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北国谍影 > 第二十四章 确认目标
    山田大友绞尽脑汁,搜刮肚肠,把自己对蝰蛇和蝮蛇的一些猜想都一一说了出来。

    最后生怕明石英树不满意,又接着说道:“还有调查科的马维德,他那边也一直在调查原田顾问被害的案子,这之前已经抓捕两名经常在太原地区活动的惯偷,这两个人都擅长使用飞虎爪,目前正顺着这条线索继续追查。”

    可是他的回答依然没有让明石英树满意,因为山田大友所说虽然很有条理和逻辑,但说到底都是对目标的猜测和判断,没有一个可以落到实处,真真正正确定下来的。

    太原城内几十万人口,年龄在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的青壮人员最少也有几万人。

    至于身高和体型,要知道中国北方人普遍身材都高于南方,而且这个时代因为生活条件差,营养缺乏,中国平民的体型基本上都偏瘦,走在街上想找个胖子都很难,如果按照这个条件去筛选,实在是不太现实。

    不过,他还是点头说道:“你说的这些判断,可以作为查找蝰蛇和蝮蛇的依据,但只凭借猜测不行,目的性应该再强一些。

    至于马维德那边,你多留心,总之务必要找出这两条毒蛇,不然我依然会追究你的失职之责。”

    “是,我一定会尽快找到他们,为吉冈组长报仇。”听到明石英树的语气松动,山田大友知道自己总算是过了这一关,不由得心神一松,暗自庆幸不已。

    可是他到底还是责任大过畏惧,知道有些情况是不容隐瞒的,不然后果难料,于是硬着头皮接着汇报道:“课长,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向您汇报一下。”

    “还有什么事?”

    “吉冈组长平时经常随身携带一只黑色公文包,今天早上离开的时候,我亲眼见过,可是今天在现场,我仔细搜查了一遍,始终没有找到这个公文包……”

    公文包?

    明石英树眼神一紧,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把目光看向了吉冈正雄的尸体,脑子里仔细回忆了一下,回想起吉冈正雄之前确实经常携带一个黑色公文包,只是急切之间,自己竟然疏忽了,赶紧追问道:“这个公文包里装的是什么?”

    “不知道。”山田大友无奈的摇了摇头,吉冈正雄身为情报头子,能够让他随身携带的东西,又岂能让旁人知晓,哪怕是自己这个助手。

    “吉冈组长的行程安排我并不完全清楚,我也不敢询问,不过我刚才仔细询问过附近的巡警。

    在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他们还在大门外,见过负责看守这里的浅野和秋山,也就是说,在九点三十分之前,他们都还活着,凶手并没有发起袭击,甚至吉冈组长也应该还没有进入这处住宅,不然秋山和浅野应该守在楼下随时听命。

    可是在今天早上,吉冈组长八点左右就已经离开了特高课,这中间有一个半小时的空白期,我不知道他的行程,不知道您是否知道?”

    山田大友也是心细如发,当他发现黑色公文包的丢失,就马上进行了详细的排查,很快就找到了附近巡逻的警察了解了情况。

    可是明石英树摇了摇头,他对吉冈正雄今天的行程也不了解,因为吉冈正雄手中的工作太多,不可能事事向他汇报,不过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就在三天前,吉冈正雄向他汇报,说是政卫处的一位高层,通过一条隐蔽渠道向吉冈正雄发出邀请,愿意私下和吉冈正雄进行接触,并且已经派特使进入太原,只是吉冈正雄也不清楚这个高级特工的具体身份,正准备进一步接触。

    当时自己接到汇报后,还特意嘱咐吉冈正雄抓紧时间接触,最好能够策反此人,为双方即将举行的秘密谈判,进行积极的准备,算起来,这一两天正是吉冈正雄执行此项计划的时候。

    对,应该就是这样,军统特工刚刚对吉冈正雄进行刺杀,在这样的紧张时刻,吉冈正雄仍然要简装便行,掩人耳目,一定是有不愿为他人所知的重要任务,很有可能,就是去接触那个政卫处的高级特工了。

    会面之后,吉冈正雄又来到这处住宅里,继续和韩志荣见面,可是却被埋伏在这里的蝰蛇和蝮蛇刺杀。

    那么丢失的公文包里,到底有什么呢?会不会是有关于这次谈判的重大情报呢?其中的利害有多大?

