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配音天王 > 第5章 帅逼的自我修养
    此时的宁远,只能用一句话形容:

    久旱逢甘露,

    天雷勾地火,

    鳏夫遇寡妇!

    如饥似渴的疯狂练习,仿佛要把十几年受到的委屈一股脑全部发泄出来。

    经过研究发现,系统里面的时间比现实慢最少二三十倍,也就是说里面一天,外边撑死一小时。

    更何况还有无限回血的生物电,越是把声带折腾的够呛,恢复以后的效果越好。

    没看见所有小说男主想要突破必须极限训练?

    不吃尽苦中苦能方为人上人?

    莫欺少年穷岂是浪得虚名?

    “完成度66%”

    “完成度72%”

    “完成度80%”

    不知道过了多久,宁远终于坚持不住,退出系统,外边已经过去四个半小时,自己居然一口气训练了四天四夜?

    一头倒在床上,虽然系统能回血,但精神再也撑不住,沉沉睡去。

    醒来已经第二天九点多,幸亏是周末,懒洋洋爬起来,洗漱完毕,出门去附近的公园转转。

    秋高气爽,和煦的阳光散在身上,照的人暖洋洋的。

    宁远漫无目的走在公园,身边传来各种声音,孩童的嬉闹……老人的戏腔……广场舞大妈整齐的号子……

    走累了,坐在一个长椅上,微微抬起头,闭上眼睛,感受着阳光的抚慰。

    之所以来这里,一是为放松,还想体会一下温暖的感觉。在自己的印象里,最深刻的就是母亲把晒了一天的被子铺在床上,一头扎进去……

    那种淡淡的味道!

    就在不远处,就在宁远露出会心一笑的时候……

    两个女孩忍不住掏出手机,偷偷摸摸的按下快门,捕捉到令人怦然心动的瞬间。

    “您好,可以拍张照吗?”

    宁远睁开眼睛,一个四十出头的大叔站在面前,手里捧着单反,认真道:“我叫张远,广告摄影师,您的形象很适合上镜,请问有经纪公司吗?”

    宁远皱皱眉,从小到大这种事司空见惯,冷淡道:“拍照可以,不能侵权!”

    张远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答案,见人家闭上眼睛,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摇摇头,自顾自找角度,开始抓拍。

    宁远没有管这些杂事,无数次女孩子跑过来要求合影,刚开始脸皮薄,各种配合各种忍耐,后来实在受不了……

    爱拍拍,

    老子不伺候!

    准备离开的时候,大叔居然还安静的站在旁边?

    “这是我的名片,能不能留个邮箱?”张远笑道:“可能你不在乎,但对于我来说今天的素材很棒,等修完片希望发给你看看。”

    宁远一愣,这家伙难道真是专业的?

    张远看出对方的迷惑,摸摸鼻梁,身为圈里小有名气的老江湖,不知道多少模特等着求着自己的垂怜,没想到今天……

    “我在筹办自己的影展,在你身上有种温暖阳光的味道,所以……”

    “你放心,混这么多年还没被人告版权问题,留个联系方式也方便日后商务合作,所以……”

    宁远点点头,打开微信,就冲大叔刚才那一句温暖阳光也值得!

    看着宁远离开的背影,张远若有所思道:“真是素人?”

    “回去跟老刘说说,这家伙可比他手下的那些歪瓜裂枣强多了!”

    “特别是声音,字正腔圆还好听……”

    “难道是附近的传媒大学的?”

    宁远到楼下,吃完午饭回家,这种事根本没放在心上,初中就有所谓星探各种骚扰,家里名片一人多高,按照老妈的话说……

    无论真的假的,

    你丫的全部滚蛋!

    我家儿子不约!

    进入系统,把沐浴阳光的感觉代入训练,果然完成度瞬间提升,这就是传说中的意境?

    网络小说诚,

    不欺我辈!

    以前虽然天赋差,但毕竟理论知识还行,只要找到适合自己的着力点,通过各种方法把它渲染开,就像敲鼓的鼓槌,无须多大,发力精准……

    响鼓何须重锤?

    生物电帮助自己打开一扇神奇的大门,走进肌肉的微观世界,随着专注力越发集中,无数发声细节铺天盖地袭来。

    如同站在海边,一阵阵海风迎面吹来……

    有咸味,

    有潮湿,

    有冰凉,

    有腥味,

    甚至有远方的味道。

    每次都有新感觉,每次都有新发现,每次都能让人欢欣雀跃。

    突然宁远升起一阵明悟:这难道就是沈教授说的气息?

    “很多配音员看似力度和气息量很大,但最终录出来的效果一般,这是为什么?”

    “其实就是缺乏个性特色!”

    “声音没有主频率点,没有自己的核儿,以蛮力而行之,迟早会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宁远当时不明白,现在终于体会到气息的关键,因为一旦习惯大气息冲击声带而产生的所谓洪亮的效果?

    以后很难做到收放自如!

    如果气息变小,声带马上处于闭合不全的状态,进入某种恶性循环:越松你越大力……越大力就越松……

    没有耕坏的地,

    只有累死的牛。

    咦?

    这话听起来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