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凤落朝天歌 > 第三折 狐族(下)
    鲤鱼精又像刚刚那模样捏起了诀,将秘术承载于蛇鳞之中,果真将叶鸢寻也幻化成了一只小红狐狸样的弟子,原本好看的脸上长出了尖嘴,如墨的青丝变成通红柔顺的狐狸毛,脑袋上方竖立着一对乖巧的狐狸耳朵,灵动的双眼,无不透着这小狐狸的机灵聪颖。

    “闭上眼。”鲤鱼精带着叶鸢寻站至大树面前,提醒道。

    叶鸢寻听言,便闭上了眼睛,耳边是鲤鱼精默念的咒,她听不大懂,但却能感受到周围气流在一丝丝地发生微妙的变化。

    “好了,睁开吧。”听见鲤鱼精的话,叶鸢寻再次睁开了眼,所见之处让她惊讶不已,若不是眼前的这棵大树还在,她真不敢相信,刚才所在的地方,竟会是如此的漂亮。

    放眼望去,目光所及,地上皆铺满了风铃花,花间飞蝶翩翩起舞,遍地的蓝花楹随风摇曳,空气中都是好闻的味道。远处的狐族山,云雾缭绕,在阳光的普照下有些耀眼。

    进入狐族,同行的还有其他回来的狐族弟子,想是弟子众多,原本紧张的二人见几位狐族弟子并未因面生,而发难于他们,这才稍稍放了心。

    可进了狐族后,下一步该如何行事,却让人犯难。

    人生地不熟的,该从何找起?

    “喂!你们两个,随我们走一趟。”不远处,有三个狐狸弟子正朝他们的方向喊着。

    叶鸢寻转过身,确认这周围只有她和鲤鱼精,于是看向那几名弟子,然后拿狐狸爪子指了指自己和鲤鱼精,一脸蒙圈。

    “没错,正是你们!快些过来。”那三名弟子再次喊道。

    叶鸢寻瞅了瞅鲤鱼精,鲤鱼精也看了看叶鸢寻,随后又耸了耸肩,看来也只能先随那几名弟子去了,暂且走一步看一步。

    不多时,他们便随着三名狐族弟子来到了藏宝阁之类的洞口,洞口外有两名弟子看守,见有人过来,问道:“可有带信物?”

    三名狐族弟子为首那名,从腰间摸出一个狐狸纹的令牌,交给看守,待看守检查无误,随后打开了身后洞口的结界,侧身让出了位置。

    “可以进入了。”看守将令牌还给弟子,对他道。

    于是叶鸢寻和鲤鱼精便随着那三名弟子前后进了洞,果然洞里放满了奇珍异宝,玉石占了半数,最大的玉盘竟然比她从前在皇祖母宫里见到的还大,足足能做成一个半人高的八仙桌。

    鲤鱼精的眼睛闪了又闪,而叶鸢寻对这些倒是提不起半点兴趣,反倒有些睹物思人,不免有些伤感。

    那三名弟子进洞后就不再说话,分头自顾自地开始翻找东西,叶鸢寻见状微微蹙眉,此等作风倒不像寻常弟子得令来寻物的。

    叶鸢寻不说话,默默地注视着三名弟子,见他们丝毫不在意会将这里的东西弄坏一般,那样子,就跟“贼”一般无二。

    叶鸢寻眯了眯眼,想着这三名弟子说不定就是贼。她和鲤鱼精有法子进狐族,别人也同样能有法子进来。

    “喂!你们在找什么?这么久,还没寻到么,可需要我们帮忙吗?”叶鸢寻提高了几分声调,好让外面听见。原本闷头寻物的三名弟子,突然听见这大声的询问,警觉地回头,下意识向洞口看去。

    见没惊扰到洞外的看守,这才相互确认,确实是都没有找到要找的东西。

    “既然没找到,我们也不能耽搁太久,以免被发现,走吧。”拿令牌的那名弟子对其他两名弟子道。

    果然,他们也不是这狐族的族人!叶鸢寻静静地看着他们,不动声色。

    那三名狐族弟子正想向洞外走去,这时,却从洞口又走进几名弟子,正好面面相对,洞口的弟子向洞外看守喊道:“就是他们,快锁起来,带去见王!”

    那三人心知计划败露,拔腿就要逃,将叶鸢寻和鲤鱼精往前一推,手中洒出不明粉末,幸好洞口看守有些经验,刚入洞见情形不对,立马捂住口鼻,其他弟子则瞬间晕死过去,两名看守再看向洞里时,早已没了那三人的踪影。

    看守眯着眼向叶鸢寻和鲤鱼精看过来。

    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意识又模糊起来。

    再醒来时,他们已不在那藏宝洞中,却似是在一处更大更宽阔的洞里。

    叶鸢寻只觉的自己仿佛躺在冰面上,冷的有些刺骨,却也被这冰冷冻得瞬间清醒过来。

    她匆忙起身,这才发现有十多双狐狸眼睛正盯着自己和身边还没醒来的鲤鱼精。

    难不成他们把自己和鲤鱼精当做那些贼的同伙了?

    叶鸢寻伸脚踢了踢一旁的鲤鱼精,见其纹丝未动,还在昏睡,又不得已使了点力度继续踢了踢。

    鲤鱼精这才伸了个懒腰,转醒,却立马被眼前这阵仗吓了一跳,立马起身,恭恭敬敬地拱着手,声音有些打着颤道:“给狐王问安!”

    竟是狐王!?

    叶鸢寻这才又看了看周围的布设,才发现,这洞里所有的陈设皆为玉石所制,就连刚刚他们躺着的地板应该也是寒玉铺成。

    她再环顾这里在场的所有狐,唯有中间那名玄狐,通体黑色的毛发,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脸色清寒,大概就是鲤鱼精口中的狐王。他并不理会鲤鱼精,只看着他们,似乎在等他们给个说法。

    瞧着狐王的面色,叶鸢寻猜想他定然是知道了自己与鲤鱼精不是狐族之人,定了定神,解释道:“我们的确非狐族弟子,想必您已经看出来了。”

    鲤鱼精惊诧地抬头,看了看叶鸢寻,又看了看台上的狐王,“嗝。”吓得从嘴里打出了个泡泡。

    叶鸢寻抬眸,对上狐王的眼睛,极其冷静的解释道:“逃走的那三位我们不识,应该也不是狐族弟子,我猜想或许也是和我们一样幻化成狐型弟子的他族,我们刚至狐族贵地,就被他们三位喊了去,原以为他们是狐族弟子唤我们,我们不好意思推辞,只得跟着一路到了晕厥的那个洞里,后面的事情您应该都知道了。”

    语毕,在场众人都看向狐王,脸色均是一脸狐疑,但狐王未开口,旁人又岂敢说话,只能等狐王决断。

    “你,何以证明?”狐王看着叶鸢寻缓缓开口,倒是不恼。

    叶鸢寻看向鲤鱼精,鲤鱼精会意,手里掐了诀,口中默念,片刻间,他们变回了原本的模样。

    叶鸢寻拿出蛇鳞,道:“我本是凡人,若不是蛇鳞和这位鲤鱼大哥,我也来不了狐族,来狐族只是有时相求,我又何必自添烦恼,惹那些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