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北国谍影 > 第三十二章 打探消息
    第二天的上午,警察局刑侦科的办公室里,周泰清和卢明志正相对而坐,两个人的脸色阴沉,屋子里的气氛很是沉闷。

    就在刚才,他们的顶头上司,太原警察总局局长牛兴发把他们叫了过去,严厉指责他们工作不力,命令他们尽快处理手中的积案,不然就让他们尽早卷铺盖滚蛋,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语气粗暴刻薄,根本没有留半点情面。

    两个人被骂得狼狈不堪,灰溜溜的退出了出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心情沮丧之极。

    屋子里安静无声,周泰清满腹心事,手持着钢笔在办公桌上来回竖起放倒,良久之后,才轻叹一声,说道:“老卢,吉冈正雄一死,上上下下都把矛头对向了我们,山田那边也靠不上,牛兴发这个家伙看着我们没有靠山,也要找我们的麻烦,你也看见了,今天就是在故意找茬,准备赶我们走人,看来咱们这路是越走越窄了。”

    他们两个人原本就不是牛兴发的人马,只是因为吉冈正雄的命令,这才空降到了警察局刑侦科,占了正副科长的位置。

    可是这样就触及了局长牛兴发的利益,要知道刑侦科是警察局最要紧的部门之一,人员众多,掌握着不小的实力,原刑侦科科长戴文山就是他的心腹。

    戴文山被杀,吉冈正雄却把俘虏的六个叛徒都安排到了刑侦科,还担任了正副科长的职务,这让牛兴发如同是吃了一口苍蝇,难受之极。

    可是吉冈正雄的命令不能违背,牛兴发不敢怠慢,反而还要顾忌几分,对周泰清等人是和颜悦色,生怕他们去吉冈正雄面前多事。

    可是吉冈正雄一死,牛兴发就变了一副面孔,如果不是一时搞不清楚特高课的态度,只怕现在就已经下令,把这几个外来户撵出去了。

    卢明志也是神情颓然,他知道自己这些人现在的处境艰难,可却一筹莫展,只能无奈的说道:“为今之计,只能是尽早做出成绩,让上上下下这些人都看清楚我们的价值,不然,早晚有一天就会被人扫地出门,到那个时候我们可就是丧家之犬,无处安身了!”

    “我也想做出成绩,最好找出刺杀吉冈正雄的那两条毒蛇,可是有心无力呀!”周泰清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有气无力的吐槽道,“日本人下了这么大的力气,不也是一无所获?你说,这一时之间让我们去哪里找人?

    再说你看刑侦科里的这些人,哪一个是真心服我们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都恨不得看我们的笑话。”

    他们刚刚入主刑侦科,在警察局里毫无根基,手下难免不服,地位本来就不稳,还没有来得及整治,吉冈正雄就死了,处境更是雪上加霜。

    说到这里,周泰清情绪低落,接着说道:“更糟糕的是,就算我们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来找上门来的,别忘了,我们可是上了清除名单的。”

    他这一番话,让原本还有些心气的卢明志,如同霜打的茄子没了精神,是啊,相对来说,牛兴发这些人只是想赶他们走,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亡命天涯,可是军统方面是下定决心要他们的命,一个疏忽,就是万劫不复,这才是最可怕的。

    卢明志点头道:“这是显而易见的,吉冈正雄当初把我们安在这个位置,也没有安好心。”

    “唉……,老卢,咱们兄弟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这个什么科长,不当也就不当了,这个世道,保命才是要紧的,我们这段时间出入也小心些,别被那两条毒蛇给算计了。”

    卢明志闻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目光游离,两个人心灰意冷,相顾无言。

    第二天的上午,博爱医院,这里是太原最大的医院之一,医院大门口处,进进出出的人流不少。

    许诚言出现在大门前,今天他略做装扮,一身西服,带着一副墨镜,嘴角多了两撇小胡子,容貌就大相径庭。

    他没有进医院,而是把目光看向了医院大门斜对过的一处店铺。

    按照曹瑞安之前提供的情况,这处店铺原先应该是卢明志开设的照相馆,可是现在显然已经换了主人。

    他不疾不徐的来到店铺门口,抬头看了看招牌,只见上面写着“墨香斋”三个大字,招牌是黑底白字,材质崭新,一看就是一家新开的纸行,是专门卖笔墨纸砚的店铺。

    墨香斋?

