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还真有这么有原则的系统 > 第七章 九家巷子一群羊
    从小区里出来,杨路还有些懵。

    五百,居然也收?

    最无语的是,何仙姑大方的把剩下的钱,转让给杨路了,至于能不能收回来,就看杨路自己的本事。

    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九十九万九千五和五百?这叫平分?

    肯定没这么简单。

    或许,那个被抓的女鬼,也很值钱,至少,超过一百万。

    这娘们,欺负我不懂行。

    心中嘀咕,杨路却也没有表示。

    毕竟啥也不懂,能遇到一个专业的,还能扯上关系,已经是意外的收获了。

    这以后常走动,肯定能遇到很多类似的事,到时候,就是自己薅羊毛的时候了。

    你以为你赚了,可哥们,永远不亏。

    “小杨,你住哪儿,要不要我送你?”来到一辆面包车前,何仙姑笑呵呵的看着杨路。

    那模样,满面红光,哪有损失一百万的样子,反倒像是中了五百万一样。

    杨路笑道:“不用麻烦大师了,我自己可以回去,等明儿我再上门拜访,大师不嫌弃就好。”

    “当然欢迎,都是同道中人,咱们这一行在这临夏,也没有多少,能多一个人交流,也是幸运。”何仙姑很和气。

    “那就多谢大师了。”

    “好,时候不早,我回去还有事,再见。”何仙姑说着上了车,很快启动,离开。

    杨路看着面包车的背影,默默感知另外一个收获。

    “叮咚:你得到了王真帅的感恩,奖励写作。”

    “叮咚:写作,次级天赋能力,手下妙笔生花,泡妞也能养家。”

    感知着能力的作用,杨路很无语。

    我连班都不想上,还想让我去写作?听说网络小说作者都又肥又秃,还赚不到钱,这能力对我来说,有鸡儿用啊?

    哎,这且不说,那一百万能不能收到,希望也很渺茫啊,什么左断手,一听就是扑街作者,还一百万,赚一万都费劲吧你。

    也罢,至少女鬼给了我安慰,一阴指这个能力,相当于自己多了个攻击能力,以后再遇到妖魔鬼怪什么的,至少自己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了。

    而且最大的收获,就是羊毛大腿何仙姑。

    打定主意了,九家巷子一定要勤去,就跟上班一样,早九晚五不双休,能逮着一只羊,必须往死里薅。

    美滋滋的叫了滴滴,杨路也回家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上午八九点,杨路自然醒来,伸展懒腰,神清气爽。

    人生啊,短短几个秋,结果少年读书,成年上班,老年还要带娃,这一辈子下来,根本没有多少属于可支配的自由时光。

    所以有句话叫,生前何必多睡?死后自会长眠。多扎心啊,只要活着就必须付出,太难了。

    好在哥们现在有了外挂。

    只要惩恶扬善做得好,三五年后就养老。

    现在,为了养老,奋斗吧,奥利给。

    简单洗漱,下楼吃早餐,然后叫了滴滴,直奔九家巷子。

    何仙姑或许也想不到,我所谓的拜访,就是把她家当班上。

    但没办法,谁让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专业人士呢,不薅你薅谁?

    临夏虽然只是个三线城市,但还挺大,光市内就有三个区。

    九家巷子正好在另外一个区。

    杨路到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第一眼看到九家巷子,就是破。

    这是临夏的LC区了,居住这里的,最少也是三代传承,各种建筑都带着时代的特色,尤其是九家巷子。

    这里是一片老院子组成的街区,家家户户都类似,前面是门面,后面是住处,是老一辈人喜欢的生活环境。

    然而现在,富婆啊!

    杨路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样。

    这里的院子,最少都是二百平打底,虽然是LC区,但城市不断发展,房价提升很快,这里哪怕便宜一些,要是拆迁了,也能赔不少吧。

    系统说,她有个女儿呢。

    念头一起,杨路立马抛弃。

    没出息,都是有外挂的男人了,怎么还能想着靠女人发家致富?这样得到的富贵,一点都不香。

    心中暗暗自责了几句,杨路就进入了巷子,顺着门面寻找。

    没走多远,杨路就看到了一张招牌。

    花圈,扎纸。

    看起来普普通通,也没有什么牛逼的描述,然而谁能知道,在这里住着一个能够降妖伏魔的高人呢。

    心中叹息,杨路走了进去。

    门店是开的,门口就摆着一些花圈,屋内还有些纸扎的电器,纸人,还有些纸钱,塑料花,香,工艺出品的金元宝等冥用物品。

    环视一圈,没看到人。

    杨路疑惑了。

    这门都开了,人去哪儿了?

    通过门店后门,进入了后院,这一进去,就别有洞天。

    先是一个院子,还不小,被整理的非常简洁干净,院子里还有一颗桃树,看起来有些年头,枝繁叶茂,不过没看到桃子,反而在树杈上看到了一条条红绳子,每一个红绳子都系了一个铜钱,安静垂落,看起来有些诡异。

    另外就是院子角落,还有一口井,这是几十年前才能看到的,如今早已被自来水取代。

    看井边还有水桶,怕不是这何大师,还在吃井水啊!生活这么讲究的吗?

    另外就是几间房子,同样没看到人。

    杨路疑惑的呼唤:“何大师,何大师在家吗?”

    没有回应。

    杨路也不好进去人家屋内看,真要没主人在,那成啥样子了?

    不过这里的布局,让杨路来了兴趣。

    略一沉吟,杨路丢了一个鉴定。

    “叮咚:目标锁定七个。”

    “姓名:桃秋秋,性别:雌,生龄:145,十年桃木,百年桃灵,可帮助。”

    “姓名:李小鱼,性别:雌,死龄:211,昔日鲤鱼精,如今变残灵,可帮助。”

    “姓名:张振,性别,男,死龄:78,行走江湖挨了刀,死后嘚瑟折了雕,可帮助。”

    “姓名:黄月兰,性别,女,死龄:32,生前坏人家庭,死后害人性命,可惩戒。”

    “姓名:白罗春,性别,男,死龄:21,为赌全家遭殃,不甘坏了心肠。可惩戒。”

    “姓名:扎纸神,性别,无。生龄:336,万千灵粹造化身,百年供奉方聚神,可帮助。”

    “姓名:斧霸,性别:无,生龄:2266,屠夫手中斩狗头,强者手中横着走,可惩戒。”

    鉴定过后,信息爆炸,杨路目瞪口呆。

    我这是闯进妖魔鬼怪窝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