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凤落朝天歌 > 第十二折 偷书(卷一完)
    “嗯,仙书阁由仙尊的师妹凤幽上仙掌管,是花之仙山重地,也是仙界重地。我见之前你和墨骨好像是认识,便想着来告诉你一声。”难得见到一向无忧无虑的花琳琅,能如此严肃。

    叶鸢寻心里泛暖,想不到这世间还有为自己着想的朋友,拉过花琳琅的手,感激地说:“谢谢你,琳琅。”

    短短数月的时间,墨骨对花之仙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花之仙山本不大,守卫也比起其他仙山少上许多。他对何处会有守卫,守卫们的换岗时辰他也都了如指掌。

    此时,墨骨独自一人,悄无声息地绕开守卫,再一次潜入仙书阁。

    据墨骨探查,仙书阁由梓荇上仙凤幽掌管。

    今日已是墨骨潜入仙书阁的第三次,前两次都因撞见梓荇上仙,不得已只能借以看书为由掩饰,最后无功而返。

    他反思自己的莽撞,思来想去决定欲行其事必先知己知彼。于是他以孝敬师尊为由,整日周旋于凤幽与书阁各位长老左右,将凤幽的作息规律摸了个透,是以才敢今日再来闯这仙书阁。

    仙书阁内仙界各类重要古籍皆放于此,与其说这里是仙界的百库全书,不如说是整个六界的史库。

    凤幽既然能够掌管如此重要之处,其能力也自然是不差的,除去她是花之仙山仙主的独女外,她也是仙尊唯一的师妹,六界皆尊称她一声梓荇上仙。所以对于凤幽,墨骨自然是不敢小觑她的。

    经过前几次的经历,墨骨已然将仙书阁的内部摸透。他从守卫鲜少经过的一处不起眼的窗户侧身翻入,脚尖轻点着地,四下看了看,随之将身后的窗架缓缓放下,抬步顺着一排排的书架,走向书架的最里面。

    他清楚的记得,在那里放有神魔大战秘卷,而几乎所有有关魔族的古籍都被放在这个若非特意来找,不然一点儿都不会被注意到的地方。

    仙书阁的书架是“回”形排列,入了阁内,墨骨向左拐,然后直走,至最里,仔细地在他熟悉的那书架层中寻找。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可他要找的那本却一直没有找到。他记得明明放于此处的神魔大战秘卷竟然不见了踪影。

    他心底一沉,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并不打算过多逗留,正转背想要离去。

    就在这时,凤幽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你要找的书可是这本?”

    墨骨一惊,眸光一沉,连忙转身,拱手弯腰行礼道:“梓荇上仙。”

    他低眉顺眼的看着自己的脚尖,以此避开凤幽探寻的眼光。

    凤幽如同往常那般恬然一笑,但墨骨依然听出了这笑中所带的那一丝清冷:“好巧。竟又遇见了你。”

    墨骨如何都没想到,此时本应该在仙主那处汇报山上弟子今日早课所学情况的凤幽,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被她发现了什么……他低着头,眸光变换着,见凤幽并无其他动作,便打定主意先按兵不动,见招拆招最为稳妥。

    凤幽等了许久,不见墨骨开口,又继续道:“你见着我也不用如此拘谨,我虽为上仙,但也未必向其他仙主那般顽固中庸。”

    “是。”墨骨心中辗转,想着计策,却表面不动声色。

    “为何你会对魔族之事有如此兴致?我记得好像前几次见你,似乎都是在寻魔族相关的古籍。”凤幽斜睨着墨骨,似是无意问起,看了看手中的古籍,语气依然不疾不徐,轻柔如棉。

    墨骨当然知道凤幽何意,沉思片刻,语气平稳道:“弟子有一好友名唤叶鸢寻,找魔族古籍也是因她被魔族连累,墨骨实在心急救友,又听其他弟子说起过,咱们这仙书阁是六界中的百库全书,故想着来此看能否找到解决之法。”

    墨骨想起登天梯的那日,他从第三层幻境出来时,叶鸢寻正与一人同出现在天梯第三层云台的上方,而他也看见叶鸢寻周身正发散出浓郁的魔气!此时,他为了自救,不得不拉出叶鸢寻来为他垫背。

    “叶鸢寻。”凤幽手托着下巴,思索着。她记得这个名字,正是师兄前些日子叫她去看望伤势的那个女孩儿。

    墨骨瞥见凤幽眼底那丝清冽褪去,因是信了自己的话,才继续道:“是的上仙,她现下正在风之仙山上修行。也不知她现下如何了……”

    凤幽没有看见墨骨那故作担心的表情,但想起那女孩体内的几股力量,确实有魔气的气息。

    她回过神,对墨骨说:“这里没有你想要找寻的古籍,她的事情目前你还无能无力,但是自然有人会帮她,你且安心修炼便是。”

    “是。”墨骨看见凤幽拿在手里的正是自己要找的那本,心中暗叹:自己若还想再拿必是困难万分。

    没有办法,现在也不能硬要。

    “你且回去吧。”凤幽摆摆手,吩咐道,“这里无事也不可再来。”

    “是,弟子明白。”

