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650章 程三郎人不太靠谱,但是医术和厨艺还是很靠谱(今天大封推啦)
    既然你经常读书,为什么要加个点字?到底你特么是经常读书还是只读一点?

    李世民看着这货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差点就忍不住吐了句槽。

    好在大唐皇帝陛下维持住了在臣子面前基本的体面,呵呵一乐,没再搭理这个厚脸皮。

    身后边的一干文臣都在频频撇嘴,武将则是冲这位大唐军人的表率翘起大拇指挤眉弄眼。

    “程卿,你们程家的祖上真是诗书传家?”已经将程处弼唤到身畔相伴的李承乾忍不住小声地询问道。

    程处弼的脸色有点发黑,但还是很矜持地点了点头。“这是自然,我们老程家的祖上,全是文官。”

    “也就到了我爹这一辈才弃文从武的。”

    噗嗤之声在前后左右此起彼伏,程处弼直接就心态炸裂,气的都想打人。

    “你们啥意思,不相信,那你们也做首诗给程某品评一二。”

    “看看是你们行还是我们程家人行?”

    刚刚那些努力控制情绪的一干官员都不禁一脸黑线,纷纷侧目看向这个一脸不甘示弱的程三郎。

    李承乾强忍住差点抽筋的肚皮,赶紧岔开话题,总算是避免了一场小规模冲突。

    很快,大部队开进了渭城大营之中,大唐皇帝陛下在渭城大营之中,亲切地接见了那数万大唐精锐。

    并且还发表了一篇激情四射的演讲,可惜程处弼对于文言文的听写不及格,只觉得一般般。

    毕竟,激励人心的演讲,最好还是口语化,再加上激情澎湃的肢体语言更能打动人心。

    这让程处弼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领导讲话。

    学校抓获了一批早恋、抽烟和在宿舍里偷用电器的同学。

    然后,校教导主任赤急白脸地手舞足蹈,咆哮连连的学校十不准。

    令程处弼等一干站在最前排的学子,顶着一脸的唾沫星子深感震撼。

    咳……略过闲话不提,大唐皇帝陛下的气场当然要比校教导主任强大得多。

    随着大唐皇帝陛下讲话完毕,数万将士那声震百里的大唐万胜之声,震天动地。

    不论是文臣还是武将,年老还是年轻,也都被那激昂的怒吼声给搅得人心激荡不已。

    #####

    讲话已毕,一干将帅的任务当然还没有完成,臣工之间相互寒暄道别。

    还得等着大唐皇帝陛下跟将军们表示亲切地慰问。

    很满意自己临场发挥十分良好的李叔叔心情此刻份外地愉悦,笑眯眯地站在那里昂然四顾。

    就在此时,长孙无忌突然笑眯眯地环顾左右道。“诸公,今日大军开拔,远赴吐谷浑。”

    “虽为军旅远行,但我等既然随陛下到此,相送同僚,是不是也该表示表示?”

    看到长孙无忌开口,李世民两眼一亮,击掌笑道。

    “哈哈,爱卿言之有理,朕犹记得,前些日子,那程三郎所诵的《送兄长牛韦陀西出长安》。”

    “这首送别诗,至今犹是记忆犹新,听闻这首诗,已经传到了长安周边诸道州去了都。”

    “陛下所言甚是,正因如此,我等身为陛下身边谋臣,焉能不知耻而后勇?”长孙无忌嘿嘿一笑。

    “今日臣也准备了一首,以贺我大唐大军西征扬威海外……”

    长孙无忌这位国舅爷一出手,大唐的一干文臣,又有哪个乐意甘于人后。

    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长孙无忌有能力,可并不代表你就才华胜得过我等。

    很快,一干文臣摇头晃脑地开始在渭城大营之中挥袖甩袍,长吁短叹,悲春伤秋。

    一干将帅满脸黑线,这特娘的嘛意思?这可是军事重地,杀气冲霄的大营所在。

    你们这帮子文人能不能要点脸,想要作诗,赶紧滚到营外去叽叽歪歪去。

    不过,一干将帅内心疯狂吐槽,可是眼瞅着大唐皇帝陛下却是一脸陶醉,摇头晃脑状。

    实在是不好动手撵人,只能黑着脸瞪着眼,恶狠狠地瞅着那帮子在军营里跳骚的文臣。

    粗通文墨,犹记得去年重阳佳宴,生生被挤兑出来去大庭广众之下作了一首顺口溜的尉迟恭顿时不乐意了。

    左右一瞅,赶紧拉了一把正在跟一票前来送别的袍泽吹牛打屁的程咬金,朝着那边努了努嘴。

    “老程,你乐呵个啥?没瞅见那帮子文诌诌的玩意又在砸场子?”

    “哎哟?果然不出某家所料,哈哈哈……”程咬金一扭头,看到了那边的情形,不由得一乐。

    李绩抚着长须,拿胳膊肘顶了顶程咬金怂恿道。

    “怎么的,莫非老程你已经有了腹稿,准备到陛下跟前去现把眼,震摄下那帮子家伙?”

    “我说世绩老弟,你可是咱们哥几个里边,自诩博览群书的文化人。

    上次我跟老尉迟已经出马,今天该你了,赶紧。”

    “滚,老子可没那么厚的脸去丢人现眼。”没想到怂恿失败的李绩,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这个厚脸皮。

    那边,在一干文臣已经炒起了气氛之后,李世民也在一众臣子的怂恿声中,清了清嗓子来上了一首。

    顿时惹来了满堂喝彩之声,让大唐天子越发地显得荣光焕发,朗笑连连。

    就在这个时候,长孙顺德突然一乐。“陛下,那不是程三郎吗?”

    “先前的重阳佳宴,这小子一首《长安贞观八年九月初八两仪殿重阳佳宴赋菊》。

    可是赢了诸公,得了陛下与上皇的采头。”

    “今日既然这小子也在,倒不如让他也来试上一试。

    也算是让我等再好好的欣赏一下文武双全的老程家第一才子的才华。”

    褚遂良笑眯眯地抚掌而赞:“顺德公言之有理,陛下,臣那日输了一阵,可是犹自不甘……”

    李世民不禁乐了。“你们啊,一帮子长辈居然还如此,也罢……”

    李世民目光一扫,就看到了程处弼程咬金父子俩正蹲一块,干脆就抬手示意。

    “走,随爹过去瞧瞧。”程咬金一拍老三的肩膀,示意程处弼跟上,朝着被一群文臣簇拥着的陛下走去。

    “臣见过陛下,见过诸公……”程处弼很是规矩老实地恭敬行礼。

    李世民颔首一笑。

    “程三郎,今日我大唐数万精锐出征吐谷浑,一干臣工,纷纷踊跃以诗赋相和。”

    “不知你可否有佳作贺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