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北国谍影 > 第五十五章 行动计划
    当天下午,许诚言和曹瑞安再一次见了面。

    茶馆的角落里,两个人相对而坐,不过此时的曹瑞安和昨天相比,明显精神有些憔悴,脸色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许诚言察言观色,看来消息已经传到了曹瑞安这里,而且看他的神情,只怕牺牲的人身份不简单。

    “有什么事情?”曹瑞安首先开口问道。

    他和许诚言这段时间几乎每隔一两天就见一次面,联系的很是频繁,这不符合情报工作的安全要求,所以接到许诚言见面的请求后,他不免有些不悦。

    “我得到一个重要消息,要向您汇报,不过我看您好像已经知道了。”

    曹瑞安闻言,挑眉看向许诚言,迟疑了一下,说道:“你先说吧!”

    “好,情况是这样……”许诚言答应一声,直接自己打听到的情况汇报了一遍,“据现场的记者打听,死者是东安小学的一个校工,名叫耿大成,是受伤后举枪自绝,当场毙命。”

    在许诚言叙述的时候,曹瑞安一直沉默不语,直到听完最后一句话,再也抑制不住情绪,头微微扬起,眼睛轻轻闭上,好半天才长吁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他的代号犀牛,第一情报组组长,也是我多年的兄弟……”

    其实曹瑞安来临来之前,已经得知了耿志国牺牲的消息,因为从今天开始,情报员啄木鸟已经开始跟踪马维德,准备伺机而动,上午也随着马维德的足迹,赶到了事发现场,只是去的晚了些,并没有亲眼目睹事件的发生,于是也通过紧急渠道,向上级汇报了这件事情。

    曹瑞安得到消息后,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明明当时已经命令耿志国立刻撤离,可耿志国还是出了事,而且还是死在了自己的住所,很显然是违抗命令,再一次回到了家中,才造成了这一次的悲剧发生。

    只是啄木鸟并不知事发现场的具体情况,现在曹瑞安听到耿志国最后牺牲的惨烈,一时间,按耐不住悲伤的情绪,竟然有些失态了。

    果然是这样!许诚言知道曹瑞安的心情,轻声安慰道:“您说得对,犀牛杀身成仁,也算是死得其所,您还是不要太悲伤了。”

    他虽然没有和耿志国有过交集,但非常理解曹瑞安失去亲密战友后的沉痛心情,因为这种感觉他也不止一次的切身感受过。

    “我是为他不值啊!”可是曹瑞安连连摇头,“昨天你汇报情况之后,我就感觉不对,今天上午还亲自去通知了他,让他马上撤离,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最后还是出了事,诚言,你也要吸取这次的教训,我们做敌后工作的,脑子里要时刻紧绷着一根弦,绝不能有任何侥幸之心!”

    “是,我一定谨记!”

    “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向站长汇报,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许诚言不觉有些诧异,只见曹瑞安接着说道:“犀牛还是跟站长当初一起从家乡出来的同乡,跟着站长鞍前马后多年,唉……”

    原来是这样,许诚言也不禁暗自唏嘘。

    “好了,不说这个了!”

    曹瑞安稳了稳心神,接着问道:“除了这个事,还有需要汇报的吗?”

    许诚言赶紧回答道:“有,是关于任务的事。”

    接着他就把今天高桥哲夫安排他作为渡边恭介的助手,参与跟踪报道此次捐粮运动的事情汇报给了曹瑞安。

    这当然是个好消息,曹瑞安精神一振,嘱咐道:“没想到你一进新民报社,就能够得到日本人的信任,这可是太好了,这对此次任务帮助很大,你有没有具体的想法?”

    许诚言思量了一下,说道:“我回去之后想了一夜,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动员会上动手,就在开动员会的现场,我们的动作要大,大的让这个动员会无法进行下去。”

    “嗯,我之前也是这么想,只是动员会的现场一定是警卫森严,以我们太原站现在的实力,实在是损耗不起,所以才把任务交给你,就是要借助你的头脑,可不能蛮干。”

    许诚言笑道:“当然不能蛮干,我的意思是在动员会现场进行定时爆破,制造一场大混乱,最好能炸死一些重要人物,比如说日兴会社的社长伊藤拓真!”

    “你要对伊藤拓真下手?”

    曹瑞安眼睛一亮,嘴里啧啧说道:“你的胃口可是越来越大了,刚刚干掉了吉冈正雄,现在又盯上了伊藤拓真,他可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一旦得手,整个华北都要为之震动,你有把握吗?”

