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微醺 > 第84章
    第84章   

    12月26日,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谢淮至今为止还没能忘记,五年前的今天,他拿到结婚证时的狂喜。

    尽管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但偶尔回想起来,谢淮还是会有一丝不真切的感觉。

    秦婉的出现太突然了,就像是有人硬生生地撕开了他黑暗的世界,踏着耀眼的阳光,将他拥入了怀中。

    自从遇见秦婉之后,他感受到了这辈子从没有经历过的快乐和满足。

    因为太过美妙,所以才会一度觉得这是一场梦。

    他们极少过什么纪念日,因为谢淮也知道,秦婉是个并不注重仪式感的人,根本记不清这些乱七八糟的节日。

    更何况,以秦婉的身份,注定不能像普通人一样,给予他丰富的时间。

    这件事,秦婉也说过了,这是他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谢淮并不后悔,因为他知道,有时候秦婉比她承受地要更多。

    承受他的敏.感,承受他的阴暗,承受他有时莫名其妙的情绪……   

    现在想来,谢淮都不免对秦婉感到有些惊叹。

    他看过许多网上的案例,因为某一方患有抑郁症最终坚持不下去的情侣有很多,大半都是因为伴侣实在承受不住对方的偏执和阴暗。

    乐观是会感染人的,悲观也一样。

    但不可否认的是,秦婉一直是一个内心强大人,不管他怎么迷茫,她总能拨开他眼前的迷雾。

    每当他开始自卑或者不安的时候,秦婉都能给他强而有力的安全感,她似乎从没有迷失过方向,仿佛只要跟着她走,就不会有任何差错。

    最开始选择炒股和投资的时候,谢淮便想,自己一定要成为一个优秀的人,足以能和秦婉并肩,足以能成为她的依靠。

    可如今,程风游戏公司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游戏公司,他名下投资的产业也已经不计其数,认真清算下来并不会比秦婉的身家有半分逊色……   

    可尽管如此,他对秦婉还是有一种依赖,就像是已经刻在了灵魂深处那般。

    他是她的臣,她是他的主,是不管时间和空间怎样推移,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谢淮有时也会唾弃这样的自己,却又任由自己不断沉沦。

    没法挣扎,也不想挣扎。

    他离不开秦婉,而他相信,秦婉也不会离开他。

    结婚纪念日的事情,谢淮并没有和秦婉提起,以前也没有主动说过,所以在那之前的四年,他们从没有过什么结婚纪念日,因为秦婉这个满脑子都只有工作的工作狂根本就记不住。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她还记得他和儿子的生日,虽然从不会大操大办,但都会准备些礼物。

    她忘了自己的生日,却依旧还记得他们的,这让谢淮有些哭笑不得。

    三天前,秦婉出差飞到了国外,两个人整整有了七个小时的时差。

    谢淮不敢去多打扰她,知道她工作忙,每天连休息的时间都少有,他又怎么能让她再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来陪他。

    他们已经结婚五年了,在前段时间复查的时候,顾远也说自己的症状已经缓解了很多,但谢淮明白的,尽管他的抑郁症治好了,可对秦婉的偏执却半点也没有消减。

    顾远说,这不是病,只是每个人爱的方式不一样。

    可谢淮却觉得,这就是一种病,以爱为名的病,一辈子都不会痊愈。

    五年了,明明无时无刻都在劝自己应该成熟些,可他却没有半点长进。

    外面正在下雨,男人站在了玻璃窗前,看着窗外带着几分朦胧的夜景,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几分惆怅和冷意。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或许是岁数大了之后,人也开始变得矫情了些。

    不提醒秦婉结婚纪念日的是他,不想给她添麻烦的人也是他,结果这会儿又在心里暗暗期待着什么,作得要命。

    那头,正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的怀宝偷偷瞄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谢淮,半晌后突然叹了一口气,稚嫩的小脸上露出了一副‘故作深沉’的表情。

    自从那日妈妈出差之后,自家这讨厌爸爸就一直闷闷不乐的,平日里连和他作对的次数都少了许多。

    怀宝虽然现在还小,但是对人的情绪变化却也很敏.感,虽然谢淮这些天来一直都表现地和以往没什么差别,但怀宝就是能感受到他的低落。

    起初还以为自家爸爸是生病了,心里还急了许久,可在前天偷看到爸爸妈妈的结婚证时,怀宝这才恍然大悟。

    前天晚上,怀宝刚刷完牙出来,就见自家老爸坐在床头一动不动,手上还拿这些什么,等他凑近一看,才发现是两本红色的本本。

    怀宝不傻,认得上面的字,知道这是爸爸妈妈的结婚证,在他看见证上印的登记时间时,小脑袋瓜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爸爸妈妈的结婚纪念日好像就要到了,但妈妈却还在国外出差。

    怀宝不懂结婚纪念日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但类比了一下自己的生日,怀宝顿时就能体会到了讨厌爸爸的心情。

    如果妈妈没能在他生日的那天来陪他,那他肯定也会非常非常难过的。

    而这几天,自家爸爸的表现似乎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连胡萝卜都不逼他吃了,这简直都快要把脑子给难过坏了!   

