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北国谍影 > 第三章 情报组长
    第二天早上,许诚言起来洗漱,刮脸洗头,整理仪表,换上一身合体干净的棉布长衫,取过一条长长的青色围巾搭在脖子上,在镜子里端详了片刻。

    镜中人面容俊逸柔和,五官协调,即有南方人的精致,但也不缺北方男子的神采,再加上身材修长,气质颇为出众,完全是一个温文尔雅的教书先生。

    这一身颇具欺骗性的打扮,任谁也无法将他和昨夜行刺暗杀的军统特工联系在一起。

    许诚言满意的点了点头,又从书桌上取了一本书夹在腋下,收拾妥当,出了房间,打开院门,迈步走出,回身将院门上锁。

    “许先生,您早啊!”

    许诚言闻声转身一看,原来是在街道对面,开裁缝铺子的老陈,这时正拎着一个筐子,向门外倒煤渣。

    许诚言租住的这处独院,就是老陈的房子,老陈即是许诚言的邻居,也是他的房东。

    “陈师傅,您也起得早啊!”许诚言微微一笑,客气点头,打着招呼。

    “这早上天气冷,您穿的可是有些少了,要不,到我的铺子里挑件棉衣……”

    这个老陈真是个精明人,许诚言不禁有些失笑,嘴里客气的推辞道:“还好,以后这天气越来越暖和,再熬几天也就过去了,再说我手头也不方便,等找到工作,就去您那里订身好衣裳。”

    见到许诚言婉言推辞,老陈也就不好意思再推销自己家的衣裳,转了话题问道:“怎么,还没有找到工作?您都来了一个多月了,坐吃山空可不行啊,要我说,您初来乍到的,能将就混口饭吃就行了,现在世道差,体面的工作可难找,读书人也要吃饭不是……”

    “你大早晨没事做啊?满嘴没有一句好话……”

    老陈的话音未落,就听见自己铺子里传出一声呵斥,布帘一挑,自家的婆娘手拿着扫帚走了出来,对着老陈就是一痛臭骂。

    老陈向来是怕这个婆娘的,一见老婆现身,顿时不敢再多说,向许诚言匆匆示意,接着去倒煤渣了。

    “陈婶!”许诚言笑着和老陈媳妇打着招呼。

    老陈媳妇是典型的北方女子,身高体壮,嗓门也大,对着许诚言却是非常客气,笑着说道:“许先生,可别听我们家老头子的,您身子弱,可不能跟那些苦力比,吃不了那个苦,再说您能写会算,到哪找不了一碗饭吃?慢慢找别着急,要是手头不方便,房租我们也不催您。”

    许诚言连忙拱手谢道:“承情了,陈婶,不过您放心,说什么也不会短了您的租钱……”

    两个人又客套了几句,许诚言这才转身离去,看着他的背影,老陈忍不住嘟囔道:“你净瞎大方,什么就不着急租钱了,万一他当真拖欠,你又要埋怨我找的房客不好……”

    话没有说完,就被婆娘一扫帚拍在身上,立时不敢多说半句。

    许诚言走了几步,来到街尾的面馆里,要了两碗刀削面。

    不多时,计云也从外面进来,为了方便联系,他的住处就在许诚言的租房附近,平时也都是来这里吃饭。

    此时他一身西服便装,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打扮的一本正经,倒像是一个银行职员,直接坐在许诚言的对面。

    因为周围的人不少,两个人没有说话,等着伙计将两碗热气腾腾的刀削面端上来,三两口吃了面,一起出了面馆。

    许诚言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说道:“时间还早,我们先去看一看情况。”

    两个人一路步行,穿街走巷,来到了昨天晚上行动的地方。

    远远就看到街道尽头,几辆轿车停在原田和也的住所,周围尽是警察和便衣,还有身穿军装的日本军士在四周警戒,几名日本军官在大门处进进出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特高课的人来了!”许诚言低声说道。

    计云微微点头,轻声笑道:“估计吉冈正雄就在里面,要不要搞他一下?说不定就立下这盖世奇功了!”

