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北国谍影 > 第二十三章 现场核实
    校尉营二十三号,庄家大院二楼的会客厅里。

    “啪!”

    一记重重的耳光,抽打在山田大友的脸上,顿时脸腮红肿,显出清晰的掌印,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你这个蠢货!作为吉冈君的助手,保护长官的安全,是你最重要的职责之一,可是现在,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特高课课长明石英树大佐,正手指着沙发上吉冈正雄的尸体,厉声咆哮着。

    当他接到了吉冈正雄被人刺杀,死在这处安全屋里的消息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刻不停的赶过来,就一眼看到自己的副手满脸是血,凄惨无比的死状,悲愤的心情可想而知,直接就拿侍立一旁的山田大友做了出气筒。

    山田大友被这一巴掌给打的头晕眼花,身形一斜,差一点栽倒,可是不敢有半句怨言。

    日本军中等级森严,上司体罚下属是寻常之事,而且正如明石英树所说,他作为吉冈正雄的助手,对吉冈正雄的死,确实是要负有一定责任的。

    如今看到明石英树激怒之下,只怕自己一个应对失措,就要承受这位顶头上司的雷霆怒火,心里更是忐忑不安,惊恐不已。

    看着山田大友吓得战战兢兢,说不出话来,明石英树深吸了一口气,强制按耐住心中的怒火,继续问道:“你说一说经过!”

    “嗨依!”山田大友看着课长恢复状态,这才赶紧点头答应,“今天上午,吉冈组长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八点左右就便装出了门,我曾经询问过组长,是否需要调集护卫人员,可是组长说,他今天的行程不宜暴露,所以只带了横山随行,还有他的司机今井。

    到了中午,我久等组长没有回来,就给这处安全屋打电话询问,可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我马上知道不对,带人赶过来的时候,现场一片狼藉,发现这处安全屋里的所有人都已经死亡,吉冈组长也在其中。”

    “不宜暴露?那你怎么知道要给这里打电话?”明石英树追问道。

    “就是他!”山田大友指着沙发对面的尸体,“这个人叫韩志荣,是原军统太原情报站的高级特工,我们在三个月之前秘密抓捕了他………”

    山田大友很快将韩志荣的情况向明石英树做了详细的汇报,最后说道:“今天早上组长接到了韩志荣要求见面的电话,之后不久就离开了。”

    一直以来,山西特高课的反谍工作,都是由情报组长吉冈正雄具体全权负责,而明石英树对这位副手非常的信任,从不插手他的工作,所以关于韩志荣的事情,只有吉冈正雄和助手山田大友知道,而明石英树并不了解。

    听完山田大友的叙述,明石英树冷哼了一声,问道:“之前和韩志荣见过几次面,都是在这里吗?”

    “都在这里见面,加上这一次一共见过六次面,大概每半个月见一次,不过最后的这两次见面,只间隔了两天,所以组长认为,韩志荣这次匆促要求见面,一定有重要的情况汇报,当时吉冈组长放下电话的时候,还很高兴,他说一定是军统方面试图接触韩志荣,事情很快就可以新的进展,结果……”

    “圈套,这是一个圈套!”明石英树咬牙切齿的骂道,“凶手是顺着韩志荣这个蠢货一路跟过来的,军统处心积虑要报复吉冈君,之前还发起了刺杀行动,险些得手,可是你们自以为是,以为击毙了众多军统特工,剿灭行动队,对方再无还手之力,就放松了戒备,可是你看看,后果如此严重,吉冈君,他前途似锦,才刚刚晋升大佐……”

    明石英树和吉冈正雄相处多年,两个人除了工作关系,私交也是甚好,不然,明石英树不会这么信任他,也不会倾力帮助吉冈正雄晋升6军大佐,为他的前程铺路。

    可是这一切都成了徒劳,吉冈正雄一死,不仅对明石英树来说,失去了一个非常得力的助手,对特高课来说,也是极为重大的损失。

    因为吉冈正雄作为主抓情报工作的情报组长,手中掌握着很多不为他人所知的高级秘密,包括这些年他亲手布置下的暗子和情报渠道,这些无形的资源都随着吉冈正雄的死,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再也收不回来了。

