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北国谍影 > 第三十六章 制造麻烦
    城北晋祠街,这里也是太原老城区最繁华的街区之一,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屋宇鳞次栉比,招牌林立,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脚店、肉铺等等,还有各种各样的小商贩,一直延伸到街尾。

    田文蕙从一家理发店里走了出来,抬手理了理刚刚梳整的秀发,心情又好了几分。

    现在时局动荡不安,哪怕是太原城里,治安状况也是不好,所以她平时深居简出,少在外面逗留,偶尔出来放放风,也是尽早回家。

    此时街道上的行人很多,她左右看了看,没有找到人力车,微微有些失望,但好在住处离此不远,干脆就步行回家。

    顺着两边房屋的阴凉款款而行,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阵嘈杂之声,还有人连声高呼:“抓贼人!抓住他……”

    她闻声回头望去,就见人流中一个壮汉窜了出来,此人套着一身破烂不堪的旧袄裤,满脸黑泥,看不清楚面目,手里抓着一个皮包,正脚步飞快地在街道上奔跑着,想必就是所谓的贼人。

    身后三五个穿西服的男子紧追不舍,口里还高声喝骂着。

    周围的人都是注目观望,那个壮汉一看就是生活无着的流民,此时的山西局势动荡,百姓流离失所,有很多失去家园的人涌入了太原,他们少有求生的手段,处境艰难,为了能够活下去,很多人就沦为了乞丐,窃贼,像眼前这种事情在太原城里时常上演。

    此时就见那壮汉脚步飞快,身形在人流中快速穿行,可街道上人流太多,还是让他的速度慢了下来。

    眼见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壮汉情急之下,干脆一阵蛮力冲撞,他力大身沉,把周边的行人都撞的东倒西歪,人群中顿时发出一阵斥骂吆喝之声。

    可是前方依然拥挤,身后追赶的几个人,借着他冲开的空隙,反而越来越近,壮汉左右看了一眼,转身便冲向路旁的店铺,顺着墙根奔跑,眼见就向田文蕙的方向冲了过来。

    田文蕙原本距离很远,还看着热闹,没想到转眼间,贼人竟然慌不择路冲到眼前,她吓得惊恐失色,手足无措,竟不知道如何躲避。

    还没有等她来得及反应,壮汉就直直的撞在田文蕙的身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贼人的左手肘部一横,重重地撞击在田文慧的左肋。

    田文蕙顿时觉得胸口一闷,来不及反应,被这个壮汉撞倒在地,可是壮汉脚步不停,直接从她的身上跨了过去,慌乱之中,田文蕙的左小腿被壮汉一脚踩中,骨头发出一声脆响。

    “哎呀!”田文蕙只觉得小腿剧痛难当,浑身冷汗一下子激发了出来,忍不住发出一声急促的痛呼声。

    身边的人都发出一阵惊呼,纷纷赶了过来,可是这个壮汉的动作飞快,接连撞倒几个试图拦阻的行人,向一条胡同岔道钻了进去,瞬间就不见了踪迹。

    田文蕙此时已经倒地不起,浑身痛楚难当,忍不住开口连声呼救,周围的人看到一个弱女子受伤,都赶紧上前帮助,还有好心人招来人力车,将她送往附近的博爱医院救治。

    两个小时之后,博爱医院诊室的一张病床上,刚刚完成初步检查的田文蕙,紧皱着眉头,感觉身体的每一寸骨头都被挤压的粉碎,只要动一动,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这个时候,一名身穿白衣的女护士走了进来,轻声问道:“田小姐,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好,需要一段时间的住院治疗。”

    “住院?这么严重?”田文蕙不禁面露为难之色。

    女护士点了点头,耐心地解释道:“田小姐,您的肋骨和腿骨都有不同程度的骨折,腿骨还好说,可以肋骨的受伤部位需要进一步检查,情况比较严重,现在不仅不能够移动,而且还需要人来进行护理,所以您最好尽快通知家人。”

    “家人?”

    田文蕙不禁一愣,自己在太原孤身一人,平时又深居简出,刻意少和旁人接触,就是连相熟的朋友和邻居都没有?

    难道需要通知他?

