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北国谍影 > 第二十九章 事后追查
    许诚言离开了书馆,快步走在街道上,感觉神清气爽,心情畅快之极。

    这次的见面,一切都如他所愿,泼天的功劳到手,晋升指日可待,行事也少了顾忌,看老师的意思,以后职务上肯定会再进一步,也不枉自己二人拼死搏杀一回。

    他越想越高兴,脚下生风,步履加快,一路向计云的住所赶去,想着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计云。

    此时已近正午,正是城市最热闹的时候,街道上人流攒动,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两旁的商铺都已经开张营业,山西人喜欢吃面食,随处可见各种面摊,售卖馄饨水饺,水煎包子,锅盔等等,热气腾腾的小摊儿上油烟缭绕,葱姜蒜末扑鼻的香味儿散开,引人食欲。

    许诚言早晨吃的并不多,临近饭点的时候,正感到腹内饥饿,闻到香味儿就有些忍耐不住,便来到一处卖水煎包子的摊位前,打算买一些回去和计云一起解决午饭。

    掏出几枚铜子扔进装钱的木盒里,说道:“老板,给我来十个包子,带走。”

    “好嘞,还差些火候,马上就好。”

    老板此时的生意正好,有些忙不过来,嘴里爽快的答应着,手里利落的将平底锅上的水煎包子翻了个面,发出呲呲的声音。

    一看还需要些时候,许诚言左右看了看,便在食桌旁的横条凳上坐下等候。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旁边食桌的几位食客在纷纷议论着。

    “你说这年头是什么怪事都有,脸上长个麻子,犯什么法?我邻居的张老二,昨天被警察局抓了进去,今天早上,其他的人都放了,唯独他到现在还没出来,听说就因为长了一张麻脸,深夜就被日本人带走了,也不知还能不能活着出来?”

    “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前街糊灯笼的陈老汉就因为长了一张麻脸,昨天晚上搜查的时候,硬说是重庆分子,当场就给带走了,你说他老实巴交一辈子,又一把年龄了,连走路都不利索,能干什么?这些混蛋都疯了,一点道理也不讲……”

    “这年头还讲什么道理?手里有枪就有道理………”

    “就是,我们这些平头百姓遇到这种事,只能认倒霉,老天保佑吧……”

    听着身边的议论,许诚言记在心里,看来日本人的动作很快,自己雇佣的那个乞丐已经被找到了,他们从乞丐的口中,问出了自己的容貌特征,这才有了满城抓捕麻子脸市民的事情。

    好在自己行动谨慎,遇到这种需要接触旁人的任务,都会特意的伪装一番,总算是有惊无险。

    他又等了片刻,取了水煎包子,一路赶到计云的住处。

    这里离许诚言的租房不远,就隔着一条街,只不过条件不太好,是一处大杂院,居住的人也各形各色,太原城毕竟是山西最大的都市,外来人口比较多,想要租到合适的租房不是那么容易,所以一般有事情,都是计云前去许诚言的租房谈,许诚言很少来这里。

    走进了杂院,来到计云的房间外,有节奏的轻轻敲了敲门。

    房门很快打开,计云露出脸来,看到是许诚言,不禁一愣,赶紧将他让了进去,随手把门关紧,没等许诚言坐下,就开口说道:“不是说尽量不要来这里找我吗?有事我会去找你,这里人太杂,不安全。”

    许诚言也知道自己有些冒失,将手中的包子放在桌上,说道:“刚和老师见了个面,谈的高兴,就有些孟浪了,不过你这里确实不安全,还是尽早换一个住处,老师刚刚给我们批了一笔钱,挑个安全一点的地方。”

    计云一听就知道这次去和楚光济见面,一定收获不小,从一旁给许诚言搬来座椅,自己也在对面坐下,答应道:“你不说,我也打算换个地方了,对门的那个老太太总是打听我的事,这里不能住了。”

    许诚言一听,赶紧问道:“怎么回事?”

    计云看着他一脸的紧张,却是有些失笑道:“别担心,都是些三姑六婆的事情,这个老太太有个本家侄女,想着给我说媳妇,这两天总是打听我的家底,我都应付过去了,不过有这样一个人盯着,做事太不方便了。”

    许诚言顿时心头一松,不禁打趣道:“这可是好事情啊,你怕什么?”

