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北国谍影 > 第二十八章 下个目标
    今天许诚言带来的都是重量级的信息,接二连三地挑动着楚光济和曹瑞安的神经,让两个人都有些心跳过速,好半天才镇定了下来。

    此时楚光济向许诚言的目光越发的欣慰,到底是自己最得意的学生,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想一想这次的功劳报上去,自己获益良多,心情正是大好。

    他大手一挥,说道:“诚言,这一次的行动收获巨大,查明籍兴怀站长的死因,找出韩志荣这个内鬼,又刺杀了吉冈正雄,尤其是这份绝密军事情报,你这次的功劳可是太重了,我们太原站算是得了头彩,你说吧,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全力支持!”

    此时楚光济正在兴头上,决定好好奖赏一下自己这位学生,只要许诚言开口,绝对是有求必应。

    许诚言知道火候正好,当下也不再客气,直接说道:“为老师分忧,是学生分内之事,诚言不敢居功,不过,我这里确实有些困难。

    首先是资金问题,这段时间我们活动频繁,手头的经费有些不够了。”

    听到许诚言开口要钱,楚光济和曹瑞安都相视一笑,按照规定,每一位情报员除了薪水以外,还有一部分活动资金,以支付情报活动中需要的一些花费,数额的多少,大多由情报站视具体情况而定。

    像是许诚言和计云这样的基层情报员,之前每个人手中也不过几百元的活动经费,确实有些周转不开。

    楚光济哈哈一笑,“这是应该的,皇帝还不差饿兵,我还能亏待你们?

    你们这段时间工作太重,忙得脚不沾地,花费自然是少不了,这样,我先特批给你们两个人五千元的经费,等功劳报上去,总部肯定还会有嘉奖,赏金绝对少不了。”

    军统局虽然军令严苛,家规森严,可是对于筹功这一方面,除了对军衔晋升控制的严一些,在钱财方面还真是毫不吝啬,当然,主要也是因为军统局的特殊情况,国民政府投入很大,在经费上相比普通军队要充足很多。

    但开口要钱,只是许成言的一个铺垫,他轻咳了一声,接着说道:“还有就是我想申请一条紧急联络渠道,以后在需要的时候,能够直接向您和处长汇报。”

    此言一出,楚光济和曹瑞安都是一愣,但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还是之前的那个问题,许诚言这是不愿意受制于丁明睿之下,看来双方的矛盾并没有解决,于是借着这次机会要把话挑明。

    其实在楚光济的心中,也早就有心提拔自己这位学生,只不过碍于一干旧部的颜面,不好让年轻人上位压在他们头上,但是这一次的机会来了,有这惊天的功劳在手,任谁也说不出什么闲话来。

    他故作姿态的思虑了片刻,微微点点头,缓声说道:“好吧,现在行动队已丧失行动力量,接下来的清除行动,你们二人可要挑大梁了,为应对工作需要,我可以为你布置一条紧急联络渠道,不过……”

    说到这里,他又看了一眼身边的曹瑞安,显然之前的话是对曹瑞安说的。

    他又接着说道:“不过,紧急联络渠道是做应急之用,不能频繁使用,除非有重大特殊情况,你还是要通过你的组长申请汇报。”

    楚光济这样的安排,既可以保证许诚言有向自己直接汇报的权力,又对曹瑞安等人有所交代,面子里子上都兼顾到了,也算是煞费苦心。

    曹瑞安本来还想拒绝,可是看到楚光济已经答应下来,再加上许诚言刚刚立下大功,实在不好驳斥,只好不再多言。

    至于许诚言也是达到了目的,他也不指望一下子就把丁明睿甩在一旁,要知道军统局内部的等级森严,想要真正的翻身做主,也要等到自己的晋升令下达之后,名正言顺才能再做打算,现在有这样一个结果,已经很满意了。

    他赶紧点头说道:“那太好了,其实我这也是为了工作需要,怕事到临头,信息不畅,贻误时机!”

    说到这里,他又转头向曹瑞安解释道:“当然,正常的信息都会通过丁组长汇报沟通,绝不会轻易启用紧急联络渠道。”

    曹瑞安圆滑老练,看不出有半点不悦,此时微微一笑,态度和蔼的说道:“诚言,你们加入太原站以来,成绩和表现有目共睹,站长和我,对你们期望甚重,放手去做,我们全力支持你,不要让我们失望才好!”

