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北国谍影 > 第五十四章 惊闻噩耗
    看到渡边恭介点头同意,高桥哲夫很是满意,渡边恭介虽然是他的下属,可因为他到底是特高课的人员,所以多少还是要客气委婉一些。

    当然,作为前辈和上级,高桥哲夫并不是顾忌渡边恭介的背景,事实上,高桥哲夫本人具有足够的资历和地位,对渡边恭介发号施令,只不过他不想做的太难看而已。

    一切都交代清楚,许诚言和渡边恭介一起退出了办公室。

    两个人一起下了楼,渡边恭介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诚言君,不知道你和高桥主编有什么渊源,能得如此的看重?”

    许诚言微微一笑,有意无意的将手中的书籍换了一个位置,书籍的封面正对着渡边恭介,开口说道:“高桥先生和我的老师有同窗之谊,算是我的长辈,所以才对我特别关照,渡边君请不要在意,我刚刚接触工作,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到时还请不吝赐教,不用客气!”

    他当然不介意把虎皮拉的更大一些,与吉野卫门的关系,是他最有力的护身符,越多人知道越好,这样做起事来也便利许多。

    渡边恭介闻言一愣,目光扫过许诚言手中的书籍,本能的感觉到,这本书一定和许诚言有关联。

    而且他很清楚高桥哲夫是东亚同文学院的早期学员,其同窗遍布日本各个阶层和部门,其中许多人至今已经身居高位,如果说许诚言的老师就是其中之一,那么自己对许诚言的态度,就要好好斟酌一下了。

    他平时眼高于顶,态度傲慢,但那也只是因人而异,真正有实力和背景的人,他还没有傻到去硬怼,于是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和声说道:“哪里的话,以后有什么需要,诚言君请尽管开口,我一定知无不言。”

    两个人又客气了几句,这才各自分开,作为报社的首席记者,渡边恭介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和许诚言等人的办公室间隔不远。

    许诚言正往回走,却就看见白思南正侧身露头的守在门口,不禁奇怪的问道:“老白,你在看什么?”

    “在看你!”

    “看我?”

    “你刚才和渡边一起下来的,怎么样,他没有给你脸色看?”

    自从许诚言来到报社,被两位总编和主编轮番叫到办公室里谈话,现在又看到平时一脸倨傲的渡边恭介也和许诚言有说有笑的走在一起,自然让白思南好奇心大起。

    许诚言微微一笑,解释道:“是主编让我做渡边君的助手,跟踪报道捐粮运动的事情,我看渡边君还是很好相处的。”

    听了最后一句话,白思南撇了撇嘴,只当是没听见,两个人一起回了办公室。

    可是一进屋,办公室里竟然空无一人,平常的时候,这里总要有几个记者留在这里办公,可是今天一个也不见。

    许诚言诧异的问道:“这些人都去哪了?”

    “刚才得到消息,调查科和特高课的人在城东一带抓捕人犯,听说还发生了枪战,他们几个被抓了差,被主编派过去了。”

    许诚言一怔,既然是特高课和调查科的人动手,很有可能是针对抗日组织的,他赶紧问道:“知道是在抓什么人吗?”

    “听说是重庆分子,不过具体什么情况就不好说了,等他们回来就知道了,”

    重庆分子,也就是太原站的人了!

    许诚言心中顿时升起一丝不祥之感,尤其是他之前知道马维德的行为古怪,难道真的找到了太原站的行踪。

    许诚言不禁心中焦急,他必须要搞清楚情况,不过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加入新民报社的好处了,作为特高课的外围组织,新民报社是可以比旁人更快的接触到这些内部消息,许诚言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等去采访的人回来,一切就明白了。

    这时他又问道:“平常像是这种事情,都需要我们派人过去吗?

    “一般情况下,都会通知我们,主要是为了宣传需要,比如之前特高课抓捕了大量的重庆分子,我们新民报社就有重点采访和连篇的报道,褒奖政绩,歌功颂德,无非都是这一套。

    但也有特殊情况,如果他们不能说的,我们就不能多问,说白了,就是让人家招之则来,挥之则去,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太多,我是轻易不去掺合这种事情,就留下来守电话了。”

    “社会部的人不去吗?”