    想到这里,怀宝趁着自家爸爸不注意,又偷偷地跑到了客厅里,悄咪咪地拿起了自己的电话手表……   

    .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乌云里偶尔还响起一阵沉闷的雷鸣,不免让人觉得有些心慌。

    谢淮站在玻璃墙旁许久,烦乱的心绪竟是半点也没有得到缓解。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和秦婉呆在一起学的习惯,每次心情烦闷的时候就会站在这儿看看风景,以往这招是百试不爽,可偏偏今天却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

    都怪这该死的天气……   

    男人皱了皱眉头,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点开了微信。

    秦婉的消息停留在了12个小时之前,那时她那边是凌晨三点,谢淮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觉,所以又叮嘱了她要好好休息。

    三个小时之前,他给她发了消息,问她有没有醒,但对方至今为止还没有给他回复。

    这会儿她那儿应该是下午了,照理来说也应该醒了,但或许是在忙还是怎么,秦婉并没有回他的消息。

    嘴角微微一压,心中那些阴郁的心情越发浓厚了些。

    他想,他应该是又要吃药了。

    在顾远的建议下,他已经断了一个月的抑郁药。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也没什么复发的迹象,可今天却有些不受控制了起来。

    把手机重新掏回到了兜里,谢淮一转身就对上了自家儿子那圆溜溜的大眼睛。

    将眉眼间的寒气压下了几分,谢淮一边抬步往沙发的方向走去,一边开口道:“怀宝,九点多了,你应该睡觉了。”

    以前这个点,怀宝早就自己去洗手间刷牙了,可今天却不知为何,还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看的还是他先前吐槽过好几次的小猪佩奇。

    “我不要!我还不想睡。”

    怀宝说着,撇开了自己的小脑袋,摆出一副极为‘强硬’的姿态。

    “你明天还要上学。”

    男人的语气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味道。

    在谢淮看不见的地方,怀宝的眼珠子一转,紧接着又开口道:“我等播完了就去睡,不然我会睡不着的!”

    谢淮看了一眼电视上两只粉红色的猪,随后挑了挑眉,“你不是说这个是傻子看的吗?”

    怀宝顿时语塞,脸上出现片刻僵硬,紧接着两颊顿时泛起了一阵绯红,气呼呼地反驳道:“我没有!你胡说!”

    看小猪佩奇这事儿并非怀宝心中所想,谁叫这个点,儿童频道只放小猪佩奇呢!   

    谢淮并不理会自家儿子的‘胡言乱语’,这会儿直接极为霸道地关掉了电视,抬手就准备将怀宝给抱去洗手间。

    怀宝像是察觉到了自家老爸的意图,连忙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躲开了自家老爸的咸猪手。

    谢淮今天的心情本就不怎么美丽,这会儿见怀宝还不听话,表情顿时冷了下来,开口时的声音仿佛夹杂了冰霜,惹得整个客厅的温度骤然冷了几分……   

    “秦怀安!”

    屋外还下着瓢泼大雨,配上男人阴沉的表情,让怀宝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

    怀宝呆在了原地,对上了自家老爸黑沉沉的视线,半晌后终是低下了自己的小脑袋,闷闷地说了一个‘知道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公寓大门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阵动静……   

    怀宝的眼睛一亮,猛地转头,而谢淮也皱了皱眉头,抬眼往玄关的方向看去。

    ‘滴滴’两下,大门应声打开——   

    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谢淮的眼前。

    “妈妈!”

    安静的客厅里响起了怀宝的惊呼声,而男人却是完全呆在了原地,整个人就像被定住了一样。

    周围的景色逐渐消散,唯有女人的身影在眼前越发清晰……   

    秦婉?

    !她不应该在出差的吗?

    !   

    终于等到了妈妈,怀宝在看见秦婉的那一刻,便迈着自己的小短腿,飞快地往大门口的方向跑去。

    秦婉刚放下行李,大腿猝不及防地一紧,入眼地便是自家儿子抱着她的腿,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

    嘴角微微一勾,一路赶来的疲惫也在此时骤然消散。

    外面因为下着大雨,秦婉这会儿的身上也沾了几分湿气,但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弯腰一把将怀宝抱了起来,紧接着又看向了依旧呆在客厅中央的男人。

    “傻了?”

    女人笑着开口道。

    下一刻,男人猛然回过了神,脚步飞速往秦婉的方向走去,直接将秦婉给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你怎么在这儿?

    你不是在英国吗?

    不是说好要明天才回来的吗?”

    一连串的三个问题让秦婉有些失笑,也不知道该回答哪一个。

    怀宝被夹在了两人的中间,顿时有些挤得慌。

    讨厌爸爸看到妈妈心情太激动,搂得那叫一个紧,都快把他的肉肉给挤扁了。

    但是一想到讨厌爸爸前几天的状态,这会儿也只好委屈了一下自己,没有打扰两人的相会。

    “我回来你不开心?”

    秦婉说着,语气里带着几分笑意。

    “开心,怎么会不开心!”

    搂着秦婉的手又紧了几分,怀宝脸上的肉顿时又被压扁了一些。

    男人紧贴着秦婉的耳廓,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在秦婉看不见的地方,眼眶竟是红了大半。

    “我真的快要开心死了……”   

    秦婉眼中的笑意又柔和了几分,先前弥漫在客厅里的寒意渐渐消散,因为有秦婉的存在而开始回温。

    “谢淮,结婚纪念日快乐。”

    男人的耳边传来了女人轻柔的声音,像是夹杂着这世界上所有的美好,将他这些天来笼罩在他心头上的阴霾尽数驱散……   

    她真的,是他的光啊。

    谢淮的身躯微微一颤,几秒后,骤然松开了秦婉。

    不等怀宝喘口气,咯吱窝突然一紧,自己就莫名其妙地被抱回到了地上,下一刻,一只温热的大手直接捂了上来,夺取了他所有的视线。

    “啊!爸爸!你放开我——”   

    在怀宝的挣扎声中,男人低头吻住了女人的唇,带着多日的想念和疯狂,似是想要通过这一个吻,传到她的心里。

    秦婉微微一愣,最终轻轻地搂上了男人的脖子,回应着他所有的炽.热。

    —你终于来了。

    —是的,我来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