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凤落朝天歌 > 第十折 疗伤(下)
    叶鸢寻闻之,心中诧异,逍遥古乐当真没有骗她……

    仙子见叶鸢寻沉默不语,以为她不好说明,浅笑道:“师兄让我不问,我便不问。你这伤让人意外,但让人意外的却不止这伤。”

    叶鸢寻知道她意有所指,但依旧稳坐如前,只道了声谢,不答话。

    那仙子自然知晓她这师兄的脾性,不再多言。于是再一次认真仔细的打量叶鸢寻,这一副倾国之貌,饶是她也没见过有比眼前这姑娘更好看的女子了。

    逍遥古乐回到寒梅殿时,见叶鸢寻靠在美人榻上,呼吸均匀,沉沉睡了去。

    他轻轻挑起玉帘,看见坐在美人榻旁思索正入神的凤幽,轻咳一声,凤幽回过神,见逍遥古乐手里拧着的两壶东西,心情大好,起身轻声向殿外走去,却不知那玉帘被人掀起,发出悦耳的声响时,叶鸢寻已然醒了过来,只是懒得睁开眼。

    “想不到师兄真舍得送我两壶赤梅酒。”凤幽欣喜地从逍遥古乐手里接过赤梅。

    逍遥古乐挑眉望着凤幽:“平日里你喝的酒可曾少过……怎就惦记上我的赤梅?”

    凤幽眼里含笑,打趣道:“这六界又有何酒能比得上师兄的赤梅?单是这风之仙山的梅林就绝无仅有,酿酒的水用的又是每四年一润月末,当日梅枝的初露采得。虽不知你那酒窖里藏了多少,但就这一坛也足够我在那些人面前显摆百年了。”

    竟有如此珍稀之酒?叶鸢寻将二人的话听进耳朵里,心下一动,不想再假寐下去,凤眼微睁,双手伸了个懒腰,便坐了起来。

    殿外的人听见动静,同时向殿内望去。

    凤幽浅笑:“师兄叫我办的事已然妥当,这姑娘除了左臂的伤并无其他外伤,其他事师兄不愿旁人知晓,我也不便再问。既然师兄回来了,那我先告辞了。”

    逍遥古乐点头,说了句:“多谢。”

    仙子离去时,叶鸢寻走至殿门前,看着她没了影儿,才收回视线。望着院中的梅树,经仙子刚才一提,叶鸢寻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果真比寻常的梅要珍贵的多。

    “醒了?”逍遥古乐站在梅树下问。

    “嗯。谢谢你。”

    “我和凌源说了,这段时日你无需去早课,也不必给你安排打杂的事情。就好好在我这府中修养。”逍遥古乐掐过一枝梅,仔细地端详,倒不像是在跟叶鸢寻说话。

    这个人竟然仗着他的身份,也不问过自己的意思就擅做决定,也太霸道了点吧!那我耽误了修行怎么办?

    逍遥古乐回头,眯了眯眼,看着叶鸢寻道:“你在腹诽我?”

    叶鸢寻浑身一惊,才想起这人可是将那上仙的掌力只消一挥袖,便轻而易举化去的人,竟然也能看穿自己,于是紧了紧神,瞟了他一眼道:“为何不问过我的意思,就给我安排了?”

    逍遥古乐听后不禁一笑:“问与不问,结果都一样,到底是多此一举。”他如同冠玉般英气逼人的面容,让这满地梅花都失去了色彩,嘴里吐出的话却是让人不痛快的很。

    叶鸢寻眸光微动,移开视线,不再搭理他。

    那人却向着叶鸢寻走来,从怀中拿出两个不同颜色的瓶子递给她:“白色止痛,可帮你活络筋骨;蓝色晚上睡前服下,可睡的踏实。两种药丸每日一粒,不可断,这样才可让你早日恢复。”

    叶鸢寻从逍遥古乐手里接过两个药瓶,道了句谢谢。忽然又想起什么,对逍遥古乐问道:“你是如何得知我在禁地的?”

    逍遥古乐见叶鸢寻眼神平静,毫无波澜地望着自己,蓦然一笑,将双手交叉放于脑后,靠在门上,闭上双眼才说:“散步碰巧撞见。”

    “谁信?”叶鸢寻剜了他一眼。

    “为何不信?”逍遥古乐睁开双眼,不解地看向叶鸢寻。

    “谁会去禁地散步嘛。”叶鸢寻无语道。

    “你能去得,为何我去不得?”逍遥古乐一脸无辜地问。

    “我那不算,何况……何况我之前也不晓得那是禁地。”

    叶鸢寻冷哼一声,不想再做争辩。散步能散到禁地去,谁都听得出这分明是就是个托词。于是瞪了他一眼,转身进了殿内,不再理会他。

    逍遥古乐看着离去人的背影,嘴边的笑意收起,蹙起眉头,他早就发现了自己与这女人之间有莫名的感应。但回想起来竟然几乎都在她遇到险境之时,自己就会本能地出现在她面前,这感应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

    而另一边,花琳琅自从拜师花之仙山仙主后,就极少能够出山。最近好不容易揽下差事得以偷溜出来,但去了风之仙山多次,也未能见到叶鸢寻一面,一来二熟倒是和风之仙山的众弟子们熟络了起来。

    这日,花琳琅和往日一样,借着帮处理花之仙山杂事为由下了山,一路奔波操劳只为了能够早早忙完,好去风之仙山看望叶鸢寻,顺便叙叙旧。

    花琳琅御剑刚到了风之仙山的门口,正好遇见要出山门的凌源师兄,上前问好道:“凌源师兄,叶鸢寻她还是没回自己住所吗?”

    各仙山之间同门偶尔会互相观摩切磋术法,两人算不上熟稔,但已经认识。

    “原来是琳琅师妹呀,叶鸢寻师妹目前还未回住所。要不待她伤好了,我便去花仙山通知你可好?也省的师妹白白多跑这么些趟。”凌源一向思虑周全,想到自己被特地嘱咐过“不准打扰”,只好想了这个折中的法子。

    花琳琅因又扑了个空有些失落,但也没有其他法子,只得点头答应。又想起叶鸢寻的伤势,问道:“那她的伤可有好些了吗?”

    凌源浅笑:“琳琅师妹放心,大约咱们风之仙山最好的灵药恐怕都在叶鸢寻师妹那处了。”

    花琳琅没明白凌源着话里的意思,只晓得有好灵药给叶鸢寻,她那颗心这才放下来,“那就有劳师兄到时通知我啦!”

    凌源点头,“我正好要去一趟花之仙山,不如就一起前往吧。”

    寒梅殿内,美人榻上。

    叶鸢寻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古籍,认真的读着。视线下潜,便能看见她脚下堆了一地的书籍,那是逍遥古乐拿给她消磨时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