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北国谍影 > 第五十三章 参与其中
    新民报社办公楼的最高一层,总编办公室里,许诚言身形挺直,半坐在座位上,态度恭敬的和总编江口直仁轻声交谈着。

    自从江口直仁知道许诚言和吉野卫门的关系后,就对这个中国青年特别留心,今天特意把许诚言叫到自己的办公室,一副和蔼可亲的态度,倒是让许诚言有些始料未及。

    而江口直仁知道许诚言的日语水平极高,所以全程都是使用日语交流,结果还是让他吃了一惊,这个年轻人一口纯正的关西腔调,交谈之时,他竟然丝毫感觉不到半点违和之处,一时间对许诚言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此时,江口直仁起身,从书架上取出厚厚的一本书,走到近前,轻轻放在他的面前,笑着介绍道:“诚言君,这可是我特意收藏的,你拿回去好好看一看。”

    “这是?”

    许诚言赶紧双手拿起书来,这是一本日文书籍,只见封面上写着《北国通篇综览》几个大字,紧接着就在下面看见作者的名字,顿时诧异地看向江口直仁。

    “这是吉野老师的著作!”许诚言一脸的惊讶。

    江口直仁微微一笑,他知道许诚言虽然是吉野卫门的学生,但毕竟是中国人,估计并不了解吉野卫门不为人知的一面,便仔细介绍道:“不错,正是吉野先生的著作,昭和九年出版,这本书可是吉野先生花了足足二十年的时间,在中国实地考察,录取了极为详实的资料,最终才完成的巨作,几乎是他半生的心血,对我们在战前进一步了解中国北方,具有极大的参考价值和军事价值,可以说,只要是在华北工作的有关人士都看过这本书。

    鉴于它的珍贵价值,所以只在我们内部发行,一般人是看不到的,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搞到这本书,作为吉野先生的学生,你应该多看一看。”

    许诚言一听,赶紧将书拿起,感激的说道:“那真是太感谢了,我一定仔细阅读,说起来实在惭愧,作为老师的学生,我对老师过往经历知道的并不多,正好可以通过这本书,仔细的了解一下。”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江口直仁满意的点了点头,“诚言君,我已经通过我在北平的朋友,去打听吉野先生的具体住址,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我也希望你们师生尽早重逢,也算是一段佳话。”

    对于江口直仁的表现出来的异常热情,许诚言自然心知肚明,再加上眼前这本《北国通篇综览》,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和吉野卫门进一步拉上关系,这再一次确定,自己的这位日语老师,一定是一位身份不同反响的人物。

    许诚言颔首行礼,恭声说道:“多谢您的厚爱,能够有机会和老师重逢,也是我最期望的,一切都要麻烦您了。”

    江口直仁哈哈一笑,连连摆手道:“都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不过,诚言君,如果能够有机会去往北平见到你的老师,请一定要替我向吉野先生转达敬意。”

    “一定,一定!”

    许诚言自然是满口答应,随即有些疑惑的问道:“您是说吉野老师现在在北平吗?”

    “是的,据我所知,吉野先生目前正在北平,负责监督新政府的行政工作,责任重大啊!”

    许诚言顿时一惊,他之前尽管也猜测出吉野卫门的身份确实不一般,但估计也只是著名学者之类的人物。

    可是如果真像江口直仁所说的那样,负责监督华北伪政府的行政事务,这个位置已经绝对算得上是政府高层了。

    看到许诚言吃惊的表情,江口直仁并不意外,他接着解释道:“诚言君,你可能还不清楚吉野先生在我们日本学术界的地位,先生卧薪尝胆,苦心竭虑数十年,成就斐然,不仅在学术界有着崇高的地位,追随者甚众,就是在军方也是有着足够的影响力,所以我才要你多读一读吉野先生的书籍,还有,关于他早期的几部作品,我也会尽快为你收集,你要认真阅读领会,这对你大有好处。”

    江口直仁对许诚言并没有讳言,直接道出这些情况,他知道许诚言也是聪明人,应该明白自己的意图。

    许诚言自然领会,连忙点头答应道:“多谢您的指点,我回去认真领会,以后如果能够有机会,一定报答您的知遇之情,请您相信我!”

