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凤落朝天歌 > 第一折 群嘲
    “叶鸢寻!叶鸢寻!”

    花琳琅风风火火地出现在叶鸢寻住所门前时,叶鸢寻正捧着逍遥古乐给她的那些古籍认真地看着。

    自从境界升了几阶后,不知是否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读这些古籍,也没有当初刚看时那么晦涩难懂了。而正被握在她手里的这本,也就是最后一本没有看完的古籍《灵气录》。她原本打算今日看完后,便去还给逍遥古乐。

    哪知花琳琅刚走没多久,不知怎么又来了。

    当叶鸢寻打开房门,发现花琳琅的背后居然还站着一个人,那个让她感到熟悉的人。

    花琳琅和墨骨从仙书阁离开后,花琳琅便匆匆拉着墨骨来到了风之仙山,要将刚刚得知的弟子大赛的事情告诉叶鸢寻。墨骨虽无奈,却也不得不跟了过来。

    “你们……”叶鸢寻没想到这两人怎会一同出现在自己的门前。

    “哎呀!别管我们了,刚才碰见了,不过不重要,我之所以折回来是有因重要的事情告知与你。”花琳琅走进叶鸢寻的房间,拉起叶鸢寻的手往屋里走。

    叶鸢寻知道花琳琅的性子,也由着她。于是给墨骨递了个让他进屋的眼神,便跟着花琳琅进了屋,好奇花琳琅究竟要跟她说什么重要的事情。

    “究竟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让你这么火急火燎的?”叶鸢寻将花琳琅摁在椅子上坐下,然后问道。

    此时,墨骨也已经走进了屋里。

    花琳琅抓起桌子上的紫砂壶给自己倒上一杯水,连喝了好几杯,这才继续说道:“我刚刚和墨骨从梓荇上仙那里得到消息,不久将举行弟子比赛。”

    “弟子比赛?”叶鸢寻听后眸光一闪。

    “对!弟子大赛,届时优秀者将被各仙主正式收归入门弟子,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花琳琅激动的说道,“叶鸢寻,你那么努力进入仙界修行,肯定有你自己非常重要的原因。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我想这次机会一定对你很重要!”

    “谢谢你,琳琅。”叶鸢寻感动道。

    “哎呀!我们是好姐妹嘛,这有什么好谢我的。”花琳琅摆摆手,有些害羞道:“你要是真谢我呀,就好好修炼准备准备弟子大赛吧!以后变厉害了,得罩着我。”

    “知道啦……”叶鸢寻笑笑,然后看向墨骨,有些疑惑地问道:“今日,你怎么得空也跟着琳琅过来了?”

    墨骨脸上尴尬之色稍纵一逝,解释道:“听说你受伤了,所以跟着过来看望一下。”

    “谢谢,已经无大碍了。”叶鸢寻客气同墨骨道谢。

    接着,花琳琅又同叶鸢寻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在墨骨有意无意的暗示下,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叶鸢寻的住所。

    送走了花琳琅和墨骨,叶鸢寻又拿起刚刚没看完的那本古籍继续看了起来。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叶鸢寻将古籍合上,她终于将所有的古籍都看完了。心中想着花琳琅告知她的事情,转头又看了看堆在床边的一摞书,她眸光闪了闪,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心中有了计较,于是抱起那一摞书,出了门。

    经过上次凌源师兄引路,叶鸢寻绕着梅林,一路东上,不多时,便到了寒梅殿。

    寒梅殿的小院中,梅花依旧盛开如初,满院的落梅,清香阵阵。

    叶鸢寻刚要踏进去的步子顿了顿,她看见不远处,逍遥古乐正与梓荇上仙交谈着,一时也不好上前去打扰,便静静地站在门口处,欣赏这一处的绝景。

    逍遥古乐和凤幽说完事,见师妹的眼睛定在门口处,手里的酒坛子微微一顿,顺着她的眼睛便看了过去。

    只见一女子安静地立于梅树下,丝丝凉风吹过,撩起她的青丝,衣袂也被带起,虽身穿一身普通素白的弟子服,但丝毫掩饰不了她面容那一丝摄人心魄的美。

    逍遥古乐看得有些恍惚,似被强光晕上一圈光晕一般。

    凤幽将她师兄的反应看在眼里,几百年来,她从不曾见过清冷淡薄,矜贵高傲的师兄何时有过这样的表情。她心里虽有些小激动,但不好再打扰做那个闪闪发光的灯泡,于是说道:“师兄,我先回去安排事宜了。”

    “哦,好……好,去吧。”逍遥古乐这才回过神,右手握拳,举至唇边,轻咳一声回应道。

    凤落离去时的声响惊动了叶鸢寻的心神,她侧过身,向逍遥古乐的方向看过去,见后者正看着自己,于是抬足向逍遥古乐那边走了过去。

    逍遥古乐瞥见叶鸢寻手里的一摞书,心中了然,问道:“看完了?”