    许诚言的提议一下子就把曹瑞安的情绪提起来了。

    日兴会社虽然明面上只是个商业集团,但实质是日本内阁和日本最大财阀集团的联合势力,不仅掌握着整个华北地区的经济命脉,更是支撑日本华北方面军作战的有力保障,它的地位无可取代,不可动摇。

    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便是屡次插手军方事务,可军方对这个庞然大物也都是无可奈何,就连山西最高军事长官,手握重兵的岩松义男中将,对于日兴会社的强势,也只能是发几句牢骚而已,可想而知日兴会社的特殊地位。

    而作为日兴会社驻太原的分社长伊藤拓真,其本人就是三菱财阀的代表人物之一,身份自然是非同一般,不要说的吉冈正雄,就是他的上司特高课课长明石英树大佐,也要稍逊一筹。

    如果真如许诚言所说,借此机会将伊藤拓真除掉,不仅这次捐粮运动会胎死腹中,就是整个华北地区也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这不得不让曹瑞安心动不已。

    但是曹瑞安也很清楚,想要刺杀这样的一个重量级人物,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他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许诚言见曹瑞安的眼睛烁烁生光,就知道这位上司绝对是动了心思了,接着说道:“如果是在平时,刺杀伊藤拓真自然是困难重重,可是在动员会的当天,作为社长的伊藤拓真肯定会出面,上百人的集会,人多手杂,正是下手的好机会。”

    曹瑞安此时已经不把心思放在破坏动员大会的事情上了,正如许诚言所说,只要炸死了伊藤拓真,其他一切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他一拍桌案,沉声说道:“好,要干就干一票大的,需要我做什么?”

    “我需要炸药,最好是梯恩梯炸药。”许诚言说道,他这一次和曹瑞安见面,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向他申请梯恩梯炸药。

    许诚言和计云在晋南作战的时候,经常使用爆破手段,两个人都是制作定时炸弹的高手,而梯恩梯炸药不仅是威力大,稳定性又好,更因为熔点低,可以方便制成各种形状,是制作定时炸弹的最佳选择。

    曹瑞安不禁眉头一皱,想了想摇头说道:“这个还真没有,梯恩梯炸药我们实在搞不到。”

    梯恩梯炸药在制造时,合成反应需要很苛刻的实验条件,中国目前来说还没有能力制造,只能从国外进口。

    可是现在日本人如今用军舰封锁了中国对海外的各种渠道,梯恩梯炸药在上海或者天津这样的港口城市,还可以通过走私的军火贩子搞到手,许诚言所在的部队就是因为紧靠着上海,才能搞到这些高级货。

    但是山西远在中国内陆地区,间隔千山万水,重重关隘,这里根本没有渠道搞到梯恩梯炸药,就算是有,也是极少量的,以曹瑞安的能力,实在是力有不逮。

    许诚言一听不禁有些失望,他并不清楚太原站的物资储备情况,于是再次问道:“那你们能提供什么样的炸药?”

    曹瑞安略微思索了一下,解释道:“我们能搞到一些楷字炸药,黄色炸药也可以搞一些,但是这都需要冒一些风险。”

    许诚言一听,不禁挑了挑眉毛,他知道所谓曹瑞安口中的“楷字炸药”是原山西本土生产的军用制式炸药,是用肥田粉为原料的混合炸药,成本低廉而且生产量大,可是威力就小了很多。

    至于“黄色炸药”,是日本军队普遍使用的苦味酸炸药,因为苦味酸被是黄色染料,还有极强的染黄能力,又被称为“黄色炸药”,可是这种炸药的威力虽然大,安全性却更差,遇潮遇热,甚至暴晒碰撞都会爆炸,根本不适合制作定时炸弹。

    许诚言无奈,只能点头说道:“那就用楷字药,越多越好!”

    曹瑞安一听,又是摇头:“现在我也不能确定能搞来多少,但是数量肯定不能太多,多了就藏不住了,你还要给我几天的时间准备。”

    情报站重新建立,各项物资都非常匮乏,又因为太原距离晋南战线路途遥远,日本人又检查的很严,中途到处都是关卡,运输军火实在是不安全,也不现实。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太原站早早就在太原本地发展了一条军火来源渠道,这也是原太原情报站留下的一名重要情报员,楚光济接手后,能够使用的有限资源之一。

    比如上一次刺杀吉冈正雄所使用的那一批长枪和驳壳枪,都是通过这个渠道获得的。

    但是炸药不同于枪支,民间枪支泛滥,有很多历史上的原因,积重难返不可挽回,可是各大势力对于炸药的控制一直很严,要搞到手并不容易。

    而且这条渠道也并不在曹瑞安手中,是在站长楚光济的手中,所以曹瑞安需要回去求证一下,心里也没有底。

    许诚言一听更是无语,如果想要在动员大会上搞出大动静,爆炸的威力一定不能小,如果搞不到足够的炸药,行动计划就要重新设计了。

    “好吧,距离动员大会还有十天的时间,您这边尽快给我消息,我需要根据数量来制定计划。”

    曹瑞安点头答应道:“好,我会尽快搞到手,具体的实施,就要看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