    吉冈正雄是日本驻太原特高课的情报组长,也是日伪政府在太原首屈一指的情报头子。

    目前在日本侵华的三支主力军团中,各自都有自己的直属情报部门,比如东北关东军的南满调查科,华中方面军的军部情报处和梅机关,在华北方面军中,最有实力的就是日本特高课了。

    因为日本特高课的总部就设在华北,总课长土原敬二更是军中资历深厚的高级将领,日本第三代情报界大头目,在中国近代史上,策划了许多震惊中外的重大事件,在日本高层中名声卓著。

    自从土原敬二接手特高课以来,在军中大力发展特高课的势力,经营了多年,到现在,特高课的势力遍布中国各地,尤其是华北地区,几乎每一个重要城市,都会布置有特高课的组织,他们在军中地位特殊,享有很大的权力,后期提拔的主要干部,也都是训练有素,情报经验丰富的正规军人,吉冈正雄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自从太原特高课成立以来,吉冈正雄就担任特高课情报工作的主要执行人,身居要职,地位举足轻重,仅次于太原特高课课长明石英树大佐。

    所以,一直以来,吉冈正雄都是中国各方情报部门在山西地区的主要对手,头号大敌。

    这一次剿灭军统绥远站和太原站的行动,就是他负责主持的。

    中方各大情报组织,尤其是军统局的特工,无不对他恨之入骨,都把吉冈正雄当做刺杀的首要目标,只是几次刺杀未果,反而搭进去了不少特工精英。

    许诚言对于计云的话,显然没有当真,他也知道这只是一句戏言,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果敢冒然动手,他们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此时闻言,忍不住没好气的说道:“行啊,那你先上,我掩护!”

    “一向都是你动手,我掩护,不愿意就算了!”计云嘿嘿一笑。

    这时在周围也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群,他们伸长了脖子,探头探脑向大院里面张望,低声纷纷议论着。

    “这可是原田鬼子的住处,看样子是出了大事了……”

    “昨天我还看见原田鬼子的轿车进门了呢,今天早上就来了这么多人,搞不好全死了。”

    “把这些混蛋全杀了才好,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我听说,这段时间已经死了好几个了,东街住的那个警察局的科长,就被人勒死在家里了,这就是当汉奸的下场……”

    “嘘…小点声,不怕让日本人听见!”

    “我怕什么,嘁…”出声的人口气虽硬,可音调到底还是降了下来。

    听着众人的议论,许诚言和计云相视一眼,转身离开了看热闹的人群。

    不多时,他们来到了老城区的一条街道上,走到街尾的一处书馆附近,停了下来。

    许诚言抬头看了看,一块颇显破旧的招牌,上面写着“聚文书馆”四个大字,半掩着店门,用一道厚厚的挂帘遮挡着,从外面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景,这里就是情报组汇合的联络点。

    又看了一眼窗户上贴着的一片旧窗花,确认安全标记无误,这才向计云点了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撩开门帘,迈步进了书馆。

    刚一进入,一股热气迎面而来,让人浑身一暖,初春的寒意就去了几分。

    这个书馆从外面看有些破败,可是里面却是宽敞整齐,几排书架上摆放着各种书籍,旁边一处居家常用烧煤炉子,炉盖上面放着一个水壶,正咕噜咕噜的冒着水气。

    此时书馆里并没有顾客,只有一个中年男子坐在门口的柜台后面,手拿着一份闲书,正在翻看。

    此人容貌普通,放在人群里毫不出众,正是情报组的组长丁明睿。

    看到许诚言二人进门,丁明睿合上了手中的书,站起身来,从柜台后面走出,来到二人面前,沉声问道:“你们来晚了。”

    “时间刚刚好,我们心里有数!”计云硬生生的顶了一句。

    这让丁明睿脸色一沉,其实按照约定的时间,许诚言和计云来的确实是刚刚好,并不算迟到。

    只不过他对眼前这两个手下颇有微词,相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总是磕磕绊绊,话不投机,相互都看不顺眼。

    其实原因他也很清楚,这两个人不仅是站长楚光济的学生,更都是在前线拼杀过的,有军功的中尉军官,有能力,也有资历,可以说,在各方面都算的上是精英人才,如今却屈居在自己手下,自然是心不甘情不愿。

    一句话,就是对自己不服气!

    可是丁明睿又何尝看得惯这样的手下,军统内部纪律森严,等级分明,下级要绝对服从上级,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偏偏这两个人根本不买账,数次违抗自己的指令。

    自己几次向站长汇报这个情况,可都是被站长压了下来,显然是不愿意处罚自己的学生,这让丁明睿很是无奈。