    “那我干脆给你牵个线,让给你了!”计云也是嘿嘿一笑。

    这当然都是戏言,军统局的家规极严,其中就有一条,军统人员,尤其是一线特工,在抗战期间一律不得成婚,如有违抗,立即正法,绝不宽容。

    像是许诚言和计云这样的潜伏情报员,正处在情报战的第一线,如果敢娶亲成家,绝对是严惩不贷,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

    两个人玩笑一过,便开始进入正题,计云问道:“老师那边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这天大的功劳送到手里,当然是十分万分的满意。”

    许诚言将这次谈话的内容,详细的复述了一遍,最后说道:“老师的意思,接下来我们的动作不能停,我已经申请了任务,马上解决卢明志。”

    计云听完,也是心头火热,当即点头说道:“对,趁热打铁,卢明志这个家伙已经对你起了疑心,不能让他有机会发难,我们的动作一定要快。”

    许诚言接着说道:“从明天开始,我们就着手调查卢明志的行踪,摸一摸情况,不过,这个人现在一定很警觉,我和他照过面,容易被他认出来,所以你去跟踪,我去调查,我们双管齐下,尽早动手!”

    “好,就这么办!”计云点头答应道。

    日本特高课的办公室里,山田大友低着头,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对面站立的两个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一个是新民会调查科科长马维德,另一个是太原警察总局刑侦科新任科长周泰清。

    新民会是日本特高课领导下的的外围组织,警察局也是隶属于特高课管辖,所以两个人的工作都要向山田大友汇报。

    山田大友刚刚接手吉冈正雄的工作,千头万绪,事务繁多,但是最要紧的还是追查出杀害吉冈正雄的真凶,所以从昨天全城搜捕,甄别人犯,一直忙到现在,一夜没睡,眼中充斥着血丝,脸色显得尤为难看。

    此时突然停了下来,目光紧紧盯着周泰清,语气阴冷道:“之前让你去查蒋三的死因,你们给我的结果可不是这个,现在你还以为是一场意外吗?”

    之前吉冈正雄交代给山田大友,让他通知警察局刑侦科去调查蒋三的死因,可周泰清接手后,查了半天没有发现,就给出一个“意外事故”的结果。

    山田大友也没有在意,就以这个结果上报给了吉冈正雄,所以蒋三的死,并没有引起他们的警觉。

    等吉冈正雄和韩志荣同时被杀,特高课这才反应过来,判断出凶手是顺着韩志荣这条线找到了吉冈正雄,那么一定是韩志荣的身边出了问题。

    山田大友回过神来,马上命令周泰清重新调查蒋三的死因,吉冈正雄这个靠山一死,周泰清也吓得魂飞天外,这一次可万万不敢怠慢,亲自带人下功夫查了下去,很快就找到了蒋三常去的那家酒馆。

    询问之下,从酒馆掌柜和伙计的口中,知道那天晚上的情景,判断是有人在有意接触蒋三,不用问,一定是冲着韩志荣去的,这样一来,事情就清楚了。

    此时,周泰清被山田大友凌厉的眼神压迫的头也不敢抬,嘴巴蠕动了半天,硬着头皮回答道:“都是卑职失职,我一定亲手把这个家伙抓回来,将功赎罪,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周泰清的脸上,打断了他的话语。

    “给你机会?那两条毒蛇给吉冈组长机会了吗?如果你早一点查清蒋三的死因,事情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山田大友的眼睛里冒火,恨的咬牙切齿,要不是周泰清留下来还有用处,他真想一枪把眼前这个混蛋毙了。

    周泰清心中也是叫苦,当初蒋三的死,大家都没有太过在意,三河桥因为年久失修,经常淹死过往的行人,一个人力车夫吃醉了酒溺死在那里,也是寻常之事。

    接到山田大友的通知之后,自己不敢怠慢,花了大力气,从城外乱葬场找到了蒋三的尸体,又安排法医检验尸体,可以说已经算是周到了,就是山田大友本人接到调查结果后,也没有多心,可是现在吉冈正雄一死,责任却落到了自己身上,真是有苦无处诉,只能老老实实受着,不敢多发一声。

    一旁的马维德看着周泰清捱着难受,也看出山田大友没有真对周泰清下手的意思,便有心拉他一把,于是转了话题,问道:“周科长,你说接触蒋三的人,也是长着一张麻子脸?”

    周泰清听到马维德出声,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嘴里连忙回答道:“是的,此人也是瘦高的个头,三十多岁,一张麻脸。”

    山田大友冷哼了一声,马维德出面,他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马维德不同于周泰清,他是从东北地区选拔出来的中国特工,原日本关东军支援华北的先遣团成员之一,因为日本占领东北日久,所以马维德长期接受日本特工训练,很得日本人的信任,在特高课和新民会颇有地位。

    此时马维德接着说道:“这个麻子脸,一定是蝰蛇和蝮蛇中的一个,他们以蒋三为突破口,查明了韩志荣投靠我们的真相,这才跟踪韩志荣,准备下手,而吉冈组长只是适逢其会,正好和韩志荣见面,结果……”

    说到这里,不禁惋惜的摇了摇头。

    山田大友也是这个判断,他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恼火的说道:“全城的麻子都抓回来了,可是经过辨认,都不是真凶,这个特征也不一定可靠,很有可能是他们故意为之,这两条毒蛇实在是太狡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