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鸾凤长吟 > 第四十九章 死牢
    死牢内,空气中弥漫着霉味血味以及人体的肉味混合在一起的恶臭,每呼吸一口都会令人忍不住地干呕。

    黑砖堆砌的墙壁之上依稀可见干涸的血迹,脚下的一堆枯草上若看的仔细,亦能发现无数小虫正穿梭爬行。一根根坚实粗壮的铁柱打造的牢门,丝毫不给人任何逃脱的希望。

    牢房外面挂了盏油灯,孱弱的光被黑暗的砖墙所吞噬,只留下微微一缕晕黄,使阴森的地牢显得更加诡异和恐怖。

    牢房中的光线不会随着月升日落而发生变化,被关在这里的人根本不知道外面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他们的生命从进到这里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冻结。

    这里是一个人间地狱,唯一与地府不同的是,看押他们的是人而不是鬼。

    一个瘦小的身影缩在牢房的角落里,身上穿着黑色囚衣,披散的长发垂在脸颊两侧盖住了本就消瘦的脸庞,在昏暗不明的光线下就像一个隐形人,让人很难发现她的存在。

    赤璃将头埋进膝盖里,却依旧阻挡不了那无孔不入的恶臭钻入鼻腔,而这股恶臭里的一部分是属于她自己的。角落里的干草堆里有她的尿液和粪便,一个时辰之前她就像牲口一样蹲在地上排泄……

    铁栏外放着的破碗里的饭她没有动,不用看也知道里面一定有虫子在爬。她宁愿饿死,也不要再体会刚才那种比挖心还要令她痛苦的折磨。

    这里能摧毁人的意志,撕掉人的自尊,将人皮剥个干净与人间隔绝,就像是阴阳两界的隔层,她经常能听见细微的啼哭和不知哪里传来的私语,活人和死人共处一室,谁也不妨碍谁,谁也不怕谁。

    对面牢房里躺着的那个人不知是死是活,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动弹。如果他真的死了,倒也是种解脱,终于能离开这个人间炼狱。

    叶国这个阽危之域甚至比江湖还要险恶,短短数月她已无数次的与死亡擦肩而过。

    赤璃不禁怀疑,在萧王府那三年安逸时光是不是用如今的磨难换来的。

    萧无惑,如果可以重来,我绝不会跟你回府。

    “放我出去啊……我是冤枉的……”

    “哈哈哈哈……老子是姜子牙转世……你们这帮妖孽还不放我出去!”

    “呜呜呜呜…”

    隔壁的疯子每天都会不定时地嚎叫,回荡在地牢里的绝望哭喊比每日送来的酸水馊饭更让她无法忍受。

    赤璃紧紧地捂住耳朵,却无法将噪音隔绝。

    她听见远处传来钥匙晃动的声响及杂乱的脚步声,抬眼望去只见两个狱卒正拎着酒肉朝她走来。

    此二人一胖一瘦,胖子满面油光脑大脖粗,腿如橡木腰似水缸,走起路来全身横肉坠颤像一坨行走的猪肉。瘦子形销骨立脊背略有佝偻,被身边的同伴一衬托像个没有发育好的孩童。

    到是眼里的淡漠风霜出卖了他的真实年纪。

    两人在她牢房外的木桌边坐下,空气中的的恶臭丝毫不影响他们的胃口,对着烧鸡肥肉大快朵颐起来。

    酒过三巡,胖子扭头看了眼牢房里的女人,狠狠咬了一口烧鸡满嘴冒油地道:“这小妞模样还挺俏……”说话时,一双被肥肉挤压成缝的小眼里闪烁着肮脏的欲望。

    瘦子将腿翘在椅子上提起酒壶灌了两口:“你这老毛病又犯了,碰这里的女人你也不怕染了晦气”语气中虽有些鄙视却也没有阻拦的意思。

    胖子便放下手中的烧鸡搓了搓油腻的手坏笑一声:“老子的裤裆不怕晦气!”说话时他已掏出腰间的一大圈钥匙,朝牢房走去。

&
第四十九章 死牢(第1/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