    “社会部?”白思南嘿嘿一笑,摆手说道,“他们这些人搞个八卦和娱乐新闻还行,这种事情都是有多远躲多远。”

    知道白思南并不了解具体情况,许诚言也就不再多问,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探头向窗外看了看,转身坐下,正好把手中的《北国通篇综览》拿起,慢慢的翻看,耐心的留在办公室里等消息。

    结果这一看,许诚言一下子就看入了神,这本书能够得到日本学术界和情报界的广泛推崇,确实是名副其实。

    书中详尽介绍了中国河北,山东,绥远,山西各省,甚至还有陕西地区的政治经济,风土气候,人情风俗,农工商业,金融,运输,交通等状况。

    尤其是在军事价值极高的险地要地,都有极为仔细的描述,还配有准确的地图,有的地方甚至精准到了一座普通桥梁的位置,怪不得江口直仁说这是日本高层必看的一本书,通过这本书,哪怕是一个从来没有到过中国的人,也能够对中国北方有一个很深的了解。

    当然其中还有吉野卫门在实地考察过程中的一些感悟和亲身经历的趣事,文章内容也是引人入胜,极具观赏性。

    他几十年如一日,奔波在中国北方各地,跋山涉水,期间遇到了许多危险和困难,抛开立场不谈,其坚韧不拔的毅力足以让人敬佩。

    由此也可以看出,为了完成这部书,吉野卫门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努力。

    许诚言只翻看了一小部分内容,就不得不赞叹不已。

    一旁的白思南看到许诚言这么入神的看着这本书,也有些好奇的凑了过来。

    这才把许诚言惊醒,赶紧把书合在一起,问道:“什么时候了?”

    “快中午了,该下班了,你不走吗?”

    许诚言一皱眉,怀里取出随身的怀表看了看,正要说话,就听外面的脚步声纷沓而至,几个同事匆匆忙忙赶了回来。

    白思南一看,正是之前被抓了差的同事,于是问道:“怎么样?抓到人了吗?”

    “抓到了,不过人已经死了!”一个记者摇头说道,“以后这种事情就躲远点,跑到那里干瞅了半天,人家都不搭理。”

    死了?许诚言心中一紧,也开口问道:“真是重庆分子吗?有几个人?确定死了?”

    看到是许诚言相问,一个机灵的记者赶紧回答道:“应该是一个人,我们就看到了他们抬出一具尸体扔上了车,别的人也没见到,等他们走了,我还在附近打听了一下,死的人叫耿大成,听说是东安小学的一个校工。”

    白思南又问道:“调查科什么都没有说,那这个消息还发吗?”

    “当然不能发了,我还想着多问几句,结果调查科的马科长脸色难看很,一句无可奉告,就把我们打发了,估计这次是搞砸了。”

    “我倒是在旁边听了几句,好像这个人还是受伤后自绝的,这些重庆分子真是狠,这人要是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是啊!总说视死如归,可是真做到的有几个?”

    “今天不就是一个!这些人悍不畏死,凶狠难缠,连吉冈组长不也被他们杀了,要我说,这太原城以后可是难得安宁了。”

    “嘘…,别乱说话!”白思南听他们越说越乱,生怕说出什么不妥的话来,赶紧出声告诫道。

    这一句话好像是一道闸,关住了议论之声,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不过好在都是中国记者,大家左右看了看,都不再言语了。

    只寥寥几句,许诚言就已经清楚了个大概,抓捕的目标是一个人,掩饰身份是东安小学的校工耿大成,在抓捕过程中自绝身亡,从这个情况看,特高课和调查科并没有什么收获。

    这会不会和之前自己汇报的事情有关呢?许诚言心中犹豫,此时看着下班的时间已到,便起身和大家打了声招呼,快步出了报社。

    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是来到计云的住处汇合,一开口就直接询问今天上午的应聘情况。

    计云没好气的说道:“这个高桥难缠的很,一会儿说我的文笔不好,一会又嫌弃我日语不过关,挑三拣四的毛病真多。”

    许诚言心情不佳,有些不耐烦的问道:“那最后呢?”

    计云一摊手,无奈的说道:“当然是拒绝了,看来他们对看新民报社控制的很严,一般人还真不好打进去。”

    “算了,那就以后再说!”许诚言失望的说道。

    计云这时才看出许诚言情绪不高,奇怪的问道:“怎么了,有事情?”

    “嗯,今天刚听到一个消息,特高课和调查科突然实施了一次抓捕行动,当场打死了一个人,很可能是我们的人!”

    “什么?我们的人!”计云一下子挺直了身子,脸色严肃起来,“到底怎么回事?”

    许诚言就把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最后说道:“我之前见到马维德的时候,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他很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今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就是不知道那个牺牲的人到底是谁,我们要尽快上报,核实他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