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配音天王 > 第1章 放弃吧,少年!
    “气泡的发音部位越低越好,气泡越大越好。你闭上眼睛想象躺在床上,枕头慢慢被抽走……”

    “就是脖子深处吐泡泡的感觉!”

    “对,嘴唇努力向外牵引,一次二十个,动作越大越好……”

    “扣唇再使点劲,用上边扣下边,说白了就是地包天……”

    “用力打哈欠,再来一次!”

    “利用横隔膜的运动,感觉连脚跟的压力都在上提似的……”

    “把声音由喉头提至口腔再由口腔提至头腔,发出一种连续的气势磅礴铿锵的声音……”

    沈教授看着满头大汗的宁远,暗叹口气,摇头道:“你仔细看我的动作,先用舌尖努力顶左右脸部,再用舌尖在口中努力划最大的圆……”

    “舌尖与上颚的硬颚发出的声音,就好像小时候玩的拨浪鼓!”

    宁远见老师轻描淡写发出各种与众不同的声音,可感觉自己的舌头仿佛打了结,整个人僵在一起,后背已经湿透,短短二十多分钟的训练彻底虚脱一样。

    “哎,先休息一下吧。”沈教授看着眼前的学生,今年已经大二,居然连最基础的练习都完成不了?

    “我知道你很努力,但配音跟别的不一样,想吃这碗饭天赋太重要了!”

    沈教授看着对方吊打所有流量小鲜肉般帅气的脸,一米八三的身高,就算在帅哥美女云集的华夏传媒大学,走到哪里也是引人注目的存在。

    这么好的外形条件,

    为什么非要死磕配音专业呢?

    “对不起,我会继续努力的!”宁远明显感觉到来自导师的惋惜,深鞠一躬道:“我是真的热爱配音,所以……”

    “那好吧!”沈教授摆摆手,严肃道:“今年已经大二,平心而论以你的天赋未来想要走配音这条路很难!”

    “回去好好想想,现在转播音主持还来得及,以你的外形条件前途肯定更光明。”

    说完见宁远还是满脸坚定的表情,无奈道:“路是你自己选的,言尽于此,回去考虑考虑吧。”

    宁远浑浑噩噩离开教室,回到在学校附近租的小房子里,什么家具都没有,只有一张床和一套最基础的录音设备。

    之所以从宿舍搬出来,就是想有更多时间和空间练习专业,可现在……

    看着镜子里迷茫的脸,想起这么多年的坚持,为什么老天爷连一口饭都不愿意赏给自己?

    别人轻轻松松就能完成的,自己花两倍甚至三倍付出都做不到?

    难道真要放弃从小的梦想?

    不,

    我不甘心!

    忍不住一拳捶在墙上,喉咙里发出咆哮道:“我不服!”

    突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仿佛凭空出现,充满诱惑道:“你愿意得到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吗?”

    “愿意!”此时此刻宁远已经顾不得是不是幻觉,毫不犹豫嘶吼道:“凭什么别人都行我不行?”

    “如你所愿!”

    话音刚落,一阵眩晕传来,宁远眼前一黑,在意识最后消失的时候听见……

    “声临其境系统激活……”

    “宿主锁定中……”

    “准备开启……”

    不知过了多久,宁远看着面前一片虚无的空间,满脸震撼,喃喃自语道:“我是在哪里?”

    “欢迎宿主第一次来到声临其境,请领取新手礼包!”

    宁远一激灵,脑中闪过曾经看过的网络小说,难道自己也要开挂了?

    “恭喜获得温暖之音,训练开启!”

    还没等宁远反应过来,就感觉一股股电流冲向口腔,仿佛突然含着一大口水,从左到右,肌肉居然自己颤动起来?

    “我……”宁远想说话,可肌肉丝毫不受控制,微小电流不停游走在嘴唇和牙齿之间,大概三秒一个来回……

    很快他就感觉到口腔肌肉,甚至连带着咽喉都酸胀开始无力,仿佛跑了几千米,就在忍不住要崩溃的边缘,耳边响起系统提示音……

    “训练已达到极限!”

    “完成度24%!”

    “强制修复中……”

    瞬间电流消失,换成一股股暖流,肌肉好似久旱逢甘露,舒服的让人飘飘欲仙。

    宁远回过神,发现自己重新掌握控制权,下意识打开嘴,感觉整个口腔都被打开一样,有种焕然一新的错觉。

    “这是传说中的金手指?”

    “生物电打通任督二脉?”

    亲身体会逐渐明白所谓训练的含义,宁远从惊恐慢慢冷静下来,既来之则安之,咬着牙再来一次。

    “完成度32%!”

    “完成度39%!”

    “完成度43%!”

    一边边训练……一次次突破极限……一阵阵暖流……

    人的声带位于喉头的中间,两片呈水平状左右并列,对称的又富有弹性的白色韧带,性质非常坚实。

    中间又称声门,靠喉头内的软骨和肌肉调节。吸气时两声带分离,声门开启,吸入气息,发声时两声带靠拢闭合发生声音。

    之所以能发声,一部分是自身机能,一部分是依靠声带周边的肌肉群协助进行复杂运动。

    “恭喜宿主通过新手任务,完成度达到50%!”

    “百分百可开启下一阶段训练,请继续努力!”

    宁远眼前一花,意识重新回到现实,赶紧看看表,居然才过了十分钟?

    跑到镜子前,仔细检查完,如果不是口腔和咽喉残留的感觉,仿佛一切只是梦?

    “大家好,我叫宁远!”

    忍不住开口,嘴里发出一阵柔和清亮的声音,崭新感觉令宁远大吃一惊。

    这还是我的声音吗?

    “老龙恼怒闹老农,老农恼怒闹老龙。农怒龙恼农更怒,龙恼农怒龙怕农……”

    “黑灰化肥灰会挥发发灰黑讳为黑灰花会飞;灰黑化肥会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化为灰……”

    “七巷一个漆匠,西巷一个锡匠。七巷漆匠用了西巷锡匠的锡,西巷锡匠拿了七巷漆匠的漆,七巷漆匠气西巷锡匠用了漆,西巷锡匠讥七巷漆匠拿了锡……”

    原本很吃力的绕口令如同水银泻地,瞬间顷刻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