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北国谍影 > 第四十九章 意外相遇
    许诚言这边并不知道,自己因为老师吉野卫门的原因,已经成功引起了报社总编的注意。

    他下午正常去报社上班,在白思南的帮助下熟悉工作,很快就已经搞清楚了工作流程,开始上手工作。

    晚上下了班,回到了自己家中,将带回来的新闻稿件略做整理,按照要求撰写稿件,可是他家中的陈设实在简陋,除了一张床,也就是一张方桌,几张椅子。

    这张旧方桌,不止是低,桌面还坑洼不平,椅子倒是高,可椅面又窄,坐上去一会还行,可是坐久了,弯腰弓背的很不舒服。

    许诚言没写多长时间,就放下了手中的钢笔,又抬头看了看头顶上散发着昏暗灯光的旧灯泡,忍不住摇了摇头,很是无奈。

    第二天是星期天,按照报社的要求,他可以不去上班,而且记者的工作相对来说,在时间安排上余地还是比较大的,除了采访,就是撰稿,只要工作完成,不影响出版,其他时间报社并没有要求全天候值班,可以自行安排。

    所以许诚言今天并没有去报社,吃完早饭后,就去附近的一家家具店转了转,看中了一套书桌椅,但没有直接购买,这处租房是房东陈师傅的,如果想要置换家具,是要给房东打招呼的。

    他一路走到家门口,转身进了对面的裁缝铺,撩开帘子,正见陈师傅正在和两位顾客交谈。

    看到是许诚言,陈师傅挥了挥手示意,算是打过招呼,转身接着和身旁的顾客兜售道:“先生,我这里的西服都是精心缝制的,料子上乘,样式也新,穿出去走到哪里也有面子,才一百四十块,您要是去东门的铺子里去买,最少要您二百块,手艺还不及我呢!”

    许诚言看着他正卖力招揽生意,也就没有上前,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静静地候着。

    今天裁缝铺的生意不错,两个顾客都是左看右看,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显然是有购买的意思,陈师傅心中欢喜,跟在身后不停的介绍,想着做成这门生意。

    可是忙活了半天,两个顾客硬是没买一件,还在展示的衣服里挑挑拣拣,查看的很是仔细。

    算了,嫌货才是买货人!陈师傅也不着急了,转身过来招呼许诚言。

    “许先生,我还正想找您呢,您倒是先过来的,怎么样,这两天该交房钱了,您手头可还宽裕?”

    陈师傅可没有他老婆好说话,房租钱可是一分不能少,一到日子就想着收租,只不过这位许先生一直没有找到工作,看着又斯文可亲,所以也就等了两天,今天正好送上门,也就顺便开口追租。

    许诚言从怀里掏出来两张钞票,笑着说道:“借陈师傅您的吉言,我这两天刚刚找到了工作,预支了薪水,这不,一拿到钱就给您送来了。”

    “您这是想通了,我就说嘛,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怎么也得先有个糊口的营生。”

    陈师傅接过钞票,赶紧揣进兜里,嘴里还不停地絮叨着,他早就嫌这位租客没有稳定的工作,生怕交不上房租,这时总算是放心了,最后才想起问道:“您到哪里高就了?”

    “去报社求了个职位,当记者!”许诚言客气的回答,但是没有说清楚是哪个报社,新民报社的名声太差,在这里工作的中国人,都被人背地里称作是“汉奸”,传出去被人戳脊梁骨。

    “哎呦!”陈师傅眼睛里放光,“记者可是好工作,薪水高还体面,到底是读书人,以后您也给我写篇文章,给我这个小店宣传一下,我少收您一个月的房租。”

    听着陈师傅不着边际的胡说,许诚言只能尴尬的笑了笑,却不好直言拒绝。

    倒是旁边的一位顾客忍不住嘿嘿一笑,指着陈师傅,打趣道:“还登报宣传,就你那点房租,再打几个翻也不够,别难为你家房客了。”

    陈师傅顿时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他又何尝不知道能够登报做广告的,都是那些大商铺,大买卖,自己不过是想着占点便宜,被人戳破,正要反驳,却被许诚言拦住,打着哈哈道:“有机会,有机会!”

