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凤落朝天歌 > 第九折 分山(上)
    脑海中思索着有关四个字的记忆,思来想去,她并未听说过。叶鸢寻脑袋昏昏沉沉躺在这名男子臂弯里,打量着对方,清隽俊逸,气质非凡,就连天阙国皇子连同世家公子加起来也不如眼前一个他。

    回想起刚刚发生在眼前的种种,心情沉重,却也更加坚定了她的信念。

    眼前幻境开始崩塌,一瞬间,两人又回到了原先第三层云台上。而接着向上,不过数十步之遥,是天梯的末端,也就是踏入了仙界。

    叶鸢寻起身,整理了裙摆,迈出继续向上的步伐,一步接一步,终于到了第九千九百九十九阶,她欣喜回头,身后却早已没有了那道身影。

    过天梯三境,测道心,试七情,击退心魔后,即入了仙界。

    寥寥不过三境,但哪一境都不曾让任何修行者好过。而走完天梯,迈入仙界,却也是漫漫修仙路的开始。

    叶鸢寻步入仙台,回想天梯之下问道求仙者如山如海,再回望周边,通过天梯者却也不过尔尔。想起鲤鱼大哥的遗愿,欲抬玉足离去。

    “叶鸢寻!叶鸢寻!”身后响起熟悉的少女声音。

    驻足,叶鸢寻回过头,果然是花琳琅,她微笑朝花琳琅挥挥手,紧接着就看到后者快速跑至她面前,高兴道:“叶鸢寻你真厉害,这么快就过三境了,你不知道我刚刚差点被里面那个树妖踩死!”

    花琳琅回想着刚才幻境中的遭遇,还心有余悸。

    叶鸢寻这也才晓得,原来三境根据每个修行者际遇也各有不同。

    花琳琅正欲欣赏这仙界的景色,听到叶鸢寻在她身旁悄声问她:“琳琅,你可知晓莲池所在何处?”

    “莲池?我也是第一次来哎……”

    花琳琅看向叶鸢寻,迷茫的摇了摇头,转而又露出狡黠的笑,神秘道:“你且等我片刻,我帮你去打听打听。”

    话音才落,眨眼间便没了人影。

    仙台处人迹寥寥,叶鸢寻在原地等待花琳琅,偶尔刚过天梯的修仙者也认出了这位在天梯开启时,连能量柱都难以进入的女子,居然如此迅速地出现在仙台上。

    心下纷纷感叹,除去她原本姣好的的面容和气质引人瞩目外,更是惊讶她能力竟是如此强?但探查的目光绕视三巡,也未见特别之处,不由一笑,叹其不过运气之好,令人羡慕。

    不过多时,花琳琅面带欣喜的从远方跑来。

    跑至叶鸢寻跟前,气喘吁吁道:“打听到了,就离着仙台不远的炤临门旁,我带你过去。”于是花琳琅拉着叶鸢寻一路小跑来到了莲池前。

    莲池,并不大,但处处是风景。入眼处池水波光粼粼,莲花满池。莲池的四周,种满了巨大的桃树,远远看去倒像是一片桃林。叶鸢寻心想,对鲤鱼大哥来说,或许这里就是他渴望的一方乐土。

    莲池倒是比起仙台,要热闹上许多。

    许多修道者围拢着谈心论道,当然也有不少谈论八卦的散仙。

    叶鸢寻无心其他,小心翼翼地拿出鲤鱼精的内丹,投至莲池内,心里默祷。

    铛……铛……铛……

    四周警钟响起。

    周围的修行者闻声,不再交谈,急急朝同一方向疾步离去。

    “我们也走吧。”花琳琅拉着叶鸢寻,随着人群移动。

    “这是?”叶鸢寻疑惑道。

    “我刚刚打探莲池之时,也听得说,凡从下界过天梯来到仙界的修行者,都会被分去各个仙山,现在咱们也去看看,指不定咱们被分在一处呢!”

    叶鸢寻和花琳琅二人紧跟着人流,终是到了一处开阔之地,人群将云柱之间的台子里外围了各一层。

    台上几位仙者已入座。

    花琳琅看了一圈又一圈,瘪了瘪嘴,道:“都是老态龙钟的那几位,怎不见仙尊?”

    叶鸢寻回头疑惑的看向花琳琅。

    后者嘿嘿笑道:“你有所不知,这仙界,分八大仙山……”

    “各位通过天梯的修行者将被分去这八座仙山随各仙主修行。虽各仙主各自掌管仙山之事,但以风之仙山为首,也就是仙尊所在的那处!”

    “据说,仙尊出自狐族狐族,容貌与实力兼备,仙界无人可及其之一二。可惜,可惜……今日竟没瞧见仙尊半点身影。”

    听着花琳琅言辞之间的崇敬,又想起鲤鱼大哥所说,叶鸢寻不免对这位仙尊有些好奇。她回看中间台上,确有一把空椅立于最中间的位置,各仙者依次从其左右坐开。

    说话间,台上已有仙者起身,举止间仙风道骨,意气风发。

    “恭喜各位通过天梯,尔等按例将被分配至各仙山随仙主修炼。各位可随各仙山弟子一同前往。”

    台下众人听闻,自然欢喜雀跃不已。

    “以下唤到姓名者,自行寻找仙山弟子前往。”

    原来,凡是过了天梯,每位修行者的身份阅历便会通过第九千九百九十九阶天梯,根据其潜力和五行传至各仙主,由仙主们定夺这些修行者去往何处。

    有执事手捧花名册,开口念道:

    “孙洪雷,雷之仙山……”

    “霍云,火之仙山……”

    ……

    ……

    “花琳琅,花之仙山。”

    “墨骨,雪之仙山。”

    叶鸢寻侧目,这才看见,墨骨不知何时也已悄然潜藏在人群中。想起能量柱前和云台上得以他的帮助,微微一笑,暗叹以他的能力,怕是早早就已过了第三幻境。

    “叶鸢寻……”听见自己的名字,叶鸢寻回过神,静待下文,却迟迟未听见仙者说出自己去往何处,不由得薄唇抿起,黛眉微蹙。

    台上仙者回头看向其他仙者,面露难色。其他仙者相继上前,拿起名单,一时也犯起了难处。

    可就一小会儿,各仙者面色转霁,原先的执事接着道:“叶鸢寻,风之仙山。”

    “哇!风之仙山!叶鸢寻你居然被分去风之仙山,恭喜你呀!”未等叶鸢寻反应,身边的花琳琅比她还激动地握住她的手,两眼放光向她祝贺道。

    同期修仙者也是一惊,同时转眼看向这位幸运者,实在看不出何处特别。更有不服气者颇为轻视,啐一口道:“哼,资质平平!一看就是花瓶!”

    “这种货色也能上风之仙山……”

    花琳琅听后显然生了气,反唇相讥道:“我看你是嫉妒吧?”

    抡起袖子便要上去和这位不服气者理论一番,却被叶鸢寻拉住,对她摇摇头,又指了指台上各位仙者,示意此时不宜将事情闹大,对花琳琅说道:“不就是分去各山,哪里都一样,平日里我们也可一起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