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我只是比较理智 > 5、毫无用处
    人是需要休息的,但城市不需要。

    白天努力处理正经事情的人们,在晚上释放着独有的疯狂。

    凌晨4:47。

    杏子结束了自己的领舞工作。

    回到后台的她,没有第一时间去洗漱,而是查看了手机的记录。

    只有一条信息——

    “今天有点累了,你早点休息。”

    在这条信息上,杏子感觉到了久违的关切。

    不是那么热情,也没有过分疏远。

    淡淡的,很好。

    “可以约他一下。”

    想到这,杏子就编辑起了消息,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发出去。

    第一是这个时间点有些晚了,李毅应该已经睡下了。

    第二则是......

    杏子从自己的小挎包内抽出一张折叠好的纸,摊开——

    《病危通知书》。

    看着上面记载的内容,杏子呢喃道:

    “还是不联系好了。”

    没有必要因为自己的死亡,多给一个人带来伤心。

    杏子的时间,不多了。

    绝症,没有必要住院的那种。

    她这一生,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主城的花火舞蹈团里面。

    跳舞......

    跳舞......

    跳舞......

    跳舞,是围绕着她生活的全部。

    哪怕是在一次训练中脚踝受了伤,她也没有离开舞蹈团,只是从台前转到了幕后。

    她喜欢亲近舞台的感觉,哪怕不能亲自登台。

    可是在收到自己的《病危通知书》后,她想要登上舞台的念头,就再也压抑不住了。

    主城的舞台,不论大小,都不能去了。

    她知道,如果一去,各种小道记者,肯定会像是疯狗一样盯着她。

    不吮出骨髓不罢休的那种。

    标题杏子都已经给他们想好了——

    #折翼的白天鹅#

    #天才少女的陨落#

    #......#

    她悄悄离开了主城,来到了七号卫星城,找到了这里。

    虽然没有办法再次登上更大的舞台,但杏子想要自己最后的时光,是在舞台上度过的。

    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

    有爱,有恨,可以任性,可以不拘泥于别人的目光……

    被小瞧了就骂回去!

    被甩了就找个更好的气人……

    “咚咚咚。”

    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杏子的思绪。

    “进。”

    门把手被拧开,俱乐部的老板打开门,站在门外。

    在他的身旁,站着一名身着纯黑燕尾服,戴着高礼帽的长发女子,看起来英姿飒爽,唯一有一点违和的,是她胸前挂着一只粉红色的翻盖手机。

    “你可以走了。”

    “好的好的,您慢聊。”

    俱乐部老板本想对着杏子说一些什么,但被长发女子看了一眼后,就弓着身快步离开。

    哒、哒、哒......

    长发女子进入房间,随手关上。

    “您是?”

    杏子站起身,有些疑惑地问道。

    “陈馨小姐,我是谁不重要。”

    “你怎么知道我真名的?是我爸妈让你来找我的吗?”

    杏子的脸色有一些不太好看,她不想被带回主城,不想把生命的最后时间留在医院的病房里。

    “不不不,你的父亲和母亲可没有权利使唤我,我只是单纯地来找你,不要激动,坐下吧。”

    长发女子的话,给人一种别样的安定感觉,让杏子下意识地服从了她的安排。

    “在我们正式谈话之前,我想给你看一张死亡报告。”

    死亡报告?

    杏子微微皱起眉头,接过对方不知道从哪里抽出的死亡报告单。

    死者的名字,赫然是她的前男友,而他的死亡原因......

    奇怪?

    怎么和自己的病一模一样?

    “看你的表情,你应该是发现了问题所在。”

    长发女子身子前倾,两手交叉,食指的指尖抵着嘴唇,看着杏子低声道:

    “陈馨小姐,你应该听说过超凡者吧?”

    ......

    ......