    墨骨虽是不甘,但为了避免凤幽再度生疑,不得不拱手退出仙书阁。但也就在墨骨走出仙书阁的那一刻,凤幽手里的书卷眨眼间燃成灰烬,先辈好不容易平定下来的六界,她是不敢有丝毫的纰漏,这份安定,她比谁都知道是如何的来之不易。

    从仙书阁出来的墨骨,正好撞上刚回到花之仙山的花琳琅。

    “墨骨!”花琳琅看了看墨骨身后的仙书阁三个大字牌匾。心想:他果然又去了仙书阁。

    花琳琅收回视线,问:“你怎会去仙书阁。”

    墨骨原本并不想回答,但听见身后动静,这才一改神态,故作忧心状,微微蹙眉道:“我也是担心叶鸢寻,故而来此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够帮到她。”

    “原来墨骨你也一直担心叶鸢寻呀!叶鸢寻知道了一定会开心的,果然,我就知道!你们肯定都将对方当做了好朋友,是不是?下次我带你一起去风之仙山找叶鸢寻。”花琳琅开心地邀请道。

    墨骨笑了笑,点了点头,说:“好。”

    话音刚落,凤幽从仙书阁走了出来,面色平静地看了看墨骨和花琳琅两人,笑了笑。

    “梓荇上仙。”花琳琅立即拱手作揖道。她不知道为何仙尊的师妹梓荇上仙也会在仙书阁,转念又想了想,仙书阁被梓荇上仙掌管,她在这儿好像也不足为奇。

    “嗯。”凤幽应承了一声,问道:“你可是从风之仙山回来?”

    “是的,上仙。”花琳琅如实答道。

    “她的伤可好全了?”凤幽眼神在墨骨与花琳琅之间流连,又接着问。

    花琳琅自然知道这个“她”说的是叶鸢寻,但是她没想到梓荇上仙怎么也会关心叶鸢寻的伤势,于是欣喜道:“回上仙,叶鸢寻的伤已无大碍,已经回了她自己的住处,而且还升了境界!”

    “哦?”凤幽眉梢挑了挑,有些意外。师兄竟然不仅仅帮她治好了伤,还帮她进阶,看来这万年铁树真的开了花,还是一朵又大又鲜艳的大红花。

    凤幽忽然觉得这平淡无奇的日子,似乎比往日有趣了些。

    墨骨和花琳琅看着凤幽,都不约而同的觉得,梓荇上仙虽然并无哪里变化,但又有些说不上来的奇怪。

    两人交流了眼神,正想双双告退,却不曾想凤幽此时又开口道:“有一件大事需告知你们,不日后仙界会举办一场弟子大赛,比的自然是你们的修行。虽数月前过天梯者都因各自潜力和五行被分往八大仙山修行,但这弟子大赛才是最终决定诸位最后的去留,届时各仙主都会亲临赛场,且出色者会被收归入门弟子。这些时日你们需好生修炼,切不可偷懒懈怠。”

    “是!”墨骨和花琳琅异口同声回答道。

    终于等到了!

    墨骨沉默半响,忽然对凤幽道:“墨骨愿拜入梓荇上仙门下。”

    花琳琅闻言一惊。

    凤幽也是一惊。

    墨骨静静的看着凤幽吃惊的脸,又道:“届时还请梓荇上仙帮弟子争上一争,莫让弟子被抢了去。”

    凤幽定了定心绪:“你可真是……也罢,只要你能在弟子大赛上入得前三榜,我就为你破这一次例又如何!”

    “那徒儿就先谢过师尊了。”墨骨对着凤幽又是重重一拜,这一拜便是实实在在的行了师徒大礼。

    这一拜,花琳琅又是一惊,她怎么觉得最近周围的人都好像不大对劲。

    不是……你一个雪之仙山的外门记名弟子,着急忙慌凑啥热闹,我这本地的还没表态……

    凤幽却是笑道:“这礼是不是早了些?”

    墨骨笑了笑,解释道:“迟或早,又有何分别?辈分总是跑不了。”

    凤幽不恼,倒也由着他,温声道:“你们切记,定要好生用功修炼才是。”

    “徒儿明白。”

    “弟子明白。”

    花琳琅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天晓得这墨骨心里又再打什么鬼主意,更奇怪的是梓荇上仙也居然由着他。

    她现在心中一百个好奇心在乱窜,只得无奈地将它们摁下。她现在恨不得有分身术,去将自己看到的告诉叶鸢寻!

    “行了,无事,你们便去自行修炼吧。”凤幽挥挥手,打发他们。

    “是,徒弟告退。”墨骨又是重重一拜,这才起身离去。转身间,他的眸光闪烁,心中估算着梓荇上仙对自己的话到底信了几分。

    “弟子告退。”花琳琅故作淡定,朝着自己的住所方向走去,心却早已飞至叶鸢寻那边。

    凤幽目光沉静地看着墨骨的背影,原本温柔恬静的脸上,眉头微微蹙起,转而又豁然开朗,看来往后的日子着实让人期待……

    她沉默了一会,来到风之仙山找师兄喝酒,聊起这件拜师的趣事。

    “师兄,这拜师拜的简直是莫名其妙,处处透着诡异……”

    长渊仙尊喃喃道:“拜师……”

    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脑海里划过那人的影子,嘴角露出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