    “嗯,过来将这些还与你。”叶鸢寻托起手里的书,递到逍遥古乐的面前。

    逍遥古乐并未接过,嘴唇抿了抿,嘴角一扬,说道:“既然过来还书,还请放到它们原本所在的地方。”

    叶鸢寻白了逍遥古乐一眼,无语道:“我哪里晓得你从何处将它们翻出来给我的。”

    “无妨,你只需将它们放在你原本待过的地方即可。”逍遥古乐依然面不改色道。

    叶鸢寻无奈,想自己还有事情有求于他,不再计较。于是捧着这一摞的古籍,走进寒梅殿,放到了美人榻旁,然后回过头看向正倚在门栏边的逍遥古乐。

    “怎么,看来找我不止是还书这一件事?”逍遥古乐挑眉,饶有兴致地看着叶鸢寻。

    “此次前来,的确还有一事需求助于你。”叶鸢寻踌躇了一下说道,她早已不是那个心思婉转的闺阁小姐,说话更喜欢直来直去。

    逍遥古乐闻言,不答话,示意叶鸢寻继续说。

    叶鸢寻低头道:“听闻弟子大赛举办在即,我想做入门弟子,但也心知自己几斤几两,所以……”

    “所以,你想让我教你法术?”逍遥古乐接过话头,走进殿内,到了叶鸢寻的跟前,说道。

    叶鸢寻点头承认。

    “你从何得知弟子大赛的事情?”

    “朋友告知我的。”叶鸢寻不知逍遥古乐为何要问起这个,但也如实回答道。

    “哪个朋友?是那个叫墨骨的?”逍遥古乐瞥了叶鸢寻一眼,面色略沉。

    “是啊,墨骨和花琳琅。”叶鸢寻瞅了瞅逍遥古乐那突然阴沉不定的脸,心里犯起了嘀咕。

    ……这人今天是怎么了,有点怪怪的,又问道:“怎么了?”

    逍遥古乐眸光闪了闪,背过身去,说道:“没什么,我最近没空闲时间教你,你回去吧。”

    叶鸢寻没想到逍遥古乐竟然如此直接拒绝她,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逍遥古乐却抢先在她开口前走出了落梅殿。

    叶鸢寻看着逍遥古乐离去的背影,如此,她也不好再开口说什么了。

    二人一前一后地出了落梅殿。

    叶鸢寻心中低落,自己的修心境界在仙界中同期者比比皆是,若是短时间内不能突破小登仙的境界,要想争一争那入门弟子的名额,怕是比登天还难。她心下计较,就目前来看,只能日日随着凌源师兄一起好好修炼,再看看如何是好。

    于是,从那日起,叶鸢寻每日勤勤恳恳地练习,日复一日。周围的师兄们也发现了她近期的变化,更惊讶她是如何数月时间连进三阶到了修心的境界!

    人多的地方,就容易心生嫉妒。女人如此,男人亦然。

    这日早晨,凌源师兄回山,给大家带来了一个叶鸢寻早已知晓的大消息。

    很快,弟子大赛的事情在同期之间迅速地传开。

    叶鸢寻成长之快,大家也是有目共睹。同期修行者中,以知微阶段居多。一时间叶鸢寻成了众矢之的。

    此时,有个修心境界的同期,也不管凌源还在不在场,首先便对叶鸢寻发起了难:“这某人呐,消失了数月,也不知去了何处,原本不过初识境界,回来竟一跃和我等同为一阶,不知有什么秘术不同于我等?可否分享分享?”

    “就是,我看呐,指不定用的什么邪门歪道!”又有一人接过话,极为不悦的横眼看着叶鸢寻。

    凌源蹙眉,实在听不下去,出言制止道:“大家都是同门,何必伤了和气,都好好回去自行修炼吧。”

    “凌源师兄,你就是人善,别被有心人骗了去。依我看,某人就是不愿同我等修炼,才消失那么久闭门修行,如此,我们也不愿与其为伍!”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颇有修养的人站出来,说出的话竟也同前两人如出一辙。

    “对呀!对呀!”一时间,聚集的其他同期者,七嘴八舌的,却都是附和道。

    叶鸢寻心中微恼,眉头紧紧皱起,捏起的拳松了又紧。

    凌源正想再张口,眼角瞥到一抹淡墨色,立马拱手行礼。

    众人见状都不约而同的看了过去,有见过那人的也都傻了眼拱手行礼,连头都不敢抬;也有没见过那人的,见众人都这般架势,自然心中知道这位的身份怕是不低,也都纷纷拱起手行礼。

    唯独叶鸢寻一人,淡定的看着他缓缓走来。今天的气场,与她之前见的都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