    另一位顾客也把目光看了过来,他身形健壮,高鼻梁,眼睛狭长,显得目光锐利,在许诚言身上打量了一下,随即瞪了同伴一眼,同伴立时反应过来,赶紧转身走开,不再说话。

    这时许诚言也把这两位顾客看得清楚,这才微微一笑,和声说道:“陈师傅,今天正好来和您打个商量,我那房子里的家具太旧了,尤其是桌椅,我每天写稿子也不方便,想着换一套……”

    话还没说完,陈师傅就连连摆手,摇头说道:“许先生,您这就不厚道了,我这一个月才收您多少房租啊?当初看您是读书人,还特意减了不少,现在还再换一套桌椅,我得搭进去多少钱,这可不行!”

    按照一般的租房规律,房主是要准备租客生活所需的基本设施,床铺桌椅都是必备的,如果要换,都是房主掏钱,当然,也就是普通的家具。

    许诚言赶紧解释道:“陈师傅,是我没说清楚,这套书桌座椅,我自己掏钱购买,绝不让您花费一个铜子,将来如果我离开,这套桌椅就给您留下,您看怎么样?”

    “哦,是这样!”陈师傅立时语气一缓,“这当然好,怪不得说,读过书就是这不一样,做事周到,您只管换,一会我给您搭把手。”

    这脸变得快,话也转得圆,让一旁的两个顾客都是一阵偷笑,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顾客也不再耽搁,从兜里捞出钞票,对陈师傅说道:“把刚才试的这件西服包上!”

    “好,好,您稍候!”陈师傅一看顾客终于买了衣服,立时眉开眼笑,忙不迭的收了钱,把西服整齐打包,交给了顾客。

    把两个顾客送出了门,陈师傅这才转身回来,对许诚言抱怨道:“这些外乡人真是麻烦,买件西服,倒把铺子里的衣服都试了一遍,也不嫌麻烦。”

    许诚言也听的清楚,这两个顾客,为首的那个带些东北口音,另一个听着像北平口音,都是外乡人。

    这个时期的山西,因为多年没有战争,发展迅速,是中国排名最前的富裕省,山西人又抱团,所以对外乡人多少有些看不起,有很强的心理优势,陈师傅也是如此,背地里向许诚言吐槽,可手中的钞票却是攥的紧紧的。

    许诚言微微一笑,说道:“外乡人是麻烦一些,对了陈师傅,这两个人来你店里多久了?没问点别的事情吧?”

    “别的事情?”陈师傅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听自己老婆说,前两天有城北的混混在打听这位许先生的事情,想来是被这些事情吓怕了。

    他今天刚收了许诚言的租金,又白落了一套桌椅,对许诚言的事情自然上心,真怕吓到了这个房客,赶紧安慰道:“放心,这两个人进了门就看衣服,什么也没有问,和你不相干的,许先生,你把心放肚子里,要真是有不长眼的找你麻烦,我给我兄弟打个招呼,把他关进牢子里蹲几天,您就踏踏实实的放心住着就是。”

    陈师傅这个人虽然爱钱,但做事还是讲究的。

    许诚言看陈师傅的表情自然,微微点了点头,普通人想要说谎,多少都会露出些痕迹,可是他从陈师傅的脸上什么也没有看出来,知道说的是真话。

    于是许诚言也没有多说什么,向陈师傅拱了拱手,起身告辞离开,出了裁缝铺子,看着两个顾客离去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原因无他,因为他已经认出来,为首的那个顾客,就是清除名单上的重要人物,太原新民会调查科科长马维德。

    新民会是日本人特意发展的外围势力,分布面广、成员多,配合日本人做尽了坏事。

    其中就以调查科为害最重,调查科科长马维德是从东北调过来的先遣团成员,不折不扣的铁杆汉奸,非常受日本人的信任,又为人精明,狡猾如狐,曾经抓捕过很多抗日志士,太原情报站就有不少情报员就是被他抓捕的,所以,马维德也是继吉冈正雄之后,太原站最想除掉的目标之一。

    许诚言在调查材料里见过马维德的照片,对他颇多了解,也曾设想过把此人列为下一个刺杀目标,可是还没有决定,今天却在自己家的家门口遇见了。

    可是马维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许诚言心中暗自惊疑!

    难道是冲着自己来的?如果是的话,会不会是因为卢明志的原因?难道是这件事的首尾还没有处理干净?是哪里出了差错了呢?是邓辉和严高义没有逃离,或者被抓回来了?还是刘猴子案子有了反复?甚至有可能是陶四宝在外面胡说八道?

    许诚言脑子飞快地思索着,猜想着各种可能,但都无法确定。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这次的相遇真是一次巧合,但这种可能性太小了,像马维德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买一百多块钱的衣服?只怕他吃一顿饭的花销,都比这件衣服贵。

    楚光济曾经说过,“一个优秀的情报员,是不相信巧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