    看到许诚言如此懂事,江口直仁满意至极,两个人又闲谈了几句,许诚言这才告辞离去。

    出了总编办公室,许诚言看着手中的这本《北国通篇综览》,心中颇为期待,看得出来,自己借助着与吉野卫门的师生关系,在新民报社站稳脚跟是不成问题的,甚至可以更进一步,以后的工作会容易很多。

    他心情大好,快步下了楼梯,正好看见计云从高桥哲夫的主编办公室退了出来。

    今天是计云前来新民报社应聘的时间,为了遮掩他的许诚言的关系,计云特意推迟了两天,不过此时看着计云的表情,只怕这次的应聘并不顺利。

    计云也看见了许诚言,只是此时楼道里还有来往的其他工作人员,两个人不便交谈,计云只好和许诚言微微点头示意,然后两个人擦肩而过。

    许诚言来到高桥哲夫的办公室门口,轻轻敲响了房门,在得到回应之后,推门而入,微微颔首道:“先生!”

    “哦,诚言,你来了!”高桥哲夫抬眼看到是许诚言进来,便起身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在一旁的沙发坐了下来。

    两个人相对而坐,看着许诚言手中拿着的书籍,高桥哲夫微微点头,笑道:“这是江口总编送给你的?”

    “是的,都是您的提携,总编对我很是关照,还特意送给了我这本书,是吉野老师的著作,我这个学生竟然一无所知,真是惭愧!”

    看着许诚言一脸的诚恳,高桥哲夫哈哈一笑,接过许诚言手中的书籍翻看了一下,他一向推崇吉野卫门,自然早就拜读过这本书,将书放回桌案上,点头道:“这也是总编的好意,诚言,估计江口总编也对你透漏了一些情况,目前吉野学长在新政府的地位超然,如果你能够得到他的关照,前途是不可限量,作为你的朋友和师长,我们都是愿意为你提供帮助的。”

    “这我当然明白!”许诚言赶紧表态道,“只要诚言能够见到老师,一定会为您转达敬意,但有驱使,无不从命!”

    “哈哈,言重了,言重了!”高桥哲夫满脸都是笑意,响鼓不用重锤,这个年轻人什么都明白。

    而且他对于许诚言特意前来把江口直仁赠书一事向他汇报的举动,感到满意之极,这清楚地表明,在许诚言的心目中,自己和江口直仁的地位是不一样的,对自己不遮不掩,关系显然更进一层。

    尽管他和江口直仁的关系一直不错,不然也不会把许诚言是吉野卫门学生的事情直言相告,可是许诚言如此做法,还是让他心里很舒服,暗道自己没有看错人。

    想到这里,他接着说道:“诚言,我对你的才能是看好的,不过记者这个工作并不是只看文笔和学识,更重要的是实践,是看你的与人沟通接触的交际能力,如何处理遇到的人和事,这方面你还需要多加历练。

    现在我手上就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你不妨一试。”

    “请您尽管吩咐!”许诚言自然是满口答应。

    “是这样!”高桥哲夫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目前日兴会社正在组织一场重要的大型活动,目的是动员有实力的中国人主动捐献粮食,以缓解我们前方日益紧张的粮食供应。

    中村顾问对此也是非常的重视,要求我们新民报社要重点宣传,全程跟踪报道,把这次活动的声势造的大一些。

    总编和我商量过,准备就这次活动开一个专栏,专门宣传这次捐粮运动,以往像这样重要的工作都是由渡边君负责,我现在想,你也可以参与进来,让渡边君带一带你,尽快熟悉这一类的工作。

    这个期间,你可以随意调用时政部和社会部的人员,并随时汇报进度,有什么困难,尽可以向我和江口总编开口。”

    捐粮运动?

    这顿时让许诚言心中暗喜,之前他刚刚接受了破坏捐粮运动的任务,还正在发愁如何入手,现在机会就送到眼前了,自己可以名正言顺的参与其中,这对完成此次任务帮助极大。

    想到这里,他不再犹豫,立时点头答应道:“请您放心,我虽然经验不足,不过一定全力以赴,绝不会让您失望!”

    “好,知难而上,勇气可嘉,我相信你的能力!”高桥哲夫抚掌笑道。

    于是他拿起电话,通知首席记者渡边恭介来自己的办公室一趟。

    没过一会,渡边恭介就敲门而入,看到许诚言也在,不禁有些奇怪。

    高桥哲夫笑着介绍道:“渡边君,这位就是刚刚加入时政部的许诚言,这次捐粮运动的报道,就由他做你的助手,你的经验丰富,要多教一教诚言君,尽快的让他熟悉工作。”

    渡边恭介之前倒是见过许诚言,也知道时政部这个紧要部门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中国人,这绝对是不正常,对许诚言的来历虽然有所猜测,但是刚一加入,就让自己亲自来带,这还是太出乎意外了。

    此时许诚言已经起身,对渡边恭介躬身一礼:“还请渡边君多多关照!”

    尽管渡边恭介并不情愿,可是他对高桥哲夫的吩咐却不敢怠慢,于是点头答应道:“没有问题,诚言君年轻有为,才华出众,很高兴能和你共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