    “诚言明白,绝不负老师和处长的期望。”许诚言恭敬的答道。

    双方都是有心机,有城府的角色,话不用明说,很快就达成共识,楚光济看在眼里,心中也是满意,开口对许诚言说道:“好了,接下来我们的清除工作还要继续,尤其是现在吉冈正雄一死,特高课那边一定阵脚大乱,借着这个机会,我们要加紧行动,名单上的人你都清楚,接下来你打算对哪个目标动手?”

    情报站下属的特工中,也并不是只有许诚言和计云两个行动好手,之前刺杀保安军团长吕大勇的案子,就是情报站的另外一名特工所为。

    可是这些特工都是各自隶属于不同的情报小组,相互之间不通消息,也不知对方的身份,如果同时选中一个目标下手,彼此发生冲突,反而容易出事,所以在行动之前,都要向上面申请任务,选定自己的目标,以免相互掣肘。

    “我选卢明志!”

    许诚言当即回答道:“这个人是这次事变的首恶之一,太原站几十名行动特工皆被他出卖,可谓是罪大恶极,我会尽快下手,除掉此人。”

    楚光济闻言点了点头,清除名单里,叛变投敌的几名叛徒名列在前,其中以原绥远站情报处长周泰清,原太原站行动队长卢明志为首,现在他们也分别担任了太原警察局刑侦科的正副科长,这样的人当然要尽早除之,为后来者戒。

    “好,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了。”楚光济一拍桌案,马上点头同意,“不过,你们要小心,据我们了解,卢明志这个人不简单,身手好,枪法准,是个行动高手,不然也不会被委以重任,主管太原站的行动工作。

    再加上他做贼心虚,对我们的报复肯定有所防备,你们可不因为刺杀了吉冈正雄,就觉得能包打天下,心存大意,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曹瑞安也在一旁说道:“站长考虑的周到,卢明志现在就如惊弓之鸟,只怕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睛,你们如果找不到机会,哪怕放弃任务,也不可以冒险动手。”

    许诚言听到两位上司再三叮嘱,自然不敢怠慢,他此次之前也已经有所考虑,点头答应道:“处长放心,我会谨慎从事的,另外,我想请您提供一些关于卢明志的情况,卢明志在太原站任职的时间不短,在这里一定有他的一些人脉关系。

    我想请您询问原太原站的工作人员,看一看有没有人知道更具体的信息,比如说他的习惯喜好,经常逗留的地方,或者说在这里还有没有亲朋好友之类的情况,有了这些东西,我可以省去很多调查的功夫。”

    曹瑞安一听,暗自点头,由此可以看出许诚言的心思缜密,方方面面考虑得很是周全,他当即说道:“我们对卢明志的了解并不多,根据之前的资料,卢明志在被捕前,是一家照相馆的老板,照相馆的位置就在博爱医院对面,其它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至于你的要求?

    原太原站人员已经撤往中条山军区,还有的已经返回重庆总部,信息反馈不会太快,你要等我几天。

    再说,他们之间平时也没有横向联系,知道的情况也有限,你不要抱太大希望。”

    “我明白!”许诚言不禁有些失望。

    接下来三个人又谈妥了一些细节,这才结束了此次会面,许诚言起身告退,先行离去。

    看着许诚言离开,曹瑞安关上房门,来到楚光济的面前坐下,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站长,许诚言他们这次立下大功,很快晋升令一下,他们晋升上尉,军衔上就已经和丁明睿平齐了,以他们二人的性格,肯定是不会屈居丁明睿之下,这样下去早晚必生事端,您可要考虑一下他们的安排呀。”

    “怎么,沉不住气了?”楚光济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这位老部下的心思,“瑞安,其实我不说你也知道,如今我们情报站,能做事的都是这些年轻人,他们不怕牺牲,勇于任事,我们想要做出成绩,就离不了他们。

    所以我给你打个招呼,等许诚言他们的晋升令一下,我打算让他来担任第三情报组组长的职务,至于明睿那边,你去做工作,如果他愿意让贤,当然好,如果不愿意,就安排他回重庆,留得住人,留不住心,我不勉强!”

    说到最后,楚光济的口气越发严厉,这一番话很重,重的可以让曹瑞安清楚地感受到楚光济的不满,显然对这些老部下的表现已经颇为失望,他不敢再多说,只好点头答应道:“好,我找机会和他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