    这样的损失,对任何一个情报组织来说,都是极为惨重的。

    明石英树越想越懊恼,他来到吉冈正雄的尸体前,看着那双因为充血,眼角留存血迹,圆睁着的双眼,不由得轻叹了一声,伸手抚下,将吉冈正雄的眼睛慢慢闭合上。

    随后,又俯下身仔细观察吉冈正雄的脖颈处,那里清晰的印着一道勒痕,周边还有几处抓伤的痕迹,应该是吉冈正雄因为脖子被勒住后,拼命挣扎而导致的抓伤。

    山田大友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汇报道:“吉冈组长身上没有别的伤痕,是被凶手从背后勒住脖颈,而后窒息而死。

    而韩志荣,是被一把非常锋利的匕首,正面刺穿咽喉,而且力量很大,直接穿透了脖颈的动脉,当场就丧失了抵抗能力。

    从痕迹上来看,吉冈组长和韩志荣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座位,位置也没有移动的迹象,也就是说,他们是遭到突然袭击,都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凶手杀害了。”

    明石英树微微点头,他的判断和山田大友一致,于是他把目光看向了吉冈正雄身后的那一束窗帘。

    起身来到窗帘处,伸手撩开,自己站了进去,将窗帘遮挡住身形,然后走了出来,又看向韩志荣所处的位置,沉声说道:“这里就是凶手藏匿的地方,从当时的情景看,吉冈君正在和韩志荣交谈,藏在窗帘后面的凶手突然发起攻击,先甩出匕首刺中了韩志荣,之后用一条绳索勒住了吉冈君的脖颈,他的力道很大,吉冈君的挣扎毫无作用,直到窒息而死,他的头部位置也没有改变。”

    明石英树作为经验丰富的情报高手,只观察了片刻,就准确的还原了当时现场的情况。

    他接着问道:“按照常理,横山应该随时守在门外,吉冈君窒息到死,这个期间,以横山的机敏,应该会做出反应,怎么会死在楼下?”

    原来横山是特高课特工里出了名的行动好手,不仅身高力大,而且身手矫捷,还是空手道的高手,之前是明石英树的随身护卫,只是几天前,吉冈正雄身边的护卫人员,除了山田大友之外,都在那场军统行动队发起袭击中丧生,明石英树担心吉冈正雄的安全,特意把横山调给吉冈正雄做随身护卫,可是没有想到,这才几天的功夫,就命丧黄泉,死在了这里,他的死,也让明石英树心痛不已。

    山田大友赶紧解释道:“我们在楼下的储物间里,发现了一直负责看守此处的两名特工,浅野和秋山的尸体,都是心脏处一刀毙命,初步判断,是有人潜入后杀害了他们,并移尸藏匿,之后横山察觉便下楼查看。

    而这个期间,应该就是吉冈组长遇害的时间,横山下楼梯之后,和凶手进行了激烈的搏斗,可是最后也惨死在凶手的刀下。

    所以说,凶手最少是两个人,一个在楼下先发起袭击,杀害了秋山和浅野,引横山下楼,离开了吉冈组长,然后另一名潜伏在这里的凶手开始发起袭击,杀害了韩志荣和吉冈组长。”

    一楼厅堂里的场景,很明显曾经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打斗,可是山田大友并不知道,最后是许诚言出手,与计云合力解决了横山。

    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山田大友判断出这里最少有两名凶手潜入,这个线索和他几天前得到情况相吻合。

    他接着说道:“还有司机今井,他应该是在凶手行凶之后,听到异常的动静,从后门进入,准备保护吉冈组长的,因为他是现场唯一拔出枪支的人,之前的五个人都是突然遇袭,没有来得及拔枪射击或示警,就被迅速击杀。

    不过很可惜,今井还是没有来得及开枪,就被凶手击落配枪,然后被活活勒死。”

    明石英树闻言,脸色凝重,分析道:“这说明这两个凶手,身手非常强悍,他们没有使用枪支,只是使用匕首和绳索之类的武器,就击杀了包括横山在内的所有人,山田,你之前不是报告说,军统太原站的行动队已经全部歼灭了吗?那么这两个人又是什么角色?”