    明石英树紧皱着眉头,在房间里走了几个来回,心中纠结不定。

    山田大友在一旁看着,不知道自己的询问是否有失当之处,让自己这位上司如此作态。

    好半天,明石英树有些犹豫的看向山田大友,最终决定还是不能对山田大友明言。

    要知道,关于日方和晋军准备秘密会谈的事情,事关战局的变化,干系重大,目前还属于绝密阶段,以山田大友的级别,是没有资格涉及此事的。

    “山田,我也不清楚吉冈君的日程安排,一切答案,还需要你去解开谜团,我也会尽快核实各方面的情报,看一看,公文包里到底有什么。

    现在,我命令你,暂时接管吉冈君的工作,首要任务就是抓捕蝰蛇和蝮蛇,找回公文包,如果你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会考虑向总部申请,由你正式接任情报组长的职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山田大友一听不禁大喜,之前他就一直盼着这次的晋升,甚至直接向吉冈正雄请求推荐自己,原以为吉冈正雄一死,自己就没了指望,没有想到柳暗花明,课长不仅没有怪罪于是他,反而有提拔的意思,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此时,立刻挺身立正,高声领命道:“请您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绝不会让您失望!”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情报官快步走进了房间,汇报道:“巡警们已经抓住了之前闹事的乞丐,就在楼下。”

    “什么乞丐?”明石英树的目光看向山田大友。

    山田大友一听,赶紧向明石英树解释道:“之前询问巡警的时候,他们提供一个情况,在今天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有一个乞丐在这个大门处滋事,让他们给赶走了,他们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见过秋山和浅野,我觉得有问题,就让他们去附近查找,这应该是找到了人带过来了。”

    “我们去看一看!”

    两个人一起下了楼,来到一楼的厅堂,特高课的情报人员正在对现场进行勘察,一名情报官正拿着照相机,对着横山的尸体进行拍照,因为颈部动脉被扎透,流失了大量的血迹,整个厅堂里都充溢着血腥刺鼻的味道。

    明石英树来到横山的尸体旁,目光中泛起一丝悲伤,这是跟随他多年的保镖和心腹,可是刚刚离开身边几天,就横尸在此,就算是明石英树城府极深,心智坚定,此时也难免心痛不已,暗自神伤。

    就在这个时候,两名日本巡警把一名衣衫破烂的男子带了过来,挺身立正,报告道:“我们四处派人,终于找到了这个家伙,据他说,他原本是城南的乞丐,是有人给他一笔钱,让他九点三十分左右,在住宅的大门闹事。”

    果然是早有预谋!山田大友厉声问道:“你说清楚事情的经过,还有,收买你的人,他长得什么模样?”

    这名男子被吓得魂不附体,脸色苍白,身体发虚,要不是日本巡警左右挟制着,只怕已经瘫软在地了。

    此时闻听询问,赶紧哆哆嗦嗦的回答道:“就…就在昨天晚上,有…有一个人找到我,给了我五十元钱,让我在今天上午九点半左右来这里,冒充庄家的亲戚榨些油水出来,他说就是要恶心一下姓庄的老板,动静搞得越大越好……”

    “好了!”山田大友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这个乞丐一开口,他就明白了大概,这是军统特工在用钱收买这个乞丐,在大门处引人注意,声东击西,“你具体说一说这个人的容貌体型,有什么特征?听清楚,如果你敢胡言乱语,和我们了解的情况不一样,我马上枪毙了你!”

    说完,他掏出手枪,直接顶在男子的脑门上。

    “不,不,我一定照实回答,绝不会胡说八道……”

    乞丐吓得连连摆手,直到山田大友收回了枪,这才接着叙述道:“这个人大概有三十出头,穿着长衫,瘦高的个头,比我高出半个头,脸色蜡黄蜡黄的,对了,对了…他是一个麻子脸!”

    “麻子脸?”

    明石英树和山田大友都是眼睛一亮,这个线索不同于之前的猜想,是可以落在实处的证据,而且特征很明显,识别度高,很有情报价值,大大缩小了甄别的范围和难度。

    山田大友接下来又仔细询问了一些情况,让人把乞丐带了下去。

    山田大友转身向明石英树汇报道:“课长,根据这个乞丐所说,收买他的人,外貌体征和我之前的猜想大致符合,体型偏瘦,四肢修长,身材高挑,只是年纪有些偏大,不过这个条件变数很多,可以不做参考,尤其此人是个麻子脸,这一点非常重要,我判断,此人应该是两条毒蛇中的一员。”

    明石英树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应该不会错了,他们的行动计划设计的很周密,出钱收买乞丐,在大门处吸引浅野和秋山的注意力,趁机从后门处潜入住宅,伏击吉冈君等人。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蝰蛇和蝮蛇身边缺少帮手,搞这套声东击西的法子,不使用自己人,却还要雇佣一名乞丐来参与其中,这可是一个不小的破绽,也给我们留下了重要的线索。

    山田,你马上组织人员和警力,再次在全城范围内进行搜捕,凡是符合这个条件的人,全部抓起来,由这个乞丐进行识别,务必要找到这两条毒蛇!”

    “嗨依!”山田大友高声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