    清晨的阳光被阻隔在了窗帘之外,李毅却是在7点的时候准点醒来。

    这有他有良好、稳定作息的功劳,更多的则是和他经常获得“理智+1”有关。

    这个眼前时不时出现的选项,应该是两三年前突然出现的。

    具体的时间,李毅记不清了。

    刚开始选项出现的时候,李毅以为自己得了精神病。

    为此,他去图书馆查找过精神病类的书籍,发现自己的症状,在书中都没有对应的病症。

    加之这些选项,并不会影响他的正常生活和视觉,他也就没有去看医生。

    看医生,要花钱。

    在适应选项的生活后,经过尝试之后,李毅发现选项一般都是出现三个——

    选择“选项一”,获得的奖励都是稳定的“厄运+1”。

    选择“选项二”,获得的奖励也是厄运,不过起底是“+100”。

    选择“选项三”,获得的奖励一般都是“理智+1”。

    经过不完全统计,每当厄运+100,李毅就会碰到一件倒霉的事情。

    有时候是踩到了一块积水的石板,把鞋子给弄湿了;

    有时候是遇到醉鬼,上前帮忙不由分说被骂一顿不说,还把自己乱呕吐;

    有时候是遇见垃圾工程塌方、有时候是遇见共享单车链条卡住、有时候是突然停电,正在编辑的电脑文档没有保存......

    总之,倒霉的事情防不胜防。

    就像是昨天,在选择了一次选项二后,他还没来及观察四周,瞧瞧从什么地方会出现倒霉的事情,他好好的衣服就脏了......

    而每次获得“理智”的奖励,李毅就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好上一分,尤其是遇见公司裁员、倒闭、碰见垃圾人的时候,获得“理智”的奖励效果更明显。

    所以在生活中碰到选项出现,李毅都是优先选择“选项三”,获得“理智”。

    “理智”让他哪怕在很累的时候,也会保持锻炼,哪怕很想去网吧玩个游戏,也会优先看书学习,哪怕想要奢侈地吃一下喷香的烧烤炸鸡,他也会选择吃一些不那么重口的食物......

    “理智”让他能够冷静地做出对自己最好的选择。

    选择后,不纠结,不彷徨。

    除此之外,“理智”毫无用处……

    刷牙、洗脸、给自己煮了两个水煮蛋和半截玉米,就着热水当自己的早饭。

    换好衣服,整理了一下背包,李毅出门了。

    从起床到出门,整个过程不超过20分钟。

    下楼到了小区门口,远远就瞧见,保安亭的小黑正冲着一个女人狂叫着。

    “汪!”

    “汪!”

    “汪!”

    女人看样子有些害怕,想要出小区,但又有一点不敢。

    看起来,她应该是刚刚搬来的,常住小区的,小黑都不会凶的。

    【选项一:狗狗是人类的好伙伴,你应该告诉对方,这只狗狗不会对她怎么样,只是叫得比较大声而已】

    【选项二:呀呀呀,这世界上居然有人会害怕可爱的狗狗,你应该好好问问对方,她的胆子怎么会这么小,大胆地讽刺她】

    【选项三:你应该像平常一样路过】

    李毅从女人的身旁走过......

    “那个,你能带我一下吗?”

    女人瞧见李毅,像是看见了救星,赶紧向他求助。

    不过李毅并没有理会对方。

    女人咬咬牙,跟上了李毅。

    “汪!”

    “汪!”

    “汪!”

    李毅感觉小黑有点吵,看了它一眼,冲着它问道:

    “能安静一点吗?”

    小黑是保安亭保安养的狗,能听懂人话。

    听见李毅的话后,它赶忙夹紧了自己的尾巴,缩回了栓绳下面趴着。

    【理智+1】

    “哇!你好厉害啊......”

    女人看了看李毅,再看了看蜷成一团的小黑,忍不住赞叹。

    可是一转头,李毅已经走远了。

    “9号,你的‘偶遇任务’已经完成,离开,不要再与目标有所接触。”

    听到耳麦里的声音,女人的目光从李毅身上收回,低声道:

    “9号收到,这就离开。”

    说着,女人从挎包中掏出一袋零食,冲着小黑晃了晃。

    小黑龇了龇牙,但没有叫出声。

    它的狗脑袋不知道怎么搞得,清楚地认识到——

    叫,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既然解决不了问题,那还不如不叫。

    不叫又感觉不对,毕竟眼前这女人身上有着让它感觉不详的气息,既然如此,那就龇牙好了……

    “没意思呢,再叫,我就把有理由把你做成零食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