    可是他曾经特意交代过,不能在任何人面前提起他的名字,尤其是在近期这段时间里要特别小心,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能轻易见面。

    田文蕙原本就是外地人,几年随家人逃难至太原,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连累的家破人亡,只剩下田文蕙一人,幸亏在紧要关头,被卢明志搭救,不然此时她早就被卖到人贩子手中,后果可想而知。

    从那以后,田文蕙就跟了卢明志,两个人在乱世中相互取暖,算是上是恩爱夫妻。

    可是卢明志考虑自己的身份特殊,身边到处都是危机,为了保护爱人,也不想让旁人知道自己的软肋,一直都不敢暴露两个人的关系,于是专门安排了另外一个住处安置田文蕙,而田文蕙身边,为了保密,甚至连佣人都不敢请。

    因为卢明志处事周密谨慎,小心维护,所以即便是情报站的同事都不知道田文蕙的存在,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卢明志被特高课抓捕之后,田文蕙并没有被牵连,平平安安的度过了一劫。

    后来卢明志叛变投敌,被特高课放了出来,卢明志更不敢让旁人知道自己的秘密,无论是日本人和军统情报站,都有可能拿田文蕙来做文章,于是他特意交代田文蕙,近期内,相互之间暂时不要见面,避一避风头。

    所以田文蕙一听到女护士的话,实在是左右为难,一筹莫展,她犹豫的表情让女护士好像明白了什么,于是低声安慰道:“如果没有家人陪护,我们可以提供专业人员护理,不过,这需要多支付一定的费用。”

    田文蕙想了想,只好点头答应,她如今连动一动都难,没有人帮助照顾确实不行,最后还是决定通知卢明志一声。

    再说,博爱医院作为太原最大的医院之一,一向收费不菲,她出门根本没带多少钱,现在必须要卢明志把钱送过来,支付医疗费用,于是说道:“只能麻烦你们了,不过我现在身上没带多少钱,麻烦你帮我打个电话,请人送些钱过来。”

    说完,她报了一个电话号码给女护士,再次叮嘱道:“这是我的一个远房表哥,平时也没有什么往来,你给他打电话,请他想办法把钱送来就好。”

    女护士点头答应,转身离去。

    博爱医院的就诊楼内,许诚言已经换回了一身装束,头戴礼帽,时下流行的挡风呢子大衣,鼻梁上多了一副金边眼镜,再加上两撇小八字胡,手里还拿着一张报纸,斜靠在走廊的墙壁,远远的盯着田文蕙所在的病房。

    田文蕙的受伤,当然是他一手安排的,摆脱掉追兵之后,他就紧随着来到博爱医院,近距离的观察田文蕙的情况。

    不多时,就看到一名女护士从田文蕙的病房走了出来,他赶紧身子一侧,将报纸展开遮挡面容,身子靠在墙壁上,等女护士从身边走过,这才收了报纸,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

    女护士很快来到大厅接待前台,拿起桌上的电话拨打了出去,很快电话接通,女护士开口问道:“请问是卢先生吗?”

    对方沉吟了一下,很快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女护士把田文蕙的情况简单做了叙述,最后说道:“您的表妹田女士受伤很重,现在起卧都很困难,如果您方便,还是请尽快来医院照顾。”

    可是她说完之后,好半天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最后只好摇了摇头,把电话挂断。

    而就现在她侧后方不远处的许诚言,把她的对话听了清楚,知道这是在通知卢明志,暗自点头,事情果然按照他设计的剧本进行。

    接下来,就看卢明志是否会前来看顾田文蕙了,只要他敢露面,就是下手的好机会。

    警察局刑侦科办公室里,卢明志缓缓的放下了电话,眼中充满了焦虑之色。

    田文蕙受伤,他心中虽然焦急万分,可是还是不敢确定电话里的信息,他现在疑心生暗鬼,总觉得身边有人窥伺,说不准那两条毒蛇就隐藏在暗处,等着自己露出破绽,随时会扑上来咬上致命的一口,绝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想到这里,他马上把自己的亲信邓辉喊了进来,低声吩咐道:“你现在去办一件事。”

    “什么事?”

    “你去治安科询问一下,今天上午十一点左右,在晋祠街一带,有没有发生一起抢劫案,如果有,你去问一下具体的情况,回来汇报给我。”

    邓辉有些疑惑的看着卢明志,嘴里问道:“直接去问,还是……”

    “直接问就可以!”卢明志点头说道,随即身子前倾,声音压的很低,“问清楚事主的情况,还有……,总之情况越详细越好,但别太刻意了。”

    “明白了,我这就去!”

    看到卢明志吐吐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邓辉知道不能多问,当即点头领命,转身退了出去。

    待邓辉一出去,卢明志就起身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心思纷乱,他现在真想马上去博爱医院去看望田文蕙,可是又怕自己的冒失举动,暴露了田文蕙的存在,哪怕邓辉等人是自己的心腹,可是人心隔肚皮,世事怕万一,这些事情谁又能说的准,一旦旁人知道田文蕙和自己的关系,那很快麻烦就会不停地找上门。

    就在他患得患失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卢明志心神一震,缓过神来,来到桌前,伸手拿起了电话。

    “你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趟!”

    电话那边却是警察局局长牛兴发的声音,语气很是严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