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凤落朝天歌 > 第七折 误会(下)
    原本叶鸢寻是打算如法炮制,拉着凌源师兄寻一个没人的地方,但突然回想起陆师兄先前的误会,便不由得自顾自笑了起来,眼睛眯起,嘴角上扬,虽然美,却很诡异。

    “叶鸢寻师妹,你没发烧吧?”

    凌源今天心情似乎很不错,见到叶鸢寻后也拿她打趣道。

    叶鸢寻不由得脸黑,嗔怪的白了一眼凌源师兄:“师兄,说正事,这条空间项链究竟是哪位上仙安排的任务奖励?”

    凌源好奇道:“怎么了?敢情……你还不太满意?”

    “不是。这项链里面……呃,除了一套阵法之外,居然还有不少宝贝东西,铉龙石什么的都有……”叶鸢寻摊了摊手。

    凌源一直默默听着,虽然表面上装出一脸的平静,但内心之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凌源不得不在心底默默感叹,那位可真是大手笔中的大手笔呐!

    叶鸢寻说完,便将蓝水晶项链递给凌源,后者拿在手中看了看,果然如同叶鸢寻所说,蓝色水晶之中被刻印了符文。

    “如果我看的没错的话,这是一套防御力极为惊人的防护阵法。随着你仙力的不断灌输,这阵法便能一直维持下去。”一番研究之下,凌源原物奉还,并故作淡定地给叶鸢寻解释道。

    他曾经可是亲眼见到过这阵法的厉害,而也只有那位才有实力,将这套阵法刻印在蓝色水晶之中。

    叶鸢寻眉毛一扬,把水晶项链又塞进凌源手里笑道:“所以啊,上仙是搞错了。您就替我还给他老人家吧。”

    凌源应变很快,迅速反塞回去,干咳道:

    “不不不……”

    “放心吧叶鸢寻师妹,上仙可不会做这等糊涂事,既然已经将这条项链拿出来作为奖励,你就安心携带便是。我还有公事,就先告辞了。”凌源师兄说完便绕过二人身形,快步朝远处走去。

    凌源师兄远去的背影,不知为何,看起来显得有些僵硬……

    叶鸢寻和花琳琅对视一眼,心中澎湃万千,花琳琅眼底涌现出不加掩饰的激动。

    “既然两位师兄都这么说了,鸢寻你就把心放好,安心收下吧,肯定没有问题的。”花琳琅为叶鸢寻高兴道。

    “嗯!”叶鸢寻想了想,亦发自内心的开心,随后点头说道:“看来真是我多虑了。对了琳琅,你也来看看,有没有合适你的宝贝。”

    平日里没少受花琳琅照顾,如今得到重宝,叶鸢寻自然不会吝啬。

    花琳琅也不客气,开心地挑了其中两件东西之后依依不舍告别了叶鸢寻。

    哪怕事情的真相已经可以肯定,但叶鸢寻依旧如同身在梦境一般觉得很不真实。她将蓝水晶项链戴好,便独自一人朝着住所走去,鸣鸾的声音将叶鸢寻的思绪拉回。

    “怎么了叶鸢寻师妹?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鸣鸾见叶鸢寻一直低着脑袋,便满脸关心的问道。

    “原来是鸣鸾师姐啊,我没事。”叶鸢寻笑着回应道。

    “这就是那条蓝水晶项链啊,果然很好看哦。”眼尖的鸣鸾很快注意到叶鸢寻戴在脖子上的项链,一番夸赞之后话音一转:“对了,桂花蜜喝了没,感觉口感如何?”

    “师姐,那桂花蜜,被琳琅抢去喝光了。”叶鸢寻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人家的一份心意不是?

    “这样啊,那下次我再给你带点儿。”鸣鸾拍了拍叶鸢寻的肩膀示意无事,与之告别擦身而过之际,叶鸢寻并没有看到鸣鸾眼中一闪而过的阴狠。

    回到院落,叶鸢寻取出那块铉龙石在手中把玩着,如今已经得到了足够锻造灵宝的材料,接下来就要好好想想,究竟是要打造什么样的武器了。

    长剑,长刀,长枪?

    这些武器的模样不断在叶鸢寻脑海之中闪现,但想的越多,叶鸢寻便越发难以拿定主意。

    “要是墨骨在,说不定会给出点有用的意见……”

    叶鸢寻不由得想到了墨骨,墨骨不仅修为了得,更是见多识广,一定可以帮自己选择适合的武器。

    而且如今得到这么多宝贝,不与墨骨分享,又怎么报答他几次出手相助?

    打定主意之后,叶鸢寻马不停蹄的朝着花仙山而去。

    “花琳琅曾经说过,墨骨平时都会在仙书阁旁修行,今天正好,我也正好去仙书阁看看,说不定能碰上,仔细想想自己也还未去过呢。”

    叶鸢寻自言自语地出了莲风山。

    路上叶鸢寻询问着仙书阁的具体方位后,便穿梭在幽静的山间小道,崖畔遍布艳丽花朵,清脆的啼鸣往往与之相伴,伴随着香风,一座楼阁出现在叶鸢寻视线之中。

    看着眼前的布置以及严格的把守者,叶鸢寻不免感叹,不愧是仙书阁这等宗门中枢要地。

    经过层层护卫的检查,叶鸢寻成功来到仙书阁大门,刚要步入其中,恰巧见到墨骨的身影正要走出。

    “墨骨!”叶鸢寻惊喜开口叫道。

    “嗯?你怎么来了……”看着突然到访的叶鸢寻,墨骨一皱眉,并不想多做交流,回应一声便打算离去。

    “等等,今日我来,是特意来感谢你的。”墨骨的冷漠稍稍让叶鸢寻感到不适,心下喜悦的她并未想太多。

    “感谢我?”墨骨微微顿步,眼神充满了疑惑。

    “对啊,感谢你在三重幻境时的出手相助,感谢你在莲风山为我护法,助我突破至小登仙的境界,还有那次委托任务,要不是你出手,我恐怕不死也要重伤在瀚海森林了。”叶鸢寻笑道:“所以,我偶然得到了些宝贝,你……

    然而,叶鸢寻话还没有说完,墨骨便不耐烦打断了她:“等等,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去莲风山助你突破了?还有,我又什么时候去救你了?从我进入山门以来,从来没有踏入过瀚海森林半步。”

    “神经病吧你……”

    “怎么会……你怎么了墨骨?”叶鸢寻显然不信,但见到墨骨那冷淡的眼眸,以及认真的神情,仿佛又不似在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