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凤落朝天歌 > 第二折 破境(下)
    这避火诀的妙就妙在,它虽是一本基础功法,但却能成就修行之人最为重要——丹田之中的内丹。

    随着叶鸢寻这些日子的修行,她原本的作为凡人丹田中也在无形之中慢慢汇聚灵力,而墨骨所推算的时日,也便是形成内丹的时日。内丹一旦形成,叶鸢寻便算突破了修心,到了小登仙的境界!

    墨骨手中凝诀,一指点在叶鸢寻的眉心,随后散发出一缕光晕,光晕以眉心晕开,如同荡开的水波纹,缓缓在叶鸢寻周身形成一层纱衣,将叶鸢寻包裹起来。

    叶鸢寻原本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她感受着一股清和之力从眉心传来,渐渐地不再那么难受。她调整呼吸,沉心静神,将全部的精力都集聚在意识中那堵无形的高墙上。

    墨骨星眸一动,斑驳光芒闪烁,紧紧注视着叶鸢寻,仿佛能看破一切虚妄。

    他试图再探叶鸢寻体内,但感受到狐玉护主,很快阻挡住墨骨探视。墨骨只好收回探视,继续在一旁关注着叶鸢寻的动静。

    叶鸢寻不断尝试着击倒那堵高墙,频频动用神识,让她全身开始不断渗出汗珠。

    墨骨见状,立即与叶鸢寻相对而坐,握起叶鸢寻的手,源源不断地注入灵力,渡到叶鸢寻身上。

    叶鸢寻意识中感受着身体内灵力的剧增,再次聚齐灵力,再给一击,高墙轰然倒塌。叶鸢寻体内冲破束缚,瞬间舒畅安逸。

    不但如此,叶鸢寻只觉灵识中一片空灵,整个身体就像蟒蛇蜕皮一般,退掉了一层厚厚的外衣,让人倍感轻盈,如同春日暖风透入心扉。

    叶鸢寻豁然睁开眼,双眸如星辰闪耀,划破虚空,洞穿幽冥,她的秀发被未收起的灵气舞地飞起在耳后,周身的气质若九天仙子。

    墨骨看得一怔,一时竟然也未反应过来。

    叶鸢寻睁眼便看见与自己对坐的墨骨,刚刚意识中也知晓定是他在一旁为自己护法助力,心下感激。

    眼眸不由落在手上,她的手因刚刚墨骨渡灵力的缘故,还被对方握在手中。她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手抽出,道了声谢。

    细细想来,自从入了仙界,虽然一直遭到同期们的羞辱,但也在受到一些人的照顾,例如逍遥古乐,再例如眼前的墨骨……

    叶鸢寻并非怨天尤人之人,谁也不是完美无瑕的,她不在乎那些冷嘲热讽,只觉人生能有几个知己足矣。

    听见叶鸢寻的道谢,墨骨这才回过神,尴尬地起身,负手背过身去说道:“你已至小登仙境界,功力也有了大大提升,比起修心境界就如跨过几座高山。若继续勤加修炼,假以时日便可舍离、造化、飞升至仙。”

    “什么!我突破到小登仙了?”墨骨话音刚落,叶鸢寻兴奋的像个讨要到糖葫芦的孩子高兴道。

    “不错,而且你丹田内已形成内丹。往后想要继续突破都与它相关。内丹对于修行者皆是关乎生命一般至关重要的存在,内丹无,则修行全废。”墨骨继续解释说:“你可以自己感受一下丹田的变化。”

    叶鸢寻闻言,微闭双眸,气沉丹田,果然感受到一股浓厚之灵气围绕在那颗小小的内丹周围。她心思一动:“若这样,我可能可以拿下那大赛的入门弟子之名额?”

    墨骨闻声回过身来,打量着眼前这个不过及笄之年的女孩儿,问道:“为何想争上一争那名额?”

    叶鸢寻惊诧,没想到墨骨会这样问,她垂下眼睑,看着地面,许久道:“自然有必须争上一争的理由。”

    墨骨一怔,似乎想到什么,岔开了话题,说道:“如此,自然还需有称手的兵刃才可。你难不成想着赤手空拳去与他人斗法?”

    经墨骨一提,叶鸢寻这才注意到,似乎很有道理,同期们都人手握有一柄兵器,自己若是两手空空就去大赛,必定拉不开这修为上的优势,于是犯起了愁。

    墨骨看在眼里,提醒道:“每座仙山都有委派的任务可以接取,完成委派任务便可赚取炼器的材料。离大赛还有些日子,你可以一边去接取任务,一边考虑自己喜欢什么兵刃。”

    叶鸢寻心中恍然,还是墨骨想的周到,但她之前却未曾听过还有委派任务这类事情:“你怎知委派任务的事,我都未曾听凌源师兄提起过。”

    “你初至小登仙境界,自然不知。这委派任务中,最低也得是小登仙境界才可接取。”墨骨解释道。

    “原来如此。”

    叶鸢寻再次打量打量眼前这人,虽感觉与当初登天梯初见时,不论气质还是周身的灵力皆与当初不同,但她看不透墨骨如今究竟到了何等境界,少说都要比自己高上两阶。

    突然心生羡慕,想到自己何时也才会有那般天赋和造化。

    莲风山,修习场。

    翌日,叶鸢寻早早起床,迫不及待地来到此间找到凌源师兄,想要打听一下那委派任务的地方具体所在何处。

    而来到平常弟子们修行的山脚,果然便是见到了凌源师兄的身影。此刻,凌源师兄正一脸冷峻的站在高台之上,而下方,则是苦不堪言的弟子们。

    看着他们大汗淋漓,狼狈不堪的模样,叶鸢寻不由得联想到逍遥古乐上次交代给凌源师兄的话。

    弟子大赛在即,即便平时懒惰惯了的一些人也早早地出现在了修习场内,阵阵习武练气之声传进叶鸢寻的耳朵里。

    叶鸢寻走近,观察到修习场中的各位,手里拿着各类法器,其中用剑者居多,折扇次之,也有不少其他样式的法器。

    凌源师兄在场内不时地指点着:“你,气息浮躁,心神不定,一会儿再加练一炷香的气息吐纳;还有你,用剑在巧在活,你的姿势太过僵硬……”

    凌源正在转身,刚好看到呆在角落的叶鸢寻,于是让大家都先按照自己刚才所说继续练习,神色稍缓,笑了笑抬脚往叶鸢寻那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