    许诚言脑海里有些印象,他的记忆力远超常人,他之前在熟悉太原城区的时候,在城北和城东都见过这家纸行,知道这是太原一家比较出名的店铺,没想到在这里也有一家分店,这生意做的不小。

    许诚言来这里,原本还有所迟疑,不想直接打听卢明志的情况,现在一看到“墨香斋”这个招牌,反而心中稍安,因为这是一个老字号,说明这里的店铺背景干净,自己前来询问,应该不会太扎眼。

    许诚言迈步进了店铺,这时候的生意有些清冷,他进来之时,正好最后一个客人刚刚离去,厅堂里只剩了一个看店的伙计。

    这个伙计二十出头,一身素布长衫,袖口翻着雪白的里子,打扮的干净周正,眉眼透着灵动,一看就是个伶俐之人。

    他抬眼看到许诚言进来,赶紧上前招呼道:“先生,您需要点什么?我们这里有上好的湖笔,徽墨,宣纸,端砚,还有派克和百利金的钢笔也都刚从津门进的货,应有尽有……”

    伙计口齿利索的介绍了一番,可许诚言还是摆手笑道:“伙计,先不忙,我这里想劳烦你打听个事。”

    “什么事?您尽管问。”伙计的态度热情可亲,并没有因为对方不是主顾而稍有慢待,看来这墨香斋的生意能够做大,确实是有些道理的。

    许诚言早就想好了托词,开口问道:“是这样,这间铺子原来是一个照相馆,我之前听说老板准备将这个照相馆外兑,所以有意接手,可是我前些日子事情太忙,耽搁了一段,今天一来,才知道已经换了主家。”

    伙计一听,立时明白了过来,嘴角带笑,微微拱手,解释道:“真是抱歉,您来的晚了,我们掌柜上个月初刚刚接手了这个店铺。”

    许诚言摇了摇头,面带遗憾之色,说道:“太可惜了,我原本也打算开一家照相馆,这家照相馆的仪器设备都齐全,接手就能营业,唉,这次可是坐失良机了。”

    突然,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接着问道:“对了,不知道原来的卢老板现在在什么地方?我有事想和他当面谈谈。”

    许诚言是想试探这家店铺和卢明志之间到底就是商业行为?还是之前有过联系?

    他之前在附近也打听了一番,可是接触的人都说这个照相馆的卢老板性情孤僻,很少和周围的邻居交流,对他的情况都是了解不多,如今只能在店铺上寻找线索,看有没有机会引卢明志上钩。

    看着许诚言这一番作态,伙计仔细回想了一下,最后还是摇头说道:“真是抱歉,当时交接的时候我没有在场,也不知道这位卢老板的去向,不过…,如果您还有继续开照相馆的意思,我倒是知道那些设备的去向,您可以试一试。”

    许诚言心中一动,赶紧接着话头说道:“哦,那太好了,我正有此意。”

    民国时期,摄影照相的一应设备都需要从国外进口,价格是相当昂贵的,照相馆不开了,卢明志就算不用,也不会轻易丢弃,只要顺着这些设备的下落,也可以找到许诚言需要的东西。

    伙计不疑有它,转身回了柜台,取过纸笔,写下了一个地址,交给了许诚言,说道:“当时清理店铺的时候,原来的设备器材比较多,那位卢老板没有露面,只是通知掌柜,让我们收拾妥当,送到了这里,当时是一位姓田的女士接收的。”

    姓田的女士?不是卢明志!

    许诚言接过地址,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城北永安街十七号,田”。

    “好,好,有劳了!”许诚言连声道谢,拿着地址离开了墨香斋。

    出了门,就径直赶往城北地区,不多时来到永安街十七号,从远处打量,这是一处独门院落,院墙高垒,大门紧闭,从外面什么也看不到。

    住在这里的田姓女子肯定和卢明志有关系,许诚言当然不会直接上门,贸然接触与目标亲近的人。

    万一卢明志此时就在这里,自己就算是化了装,以卢明志的眼力,也难保不会被他认出来,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许诚言在附近找了一个角落停留,远远的监视这处住宅,可就在这个时候,住宅的大门从里面打开,一个青年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只见她一身淡蓝色的洋布衫,裙裤掩盖到脚面,脸上淡妆轻抹,弯眉明眸,打扮的素雅,容貌很是清秀。

    许诚言看着她关上院门,转身款款而去,当下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