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配音天王 > 第3章 咸鱼翻身
    宁远心中一暖,明白导师的良苦用心,这是变相当众鼓励自己不要放弃。

    虽然多次劝自己转专业,那也是为学生的前途考虑,毕竟大学四年很关键,一旦荒废……

    男怕入错行!

    半小时后,沈教授合上课本道:“好了,下面是分享时间,有哪位同学想试试音?”

    “我!”宁远突然涌起一阵难以压抑的冲动,第一个举手道:“我想试试!”

    “你?”沈教授一愣,迷惑的看着平时因为专业水平差,表现的低调甚至有些自卑的宁远,好奇道:“确定?”

    宁远慢慢站起身,挺直腰板,正色道:“我想试试!”

    “好!”沈教授点点头,有些欣慰,勇于突破自己就是一件好事,带头鼓掌道:“大家给宁同学打打气!”

    “加油啊!”

    “不要紧张,慢慢来!”

    “放松点!”

    瞬间教室仿佛被点燃一样,所有女生群情激奋,好家伙,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宁男神居然要当众试音?

    张萌看着宁远的背影,小手紧握,感觉比自己还紧张。男神什么都好,可惜就是专业水平……

    宁远深吸口气,心脏砰砰砰,每次当众试音都是不好的阴影和回忆,今天之所以站起来,就是确定一下昨晚的练习是否真有进步?

    哪怕是一丝一毫!

    “我想朗读一篇散文,老舍先生的母亲。”

    宁远低垂目光,尽量不看别人,注意力专注在无数次练习过台词上,动情道:“为我们的衣食,母亲要给人家洗衣服,缝补或裁缝衣裳……”

    “在我的记忆中,她的手终年是鲜红微肿的。白天洗衣服,一两大绿瓦盆。作事永远丝毫也不敷衍,就是屠户们送来的黑如铁的布袜,她也给洗得雪白……”

    “晚间与三姐抱着一盏油灯,还要缝补衣服,一直到半夜……”

    伴随着一句句朴实无华,宁远的声音仿佛一双大手,慢慢抚平众人,九点的阳光从窗口溜进来,仿佛整个空间都温暖起来。

    “这是?”沈教授目瞪口呆,死死盯着宁远,好像从来不认识这个学生一样!

    “好好听的声音!”张萌离的最近,瞪大漂亮的眼睛,就算在背后,也能感觉到有种魔力瞬间把自己包裹,好像感受到母亲的温柔目光,整颗心都柔软了。

    所有人眼前勾勒出一幕幕场景:一个略带佝偻的背影,纤细而坚韧,好像春天里发芽的小草,无论风吹雨打,绽放出勃勃生机。

    一件件小事,

    一声声唠叨,

    一顿顿热乎乎的饭菜,

    如同涓涓细流,

    流进每个人心田,

    润物细无声。

    “好强的代入感!”沈教授冷静下来,闭上眼睛,用心捕捉声音中的奥秘,无论任何艺术门类,说到底就是一个词:

    代入感!

    尤其对于用声音吃饭的配音员,如果能选择一个天赋,百分百也是代入感!

    在他听来,宁远的声音虽然青涩,特别是气息的控制,但居然有种令人沉迷的魅力?

    温暖!

    包容!

    如同春风拂面般舒服!

    “可是,母亲并不软弱!”

    宁远没有感受到众人的情绪,反而更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可能是当众试音的压力,让心更专注,状态越来越好。

    “父亲死在庚子闹拳的那一年,鬼子入城,挨家搜索财物鸡鸭,我们被搜两次……”

    “母亲拉着哥哥与三姐坐在墙根,等着鬼子进门,街门是开着的。进门一刺刀先把老黄狗刺死,而后入室搜索……”

    “他们走后,疯一样把破衣箱搬起,才发现了我。假若箱子不空,我早就被压死了!”

    “皇上跑了,丈夫死了,鬼子来了……”

    “满城是血光火焰……”

    “可是母亲不怕,她要在刺刀下……”

    “在饥荒中,保护着儿女!”

    一声声温暖而坚定,所有人眼圈红了,寥寥数笔,简简单单几个字,就把人带回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面对如狼似虎侵略者的屠刀,一个个柔弱的身影挡在一双双儿女面前,用血肉死死护住未来的希望,虽千军万马……

    万死不辞!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她们的爱就会变得柔中有韧,刚强有力。只要有需要,为了家庭和国家,母亲都会奋不顾身地站出来,毫不犹豫冲上去。

    像春天的暖风,吹拂着心房;

    像夏日的闪电,照亮着迷茫;

    像秋季的细雨,滋润着心田;

    更像冬日的太阳,温暖着希望。

    宁远热泪盈眶,想起自己的母亲,是啊,一年四季,365天,儿女们永远都是她们最大的牵挂。

    无论身处何方,母爱的坚强和力量,都会像取之不竭的动力,永远陪伴在身旁。

    朗诵完毕,全场鸦雀无声,仿佛所有人还沉浸在某种情绪中,无法自拔。

    “很好!”沈教授轻轻拍拍手,压抑内心的好奇,鼓励道:“宁远同学的进步很大,值得鼓励!”

    “咦,他怎么突然……”

    “对啊,仿佛开了窍?”

    “刚才的声音真是宁远吗?”

    “简直换了个人啊!”

    震惊过后,铺天盖地的质疑传来,宁远神情一暗,也对,毕竟自己一直是吊车尾,专业水平总是跟不上,也难怪。

    “有什么好吃惊的!”沈教授皱起眉,用力一拍讲桌,目光锐利道:“这就叫天道酬勤!”

    “宁远同学的天赋的确比不过你们中的很多人,我也曾经不止一次劝他放弃配音,可他一直很坚定。”

    “我不止一次看见他的努力和刻苦,相信你们很多人也见过,毫不夸张的说,宁远是我见过最勤奋的学生之一!”

    “我整天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你们有几个人真真正正听进去?”

    “又有几个人踏踏实实做到了?”

    沈教授好容易抓住机会,用力敲打道:“天赋很重要,但世界上有多少天才?”

    “在座的你们,包括我自己都是平平凡凡的普通人,有的只是对于配音专业的热爱和责任!”

    说完走下讲台,来到宁远面前,目光真诚道:“宁远,老师郑重给你道歉,收回曾经说过你不适合配音的话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