大爷不在,小黑都是他帮忙喂的。

    当然,狗粮是用保安大爷现成储备,李毅只是搭把手。让他花钱给狗买粮,那是不现实的。

    “嘿!嘿!嘿!叫什么叫!安静一点!再吵把你们炖了。”保安大爷的呵斥声从保安亭传出。

    一听到这声音,两只狗呜咽着退回到原来的位置趴下,双眸中带有着浓浓的恐惧。

    对于这声警告,小黑则是打了个哈欠,把左前脚搭在右前脚上继续趴着睡觉。

    没过一会,保安亭的门打开了,保安大爷依旧穿着那套老旧褪色的保安服,一手拿着一根看起来很是结实的木棍地把门打开。

    撸起袖子的他,小臂上肌肉发达,根根青筋鼓胀着,看起来充满着力量感。

    “哟,小毅啊。”

    保安大爷看见门外的来人,脸上紧张的神色稍微松了松,把木棍倚在地上,指了指新的两条狗说道:“这几天回了趟老家,想想自己年纪也大了,就再买了两只狗防身,怎么样,还不错吧?一公一母,以后还可以产崽。”

    李毅看着保安大爷健硕的身材,要不是对方花白的头发和脸上的皱纹,说他三十岁那都是有人信的啊。

    “大爷啊,您一手都可以打十个我,你还养狗防身?”李毅咧嘴笑道。

    “安全第一、安全第一,现在这个世道太乱了,会打架有什么用,我一手能打十个你,万一你来了十一个呢?”

    保安大爷连连摆手,对李毅的话不予以认同,然后扫视了一下李毅,又有点不屑:“再说了,一只手打你十个有什么意思?”

    “不带人身攻击的啊!”李毅撩起自己的袖子,弯了弯手臂,示意自己也是有肌肉的,“我也有按照你给我的运动计划锻炼身体的。”

    “练只是一部分,吃更重要,怎么样,要不要来我这里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蛋白质?”说着,保安大爷侧了侧身,示意李毅可以进入保安亭。

    “不了,我已经吃过了,您还是自己吃吧。”李毅虽然咽了口唾沫,但还是连连摆手。

    【理智+1】

    这世道,能有一口饭吃都,算是不错了。肉,那可是很贵的。人家邀请自己,那是人家的好意,可是自己不能不识好歹。

    “又是去老李头那里买的红豆面包?”

    保安大爷和小卖部的老人是认识的,当初还是保安大爷看李毅吃东西太抠,给他介绍到小卖部去的。

    不过李毅去了,也只是买最便宜、有味道、顶饱的红豆面包。

    见李毅点了点头,保安大爷握住木棍,敲了敲地面,皱起眉头。

    “你这家伙,总是假客气,我给你的锻炼方法可是比肉贵多了,怎么不见你拒绝?”

    “两者......不一样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读书人就是会假客气。”

    保安大爷摆了摆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他也习惯了:“对了,你的包看上去挺沉的,你先回去放一下吧,收拾一下,换个宽松一点的衣服,然后待会下来和我一起锻炼?”

    “可以。”

    目送着李毅上楼,保安大爷收起脸上亲切的笑容,面无表情地解开新来的两只狗的狗绳,在它们的抗拒下,一手一只提着它们的后脖颈进入了保安亭。

    狂吠的声音......

    剁肉的声音......

    热水沸腾的声音......

    东西丢入水中的声音......

    保安亭外的小黑竖起耳朵,感觉这些声音它有一点熟悉,不过怎么也想不起来,毕竟......它只是一条狗。

    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小黑坐起身子,用后腿扒拉自己的脖颈。

    左边挠一挠。

    右边挠一挠。

    挠了挠一阵,才感觉不是那么痒。

    保安亭里面的声音,也完全消失了。

    对于新来的两个伙伴,它并不是很喜欢,毕竟本来这块地盘就是它一条狗,现在要三条一起分,难受。

    不过主人又不是它,它不喜欢能咋样?它唯一能做的就是乘着这两只狗不在的时候,在它们刚刚待得地方......撒泡尿。

    小黑顺从着自己的本能,依次来到那两只狗待的地方撒尿。

    顺便......冲散了地上灰尘画出的一些它看不懂的符号——

    S

    O

    S

    尿完后,舒服了,小黑继续趴回地上,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

    夕阳的余晖,在它的身上染上了一层金色,看起来有一些神圣的模样。

    可是样子再神圣,它作为一只土狗,到饭点也是有点饿了。

    曾经......有一顿喷香的好饭摆在它的面前,可是它觉得那不是开饭的时间,饭和平时又有太多的区别,再加上内心不知为什么有些许厌恶,它就没有好好珍惜那顿饭。

    现在说不上后悔,毕竟它只是一只狗。

    啥时候开饭啊......

    曾经是什么......

    主人什么时候给喂饭......

    小黑的狗脑袋里闪过很多奇奇怪怪的念头,不过它都没有表现出来,毕竟它可是记得主人的教导。

    狗是不需要思考的,不需要理智的,只需要听主人的话。

    可是......

    不知道思考没有理智的狗,为什么要听主人的话?

    小黑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想不明白,那就睡觉吧,它只是一只狗,想不懂很正常。

    睡着了,就不会饿了。

    哒。

    哒。

    哒。

    高跟鞋击地的声,由远及近,让小黑支起耳朵坐了起来。

    它看到,一名身材高挑女子,身着和它毛一样油光水滑的......劲装,戴着高高的礼帽,太阳的余晖在她身后铺洒。

    右手掂着一枚钢珠,腰边挎着一个小袋子,走起来似乎有着钢珠的碰撞......

    见鬼!

    我只是一只狗,怎么会知道这些?

    还没等小黑反应过来它作为一只狗怎么会知道这些奇怪的内容,那女人就把手中的钢珠朝着空中一抛。

    小黑顺势抬起了头......

    钢珠在最高点的时候微微停留了一会,表面闪耀起跳动的电狐。

    接着,钢珠自由落体地下落。

    在落到合适的高度时,女人一挥手,拍击向钢珠。

    尖锐的破空声响起,小黑感觉自己的眉心一疼。

    啪嗒。

    似乎有什么从眉心滴落到地上。

    小黑低头瞧了瞧,是血。

    再望身后瞧了瞧,一枚钢珠带着些许血迹嵌入在了墙中。

    这时候......

    它是不是应该死了?

    这个女人看起来并不是很好惹的样子,小黑决定装个死,可是它的脖颈却感觉很痒、很痒、很痒......

    “嗷!!!”

    小黑的身体一下子鼓胀起来,脖子两边长出两颗肉瘤,这两颗肉瘤蠕动成型,成为了两颗狗头。

    可偏偏这两颗狗头却是长着人脸,一边是面容姣好的女人,一边是面庞坚毅的男人。

    两人的面庞是死寂,双眸空洞,流淌鲜红的血液。

    狗头扭转,对着女人,动作明显顿了一下,但很快,它们张开口,一股腐败的腥臭从中吐出:

    “次长!救我!!!”

    “不!!!次长,快,杀了我!”

    “......”

    女人面色复杂地看着身形长到两米高的巨犬,摘下别再腰间的小袋子,将其中的钢珠全部抛向空中。

    空中,出现了一张电网。

    “安息吧!”

    女人一挥手——

    砰!

    千疮百孔的保安亭,倒了!

    ——

    ——

    ps: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