    山田大友赶紧汇报道:“课长,我们之前抓捕的军统行动队的特工,确实交代过,行动队除队长山鹰之外,其余皆被剿灭,而且山鹰本人也受伤不轻,这件事绝不是他们所为。

    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的话,今天的凶案,一定是代号为蝰蛇和蝮蛇的两名军统特工所为。”

    “蝰蛇?蝮蛇?”明石英树一皱眉,目光紧盯着山田大友,“看来,你已经调查出一些情况了?”

    “蝰蛇和蝮蛇,是军统太原情报站情报处的特工。

    据那名俘虏的口供,之前的警察总局刑侦科长戴文山被杀案,治安便衣队队长蔡武被杀案,以及新民会高级顾问原田和也被杀案,都这两个人所为。

    他们作案的特点是准备充分,设计周密,一旦发起攻击,就像隐匿在暗处的毒蛇,伺机向目标发起攻击,亮出毒牙,一击必中,并且行动之后,毫不迟疑的迅速撤离,一切做的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

    不过他们也有留下作案的痕迹,那就是他们其中一人擅长使用一种名叫‘飞虎爪’的飞索,这种痕迹特征在戴文山被杀案,和原田顾问被杀案的现场,都有出现。”

    明石英树闻言微微点了点头,看来山田大友对这两个凶手的情况如此了解,于是追问道:“那在今天的现场上,有没有他们的痕迹?”

    “有,首先是吉冈组长脖颈上的勒痕。”山田大友来到吉冈正雄的尸体前,手指着脖颈,“一般来说,经过特工训练的人,如果想要勒死对手,都会选择又细又韧的绳索或者钢丝,这样效果比较好,可是这道勒痕就比较粗,显得有些特别。

    而我们之前在警察局刑侦科科长戴文山的尸体脖颈处,和楼下司机今井的脖颈处,都发现了相同的勒痕,我判断,这应该是飞虎爪这种飞索上,所使用的绳索。

    还有,就是飞虎爪的顶端有三支极为锋利,伸缩自如的钢爪,在使用后都会留下三道清晰的竖痕,这种痕迹也在戴文山和原田顾问被害现场找到了。

    而在今天的现场,我们在司机今井的右手腕上,发现了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尸体附近就有他掉落的配枪,应该是凶手来不及近身,就使用飞索击落了他手中的枪支,然后再用相同的绳索勒死了他。

    所以种种迹象表明,这几件案子都是蝰蛇和蝮蛇所为!”

    山田大友到底是也是精明强干的角色,很快就从蛛丝马迹中,找出了许诚言留下的线索。

    明石英树重重的点了点头,狠声说道:“按照你所说,这两个人就是杀害原田顾问和吉冈君的真凶无疑,你对他们还有没有进一步的了解?”

    山田大友闻言愣了一下,只好硬着头皮答道:“根据口供,这两个人都是太原情报站站长楚光济的学生,而据我所知,楚光济这个人之前一直在军统负责培训工作,名声不显,也没有什么资历,所以我判断,他的学生应该年纪不大,最多不会超过三十岁。

    再加上从他们的行动上,可以看出,蝰蛇和蝮蛇是两个具有实战经验的老手,年纪又不会太轻,所以我认为,他们的年龄应该在二十五岁至三十岁之间。

    还有,他们在潜入原田顾问的住所时,留下了两双鞋印,都比常人的鞋码要大一些,所以吉冈组长曾经判断,这两个的身高也比常人要高一些。

    他们的身手敏捷,攀爬能力极强,潜入时轻松自如,所以体型上,应该属于四肢修长,甚至偏瘦一类的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